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帝国八千精兵转眼就赶到了战场,在他们身后,烟尘经久未散。

  一名身高两米的彪形大汉很快越众而出,来到了八千精兵的最前方。

  两米的身高,在黄龙帝国并不算多么的出奇。毕竟黄龙帝国地处圣光皇朝东北方,地广人稀,拥有很多大型牧场和草原,帝国内多是游牧民族,以牛马为伴,以畜牧为生。所以黄龙帝国素来民风剽悍,子民个个勇猛好斗,不管男女,皆是体格魁梧,五大三粗。

  这人是黄龙帝国的一名万夫长,名叫左进。昨日和龙威将军秦定一战,正是在他的率领之下。

  左进昨日大胜而回,黄龙帝国的驻军都督异常高兴,连夜为左进举办了庆功宴,并下令全军修整一天。

  黄龙帝国一众将领一番吃喝之后,全都喝的酩酊大醉。

  想到昨日圣光皇朝惨败,今天应该不会叫阵,左进就准备安安稳稳的的睡个觉。

  谁料一大早,就被手下亲兵吵醒,被告知圣光皇朝在外叫阵,这让左进好不恼怒。他当即穿盔带甲,召集了手下剩余的八千儿郎,气势汹汹的夺营而出。

  “小子,就是你一大早就打扰你大爷我做美梦,在外叫阵?胆子可真不小,难道你不清楚昨天你们的那个什么龙威将军才被本将带人杀得丢盔弃甲,大败而回?”左进挥舞着手上巨大的狼牙棒,不屑的叫嚣道。

  项雨闻言,不为所动。倒是他身后秦定盔下的士兵一个个都被激怒,隐隐有些躁动起来。

  见到项雨没有理会自己,左进还以为他被吓坏了,嘿嘿一笑,一脸淫荡表情,“小子,你别怕,看你细皮嫩肉的,大爷我可不舍得把你杀了,待会等我干掉你身后的这群喽啰,就擒下你,带你回去好好找点乐子,哈哈!你们圣光皇朝的将领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坏掉了,给你三千人就让你来向我黄龙帝国叫阵,这不是让你送死吗?”

  被左进暧昧的目光盯着,项雨觉得身上像是沾上了虫子一样,恶心无比。他实在是受不了对面的那个大个子万夫长了,拨动马缰,战马立即掉头。

  而叫阵回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项雨身边的扬帆则双腿一夹马腹,眼神阴冷的冲向了左进。

  在扬帆的心中,项雨是不能被任何人所亵渎的,他是他们的王,永远都高高在上的王,所有敢于亵渎他们所敬重的王的人都该死。

  左进身为一名万夫长,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没用,他手下倒的确是有那么几分本事。

  扬帆的突然进攻并没有让他显得有一丝慌乱,看着迎面而来的大刀,那迅猛的势头也仅仅只是让左进脸上的笑容收起,他手中的狼牙棒可不是开玩笑的。

  直接硬碰硬的迎上去,本就沉重无比的狼牙棒在左进的挥动下让空气中响起了一连串的气爆声,单单这份威势,这左进竟然也是一名武道高手。

  大刀和狼牙棒没有疑问的撞在了一起,扬帆手中的大刀应声而断,折断的刀刃高高的抛向天空又迅速落地,齐根没入泥土之中。

  至于狼牙棒的威势却是丝毫未减,依旧狠狠的扫向扬帆。没有人会质疑这一棒的力量,一旦被砸中,扬帆肯定会化作一滩烂泥。

  两军交战,最忌首领单独作战,毕竟这不是开玩笑而是战争,一旦首领身死,对于己方的气势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士气低糜之下,己方将士就成了没有爪牙的老虎,只能任凭对方宰割了。

  看着狼牙棒去势不减的砸向扬帆,项雨身后的三千将士全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有的人已经不忍再看接下去扬帆的惨状。

  左进身后的黄龙帝国将士则瞬间气势攀升到了巅峰,一个个都开始叫嚣了起来,“砸死他,砸死他!”

  虎牢关,最北位置的瞭望楼中,邓广目不转睛的盯着荆棘平原上两国交战之地,严重神色不由得一暗,他轻叹了一口气,满脸的失望无法掩饰。

  照理说项雨绝对是一个熟读兵法的人,他如何会不知道这一战场大忌,可他为什么会让自己的手下挑战敌方的万夫长?现在他的手下即将身死,一旦他死亡对己方士气绝对会造成不可磨灭的打击,那时候这一场战斗的结局就显而易见了。

  “我就说这小子靠不住,看到没有,咱们的这三千步卒看来是给这小子当了陪葬品了!”曹林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不高的个子上蹿下跳像极了跳梁小丑。

  处于暴怒中的他并没发现自己的话语已经让邓广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好在他身边的两人及时将他拉住了,不然他就将邓广给得罪死了。

  荆棘平原上,唯有一人对眼前的情况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项雨端坐在马背上,一双眸子中闪烁着诡异的色彩,没有人察觉到此时的项雨对着扬帆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而扬帆也适时的做出了回应。

  面对即将把自己砸成肉泥的巨大狼牙棒,扬帆单手一称马背,整个人旋转着跃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人意料的躲过了左进这凶猛一击。

  只不过,他胯下的战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被巨大狼牙棒砸重,那匹战马连悲鸣都来不及发出,就瘫软在了地上,无力的抽动了起来。

  就在战马倒地的同时,扬帆来到了左进的身旁,在距离左进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就将自己身后的一个包裹解开,丢向了左进。

  “我家将军说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他还让我告诉你,你和这个礼物绝配!”扬帆在丢出包裹的时候就迅速返回,重新站到了项雨的身旁。

  他丢出的那个包裹则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左进的头上,一股恶臭从打开的包裹中传出,一堆恶心的东西从头到脚沾了左进一身。

  近乎本能,左进伸手一抓,一堆软软的东西进入了他的眼中,旋即左进便暴怒出声,“狗屎!”

  “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从项雨身后的三千步卒口中传出,他们原本低糜的士气在这一笑之中重新被点燃,每个人身上都涌动着盎然的战意。

  “将军,我的礼物你可还喜欢?”项雨一脸带笑的询问。

  这让左进彻底的暴怒,“气死我了,小子,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他一挥手中的狼牙棒,“儿郎们,结阵,骑兵在前,步兵在后,随我冲锋,将他们这三千人给踩成肉泥!”

  在一阵古怪的氛围中,黄龙帝国的将士迅速结阵,他们以最简单也是最猛烈的阵型发起了冲锋,想要一个回合便将圣光皇朝的三千步卒给屠戮殆尽。

  这正是项雨想要看到的阵型,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将左进激怒的原因。

  荆棘平原上,战斗一触即发。

  黄龙帝国的八千将士已经展开了冲锋,一直严阵以待的圣光皇朝步卒则按照项雨的指示迅猛的后退,和黄龙帝国八千将士暂时的拉开了距离。

  酷%匠%网-唯一正版;#,x9其#他V。都是{5盗8#版

  “弓箭手,攻击!”扬帆抓住时间,迅速发出进攻的命令。

  一千弓箭手排列成菱形射出的箭矢两相重叠,密密麻麻的从天空之中落下。

  这是第一阵攒射。

  紧随其后,第二阵攒射随之而来。

  两轮的攒射,两千支锋利的箭矢化作了箭雨从高空中落下,恰到好处的落在了黄龙帝国五千骑兵冲阵的正中央。

  部分流矢被挡下,剩余的一部分流矢则狠狠的扎在了那五千轻骑的身上。

  两轮攒射,黄龙帝国五千轻骑死亡四百余人。

  骑兵冲击而来的速度很快,一千弓箭手只拉动了两次弓箭就失去了最佳攻击距离,但他们仍旧拉弓搭箭,严阵以待。

  黄龙帝国的骑兵转眼就席卷到了圣光皇朝三千步卒身前。

  扬帆纵马在一旁,全神贯注着看着战场中的一切,神采飞扬,好像是回到了当初大战秦兵的时候。他双眼中陡然寒光迸射,时机已经成熟,“抛洒绊马钉!”

  随着扬帆的指挥,菱形战阵前排的长枪兵顿时将自己手中的绊马钉高高的抛撒出去。

  绊马钉下重上轻,从高空中落下的时候就自动变为了尖端在上,然后稳稳的落在地面上。

  黄龙帝国的轻骑兵在这个时候终于冲了上来,冲上来的他们没能形成屠戮之势,反倒是突然间人仰马翻。

  迎接他们的绊马钉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尽管战马有蹄铁的保护,可在这种特制的绊马钉下也只能被扎的很痛很痛。

  吃痛的马匹纷纷抬起自己被扎到的蹄子,在马背上的骑兵纷纷落马,一时之间,死伤惨重。

  他们当中有的人从马背上摔下,被绊马钉给戳死。

  还有的人则直接被发狂的战马踩死。

  还有的人则是被身后冲击的骑兵给撞死。

  扬帆再次开口发出命令,“盾牌手保护,战阵前行,长枪手攻击!”

  惨烈的战斗在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

  黄龙帝国的五千骑兵,中间和前面的骑兵最惨,中间的被战马踩死撞死,前面的人被绊马钉扎死,侥幸未死的人则被冲上来的圣光皇朝枪兵给戳死。

  偌大的荆棘平原上,顷刻间遍地躺尸,血流成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