夜幕降临。

  今天的夜色是圣光皇朝入秋以来最为深厚的一次,漆黑如墨,伸手难见五指。

  项雨手下的一千步卒并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从他们抽刀向北的那一刻,生死就已经抛在了身后,他们都是一群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

  这种视死如归,让项雨很满意,他郑重其事的弯腰行礼,表达了自己对这一千步卒的敬意。

  对于这次行动,项雨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他从这一千步卒之中挑选了九十九人,命他们卸甲又戴甲。

  九十九人很快就脱下了圣光皇朝的制式步甲,转而穿上了黄龙帝国的骑甲,摇身一变,他们就伪装成了黄龙帝国前来抢粮的九十九名轻骑。

  项雨见状点了点头,他刚要动手褪下自己的衣服,换上黄龙帝国那名百夫长的战甲,扬帆就从一边走了过来。

  “将军,带上我!”扬帆和项雨彼此之间极为了解,只是看见项雨的安排,扬帆就明白了项雨的计划。

  正因为明白项雨的计划,扬帆才清楚这一次项雨的安排有多么危险。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项雨的决定,所以他能做的便是陪在项雨的身边。

  项雨闻言本想拒绝,可当他看见扬帆眼中坚定不移的神色时,拒绝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用力拍了拍扬帆的肩膀,“也罢,这里有虞大哥在,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你就跟着我吧,卸甲!”

  “是!”扬帆见到项雨同意自己跟着,立马走到一名已经换上了黄龙帝国轻骑骑甲的步卒面前,抬腿就是一脚,“去,将衣服脱下来给我!”

  那名步卒看着脸色冰冷中隐约有些喜色的扬帆,立马顺从的扒了自己的衣服。

  等到项雨和杨帆穿戴完毕,这一行百骑看上去已经和之前黄龙帝国的抢粮兵没有什么两样了。

  有如墨夜色的天然掩护,他们以假乱真的可能性很大。

  项雨心中大定,如今天时,人和他们都占有,按照计划形成地利,这次的行动就万无一失了。

  他迈步走到虞扬的身边,满脸慎重的对着他点了点头,“虞大哥,剩下的人就交给你了。”

  虞扬同样慎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项雨不再耽搁,他走到已经绑好装有粮食的口袋整装待发的扬帆一行人面前,轻轻开口:“现在我们不再是圣光皇朝的步卒,而是黄龙帝国的抢粮兵,你们记清楚了吗?还有,一会行动听指挥,切不可轻举妄动。”

  “是!”九十九人同时开口,声音整齐划一。

  项雨翻身上马,带着这九十九人穿过了鬼门向着黄龙帝国驻守边关的营寨奔行而去。

  这条小路的出口,就在荆棘平原的边沿,不过略微靠近黄龙帝国一方。

  出了鬼门,一路向下,很快项雨他们就来到了荆棘平原上。

  到了荆棘平原,夜色中方位极好辨认。

  尤其是黄龙帝国的驻军营寨坐落在广袤的大草原上,一眼望去,灯火通明,晕黄色的火光透过黄龙帝国的数里军营映照在荆棘平原上,低矮的灌木树影摇曳。

  项雨一行百人减缓了自己奔行的速度,借着晕黄的火光准确无误的向着黄龙帝国的营寨走去。

  不同于圣光皇朝的边界拥有虎牢关这一易守难攻的天堑,黄龙帝国的边界上没有高山,只有草原,所以边界的驻军绝对不会和圣光皇朝一样只有五万人。

  在这数里营寨之中,常年驻守着黄龙帝国的十五万精兵,由一名大都督,三名都督统领,兵强马壮,人多势众。

  带着自己身后众人即将进入黄龙帝国的军营,项雨勒停了身下的战马,转身望向了自己身后近百张面孔。

  这些人中,除了扬帆面无表情,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害怕,能做到视死如归不一定可以做到坦然赴死。他们这一百人进入黄龙帝国的军营,一旦露出破绽,真是不够给这十五万精兵悍将塞牙缝的。

  这群人,没有办法做到如同项雨和扬帆一样淡定。

  依旧没有动身,项雨只是静静的等着自己面前这近百人调整自己的情绪,直到他们脸上的惶恐都化作了从容,这才再次动身。

  也许是因为黄龙帝国驻军数量太过庞大,也许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受到过圣光皇朝的偷袭,也许是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这点人数的突然袭击,也可能是天如墨,视线模糊,总而言追很顺利的,项雨他们就进入了黄龙帝国的军营之中。

  没有到自己所属的统领面前汇报,项雨一行人刚一进军营就四处散开。

  因为身上骑甲的掩护,他们并没有招来巡夜士卒的注意。

  按照项雨的安排,他们将掉了包的粮食,实际上是极易燃烧的松油的口袋打开,小心翼翼的倾倒在了军营中帐篷的下沿。

  而后他们一个帐篷接着一个帐篷的倒过去,将整个军营中的帐篷笼罩了差不多十分之一,这么多帐篷很巧妙的被松油连接到了一起。

  夜色越来越浓,尽管军营中每隔十米就点燃有一根火把,却仍旧有很多地方都处在浓浓的黑暗之中。

  就在这隐藏着的黑暗中,项雨一百余人慢慢汇集。

  项雨望着自己身前的九十九人,神色凝重的看着他们。

  那九十九人全都郑重的点头,示意他们已经按照指示完成了任务。

  项雨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出人意料的轻松完成。他轻轻张口,声音压的极低,“既然完成了任务,你们现在就全部返回,怎么出军营不用我教你们吧,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抓紧时间。”

  “将军!”开口的依旧是扬帆,在这群人中,也只有扬帆有勇气违背项雨的命令,“你不走?”

  项雨云淡风轻的摇了摇头,似乎留下来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扬帆,听我的命令带着他们离开,然后你们和虞扬汇合,到时候所有行动都听虞大哥的!”

  扬帆闻言并没有动,他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将军,你离开,我留下,你要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完成!”

  项雨仍旧是摇头,似乎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商量,他不会将自己的兄弟置身于危险之中,“扬帆,我的话你都不听了?看来你是不想继续跟着我了。”

  听见项雨的话,扬帆还是没有继续坚持,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项雨,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在他身后,是九十八名圣光皇朝步卒。

  边塞的风沙极重,被风卷起的黄沙打在人脸上特别疼。

  最$'新…√章4节u。上酷匠…网

  项羽忍不住想也许黄龙帝国子民的皮糙肉厚就是被风沙打出来的,环境如此恶劣,无外乎黄龙帝国战时可以做到全民皆兵,人人尚武,好勇斗狠,民风剽悍。

  在圣光皇朝,这么大的风沙根本就不存在。皇朝疆域上连绵起伏的山峦,高峰,大岳会在风沙未起之时就让它们消弭于无形之中。

  安逸的确消磨斗志,圣光皇朝从以前的第一大国,无人可挡其锋芒成为现在这番模样,与皇朝地理环境有很大关系。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这不正是眼前圣光皇朝和黄龙帝国之间的真实写照吗?

  项雨抬头看了看天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厚重的夜色压的很低,让整个军营都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估摸了一下时间,项雨的眸子渐渐眯起,俊朗面孔加上一双狭长的眼眸,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凉薄。

  是时候了,项雨的嘴角翘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绵延数里的黄龙帝国军营,心中一声冷笑,“嘿,迎接一下本王为你们准备的大礼吧!”

  项雨不在借着黑暗隐藏自己,他翻身上马,双腿狠狠的一夹马肚,战马发出一声凄厉嘶鸣,陡然向着军营出口的方向冲去。

  在项雨身后,一点火光划出一个耀眼的弧度,而后准确无误的落在连接了一千多顶帐篷的松油交汇处。

  松油尤为易燃,只是一点火星都能将松油点燃,更何况现在落在松油上的还不是一点火星。

  松油刹那间就被引燃,被引燃的松油就像是一个火源,很快向着四面八方的松油蔓延而去。

  一时之间,松油燃起来的火焰就像是一条条暴虐的火龙,顿时引燃了那一千多顶帐篷。

  惨嚎声适时响起,有人被大火烧醒,就慌忙起身想要逃出帐篷。

  然而,草原上的风何其大?风助火势,火涨风威,顷刻间,这一千顶帐篷就连绵成了一片汹涌的火海,火焰滔天,将周围没有被浇上松油的帐篷都给点燃。

  那些想要逃出帐篷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便被大火所淹没,惨嚎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黄龙帝国边界。

  项雨就这样背对着火光,向着军营出口处冲去。

  这一场无名之火轰轰烈烈的燃烧着,黄龙帝国驻军大都督冲出自己的帐篷看到那巨大火势,怒吼连连。

  整个军营十五万将士彻底的乱了,他们有人在救火,有人在救人,军营入口处的防御降到了最低。

  突然,军营门口传来一阵极大的呼叫声,却是军营出口被项雨冲破。

  他迅猛的冲出黄龙帝国军营,出现在了荆棘平原上,此刻已然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项雨重重的吐出胸中积蓄的一口闷气,缓缓调转马头,望着身前匆忙聚集的数千追兵,他心中豪气顿生。

  在他的前方是一片照亮了半边天空的火海,在那里是一个帝国,一个帝国的十五万军队。

  而他,只有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