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将军邓广闻听项雨的豪言尚未开口,大厅中其他将领就嗤笑出声。

  龙威将军秦定手下的三位副将更是直接拍案而起,其中一人甚至是走到了项雨面前,面露杀机。

  这人个子不高,一身发达的肌肉异常骇人,黝黑的皮肤搭配上虬结的肌肉,带给项雨一种视觉上的巨大冲击。

  他叫曹林,是龙威将军手下三大副将中最为勇猛善战之人,但为人冲动,脾气暴躁。

  曹林一声冷笑,目光摄人的盯着项雨,“小子,你的意思是你只要三千兵马,就能打败黄龙帝国的精兵强将?”

  “错!”项雨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并没有被曹林一身凶悍的气息吓住,他仍旧从容不迫,“我只需要三千步卒,不要骑兵!”

  “哈哈……”曹林闻言忍不住放声大笑,也不知道是怒极,还是真的觉得好笑。

  龙威将军带领皇朝一万将士正面对战都败给了黄龙帝国,而且称得上是惨败,可眼前的毛头小子竟然说自己只要三千步卒就能打败黄龙帝国的强兵,这怎么能不让脾气暴躁的曹林生出满腔怒火?

  这是在质疑龙威将军秦定,质疑他曹林的领兵能力吗?还是说,眼前的年轻人是觉得他们无能?

  以曹林的脾气,要不是戍将军邓广还站在一边,他绝对会伸手捏死眼前这个狂妄的毛头小子。

  邓广一直冷眼旁观着议事厅中发生的一切,尤其是一脸淡定从容的项雨,更是吸引了他大部分的视线。

  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开口向他借兵三千,还告诉他只要有三千步卒他就能够带领圣光皇朝打败黄龙帝国的精兵悍将,这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酷j~匠d◎网、唯!一《正版s$,4其\E他都是“-盗C版*U

  尽管心中同议事厅中其他将领一样存在质疑,但说句良心话,邓广倒是希望眼前的年轻人说的是事实。圣光皇朝半年以来从来不曾战胜黄龙帝国,士气早已跌落到了谷底,真的是需要一场大胜来唤醒皇朝将士的士气。

  而且他邓广作为虎牢关的最高将领,负责为圣光皇朝镇守东北国门,要是继续这样战败下去,难保黄龙帝国不会挥兵南下。到时皇朝中枢追究起责任,他邓广就算侥幸没有战死,恐怕也会被皇朝中枢的权贵们给摘了脑袋。

  邓广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年轻人,似乎是想要从项雨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只是,他不得不失望。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从最初闯入议事厅开始,一直都是夸夸其谈,脸色镇定而又从容。哪怕面对的是他们这一群常年征战沙场的老将,个个气息凶悍,人人杀气凛然,他的脸色始终都没有一丝变化,毫无波澜。

  邓广心中无奈,不知道是眼前的年轻人修养太好,还是他曾经面对的阵仗比这还要大。

  大厅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只有烛光在微微摇曳,偶尔发出火烧灯芯的“噼啪”声。

  一股肃然的氛围悄然笼罩了整个议事厅,邓广心中思绪迅速的变化着,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出现。他没有说话,其他将领自然不会开口。

  项雨依旧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在大厅中随意的走动着,看看这,看看那,似乎这将军府议事厅是他自己家中的大厅一样。

  邓广咬了咬牙,沾染上不少风霜的脸上流露出一股狠色,如今他带领的虎牢关众将士实在是没有什么战胜黄龙帝国的好办法,所以他决定豁出去赌一把。

  “小兄弟,你要的三千步卒我借。只是你看秦定将军率领盔下一万将士都没能在黄龙帝国手中讨得了好,而且还伤亡惨重,这说明黄龙帝国将士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大,三千步卒是不是少了点?要不我再给你加七千兵马,让你在更多几分把握?”邓广看来真的很在意项雨是不是能够取胜,竟然主动给项雨加兵。

  对于邓广的好意,项雨很明显没有接受,甚至是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说,“三千兵马就足够了,人再多点,也是累赘,现在请将军下令吧,我不想看到这三千人中有不服从指挥的。好了,我的要求就这些,你们这群人就等着看吧,到时候可不要惊掉了下巴!”

  项雨执意只要三千人,邓广也没有办法。他听着项雨信心十足的话语,心中突然多出了一些底气,甚至是隐隐生出了一些期待。

  他上前一步,再次拍了拍项雨的肩膀,“小兄弟,那我们就摆好庆功宴等着你凯旋了!”

  目的达到,项雨并没有继续和一群大老爷们待在一个屋子里的意思,他拿着邓广的手令就转身离开,漫漫长夜,还需要做很多准备。

  虎牢关的秋夜相比于大石村,真的是短了太多。

  经过一番布置以后,看了看天色,项雨就不准备休息了。

  天色渐亮,东西两边天空黑白分明,形成了清楚的分界线。

  项雨望向露出了小半边脸的朝阳,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挥了挥手,在他身边站着的扬帆立马转身离开。

  等到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项雨已经带着虎牢关三千步卒出现在了荆棘平原上。

  项雨骑着一匹从虎牢关中带来的高头大马,眸光直视着黄龙帝国的方向,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其实不然,项雨只是有些想念他曾经的坐骑乌骓了,他身下的这匹骏马,除了个头稍微高大一点,和虎牢关中的其他战马并没有什么区别,不是什么上好的宝驹良驹。

  在项雨身前,是按照他的部署形成了一个菱形战阵的三千步卒。

  这些步卒每两人一组,一名盾兵,一名枪兵。在盾兵的手中,除了握着一面大盾,每个人手中还有一根木制的鹿角,鹿角的尖端一致对外,把整个战阵包围的就像是一只刺猬。除了这些,每个枪兵手中还提着一个白色布袋,布袋中装的东西正是项雨安排让大石村村民做出来的绊马钉。

  两千人,一千组,形成了菱形战阵的边线。

  在战阵中央,则是一千名弓箭手呈菱形排列,一千人占据了整个菱形战阵的中央,尖角向外,保证了箭矢射出去的密集性。

  项雨重新确认了一下,战阵的排列并没有疏漏,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指挥在进行。他暗自点了点了头,不愧是皇朝的正规军,安逸的日子虽然磨平了他们的锐气,却仍旧是一群精兵,只要稍微激发出一些血性,人人都还是为皇朝镇守边关的英雄。

  “扬帆,上去叫阵!”项雨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扬帆闻令当即一勒马缰,胯下骏马电射而出,向着黄龙帝国镇守的关隘疾驰而去。

  随着扬帆离开,项雨同样勒了一下马缰,来到了菱形战阵的最前方,大战一触即发,他需要做一下战前发言。

  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群皇朝步卒,项雨恍惚中竟然有一种回到了当初楚汉争霸之时的感觉。这些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昨天龙威将军秦定手下的士卒,刚刚才经历一场惨败,袍泽死亡过半。

  这是项雨刻意选择的,虽然这些人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大败,可能士气低糜,但是只要能将低糜的士气转换为复仇的恨意,那么这两千人都将会化身为战场上最凶猛的老虎,会变得不畏死亡,悍不可挡。

  “你们是不是很怕死?”项雨没有等到他们回答,就接着开口,“不要说不是,昨天一场大战,你们的袍泽战死过半,伤亡加在一起达到了八成,只有你们这些人完好无损,难道还不能证明你们怕死吗?”

  项雨的双眼从这三千步卒身上一一扫过,“不要和我说那是因为你们实力强,更不要说他们是自愿战死,是为了让你们活着,也不要说这是战争,死亡在所难免。你们告诉我昨天死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的袍泽,过命交情的兄弟,不管你们的实力孰强孰弱,难道还做不到谁为谁死?”

  “他们都是汉子,难道你们都是不带把的娘们,那你们裤裆里面的鸟都可以割掉了。对,战争确实是免不了伤亡,可这不是他们死你们活着的理由。今天,我项雨奉邓将军的命令带领你们迎战黄龙帝国,只有三千步卒,这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在邓将军面前立下军令状,今天若是战胜不了黄龙帝国我就提着自己的脑袋回去。所以你们不需要害怕,不需要质疑,你们只需要知道我项雨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今天我们必胜。你们的耻辱都将得到洗刷,今天以后,你们都会是虎牢关将士心目中的大英雄。”

  项雨缓缓转身,荆棘平原上一骑绝尘而回。

  在那一骑身后,烟尘浩荡而起,马蹄踢踏,地动山摇,震耳欲聋,俨然像是带动了风雷。

  有五千骑兵席卷而来,骑兵身后,三千步卒有条不紊的奔行,同骑兵一起形成了一道壮阔的风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