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雨带着小豆子从大荒外围回到村子,已经到了傍晚,日暮西山时候。

  被一颗木属性煞丹洗经伐髓,小豆子如今已经是脱胎换骨,原本因为营养不良造成的面黄肌瘦完全消失不说,就连个子都有了不小的增长。

  虞扬一眼就看出了小豆子身上的变化,他露出疑惑不解的目光看向项雨,想知道为什么他会花功夫为这个孩子洗经伐髓。

  项雨咧嘴一笑,没有做出多余的解释,“这孩子挺不错的,我很喜欢。虞大哥,我给小豆子取了一个名字,陈胜,字涉!你觉得如何?”

  闻言的虞扬花白的眉毛忍不住挑了挑,“陈胜?不错不错,这名字挺好的。”

  他满含深意的望了一眼小豆子,双眼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小豆子对于虞扬眼中的深意自是不理解,此时的他已经和小蝶打成一片,你追我逃,跑了出去。

  “我交代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项雨看向虞扬,脸上的笑意已经收起。

  说到正事,虞扬同样正了正脸色,“都办好了,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已经用猛兽肉作为酬劳让村子里的人帮我们用树木做了一千根鹿角,至于绊马钉,则只做了三万颗,离你说的五万颗还差了不少,你看我们要不要连夜赶工?”

  “不用,这些东西应该够了。算算时间,扬帆差不多要回来了,等他回来,了解了战况,我们就展开行动。”项雨摆了摆手,望向门口。

  没过多久,满脸风尘的扬帆就赶了回来。

  据扬帆所说,事实和项雨之前的判断并没有什么两样,龙威将军秦定率领的圣光皇朝一万正规军果然没能打败黄龙帝国,而且更是闹了一个灰头土脸,落荒而逃,一万兵马几乎折损了一半。

  至于黄龙帝国一方,则能算得上是大胜,折损在圣光皇朝手中的兵马不足两千不说,伤残更是低至五百人,这个战果值得让人吹嘘。

  项雨轻轻点头,对于这个结果并没有感觉到太过诧异,只是对于圣光王朝军队的战力评估再次往下压了些许。

  他嘿嘿一笑,看了看面前的虞扬和扬帆,“看来我们这次带给圣光皇朝的震撼是不会小了,恐怕会一战扬名!好了,既然如此,就行动起来吧,虞大哥你留下等消息,我和扬帆去一趟将军府!”

  虎牢关,圣光皇朝边界的第一道关隘,同时也是皇朝最险峻的关隘,可以称得上是圣光皇朝的门户,虎牢关破,则皇朝门户大开。

  因此,虎牢关被圣光皇朝安排有重兵把守。戍将军邓广便是镇守虎牢关的最高将领,也是整个大荒州唯一一名直接听候皇朝中枢调遣的正号将军。

  在邓广手下,拥有五万皇朝正规军,其中包括一万骑兵和四万步兵,有杂号将军五人,副将十五人,裨将四十五人,督尉九十人,校尉四百五十人。

  入夜,虎牢关中却并不太平。

  白天的一场战争让整个虎牢关数万兵士脸上都蒙了羞。

  龙威将军秦定率领盔下一万将士迎战黄龙帝国,竟然取得了半年以来前所未有的败绩。

  黄龙帝国伤亡总和不足三千,而秦定盔下的人马光死亡人数就达到了四千七百人,加上三千的伤残,一万将士完好无损回来的竟然只有两千三百余人。这绝对是一场惨败,无怪整个虎牢关的将士都觉得自己身上蒙上了巨大的耻辱。

  尤其是那些活着回来的将士,出征的时候趾高气扬喊着要大败黄龙帝国,可现在却是丢盔弃甲的逃了回来,袍泽战死一半,伤残三千,巨大的反差让他们怎么有颜面面对自己身后的兄弟们?

  更不用说龙威将军秦定,真是恨不能亲手砍下自己的脑袋向自己身后的袍泽们赔罪。

  戍将军邓广的府邸,灯火通明,偶尔能从中听到摔杯子的声音。

  五个杂号将军以及十五名副将齐聚于此,邓广高坐上首,其余人分官阶而坐,人人脸色凝重。

  邓广满脸阴沉,他的视线缓缓扫过再做的十八名将领,最后将目光定格在秦定的身上。

  “秦定,你说说怎么回事?同是一万将士,而且还是正面战斗,为何我方伤亡如此惨重?”

  数量相同的兵马相斗,实力相差只要不是太大,伤亡的差距根本就不会如此离谱。可现在伤亡比例两千五比七千七,的确很让人惊讶。

  秦定脸色复杂,他站起身来,脑袋始终没有抬起,“将军,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同样是正面战斗,可我们的伤亡比之前却多了那么多,我真的没有弄明白,除非今天我们面对的黄龙帝国将士都是能够以一敌二的好手。”

  “啪!”邓广随手将茶杯丢向秦定,冷笑出声,“秦定,你告诉我你不知道?身为一方将领,惨败之后竟然连惨败的原因都不知道,你这将军当得可真称职。来人,把秦定拖出去,重打一百军棍,打死了直接埋了,没打死暂时看押起来。”

  厅外很快就走进来两名邓广的亲兵,他们将秦定押起来就往外走,这秦定也是一条汉子,面对邓广的一百军棍连一声讨饶都没有发出。

  E更|%新最2快W上》酷匠网eS

  要知道这可是一百军棍,真要打下去,就算侥幸没死,恐怕也只能剩下半条命,下辈子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还真不好说。

  其他几人看着被押下去的秦定,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他们中有人想要开口求情,可看到邓广阴沉的脸色便只好作罢。

  他们谁也没有出声,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厅中却传来了一阵求情的话语。

  众人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面目俊朗气度不凡的年轻人缓缓从厅外走来,他一边走路一边开口。

  “邓江军,这次秦定将军大败,还真不能全赖在他身上,这一百军棍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些?我看五十军棍就差不多了,也当是杀鸡儆猴,给大家提个醒。”

  “你是何人?”看到一名陌生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将军府的议事大厅中,而且还敢侃侃而谈,厅中的这群将领当即拔刀相向,厉声喝问。

  项雨从容一笑,对眼前的剑拔弩张完全视而不见,“我就是一个游历圣光皇朝边境的普通皇朝子民,你们无需紧张,来,都坐下,难道你们不想听我谈一下秦定将军这次惨败的原因?”

  “都坐下吧!”关键时候还是邓广沉得住气,他看了一眼满脸从容不似假装的项雨,挥了挥手,“小兄弟,你也坐下吧,说说看你的见解,秦定这次失败到底是为什么?”

  项雨坐在了原来秦定的位置,视线朝着四周扫了一圈,缓缓伸出了三根手指,“原因有三!”

  “第一,圣光皇朝这些年过得安逸,身处边塞的你们同样过的不错,你们早就忘了你们肩膀上的责任,忘了安逸会消磨人的斗志。”

  “第二,三年来,黄龙帝国屡屡进攻,屡屡失败,但他们却从不放弃,无非就是拿你们练兵,蓄力。到了最近半年,你们之所以从之前的百战百胜变成现在的次次失败,无非就是黄龙帝国觉得他们已经足够兵强马壮,逐渐显露了实力。”

  “第三嘛,就是你们这群领导人的问题。拿秦定的失败来说,他之所以惨败是因为对自己太过自信。他让骑兵在前,步兵在后,的确没有错,可这是在骑兵气势如虹,势不可挡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的战阵,你觉得现在你们的骑兵还能够称得上气势如虹?反观黄龙帝国,步兵在前,骑兵在后,步兵发起数轮进攻之后,这才变换阵容,骑兵前冲,步兵辅助,你们不惨败,觉得可能吗”

  项雨的一番话,说的厅中的这些将领们哑口无言。

  他们没有理由反驳,项雨的话就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到了他们的痛处,让他们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只有戍将军邓广的一双眼睛越来越明亮,他望向坐在秦定位置上的年轻人,赞赏的点了点头。“小兄弟,你说的的确不错,算得上是针针见血,很好!我看你也不像是籍籍无名之辈,不知道小兄弟可否告诉在下你的名号?”

  项雨闻言起身,他拱了拱手,“在下项雨,字籍,如今尚是一无名小辈。”

  “原来是项兄弟。听项兄弟的分析,看来你也是一个饱读兵书之人。如今在边界之争上,黄龙帝国屡次得胜,老哥我心里愁啊,不知道项兄弟你可有办法帮帮老哥?”邓广起身走向项雨,拍了拍他的肩膀。

  项雨心中微动,对邓广的性格有了些许了解,暗道不愧是做了正号将军的人,心中果然有容人之量。这正好遂了他的心意。

  他同样起身,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将军,对于圣光皇朝和黄龙帝国的边界之争我早有耳闻,身为皇朝的子民,我的确是深感焦急。夜深时候,也曾苦思破敌之策,心中自有一番思量,只是我的方法说出来怕是不灵了。”

  项雨这一刻神采飞扬,他目光灼灼的望向邓广,“斗胆问将军一句可敢借我三千兵?在下保证,明天圣光皇朝必定大胜而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