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呼啸。

  几只深知秋寒的夜枭凄厉的悲鸣着,皎洁的月光为这份秋寒更添一抹凄凉。

  夜色厚重,月光穿不透的黑暗之中谁也不清楚隐藏着什么。

  山林掩映之中,屡屡杀机逸散。

  扬帆依旧是一副万年不化寒冰般的表情,他向前一步,挡在了项雨的身前。

  双臂之上,肌肉翻滚,武道原力汹涌澎湃。

  随着扬帆的动作,虞生四人同时抽剑,刚刚突破剑士境的他们第一次使用如此雄厚的力量,双眼之中异彩连连。

  虞扬则仍旧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他不动手,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竟然是一名武道修士。从他时不时扫过虞璇的目光能够看出,对于虞璇,他还是很担心的。

  至于小蝶,则是扯着项雨的衣角,并没有觉得太过害怕,似乎项雨足够为她遮挡一切的风雨。

  “五位剑豪!不知你们是何来意?”项雨眉毛轻挑,尽管面对着五名同境界的高手,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闻言,为首扛着虞璇的那人目光一凝,“我们奉县尉大人之命前来捉拿你归案。大胆逆贼项雨,你谋杀骑尉宋宪宇及其手下四十九名骑兵,现已被全县通缉,还不放下兵器,束手就擒?”

  项雨恍然大悟,原来是固安县县尉派出来的高手。只是一次调出五名剑豪,这县尉大人还真是看得起他。

  至于束手就擒?开玩笑,从斩杀宋宪宇开始,他心中就清楚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可能面对什么后果。因而,对于固安县县尉派人来缉拿他甚至是全县通缉,项雨根本不觉得有半点意外。

  一个小小骑尉,杀也就杀了,他项雨杀人,什么时候还需要向其他人汇报?对于杀人之后应该承担的后果,不管是什么,他全接着就是了。

  只要你明刀明枪的来,他接得住就接,接不住身死也怪不了别人。可这些人千不该万不该还擒拿下了虞璇,用不光彩的手段针对他,如何能不让他心中暴怒?

  项雨微眯的双眸之中杀机凛然,他盯着那领头之人,嘴角扬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那领头之人将肩膀上扛着的虞璇放下来,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笑意,“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你觉得能用三分力气解决的事情我会用七分吗?项雨,你如果不束手就擒的话,就别怪我手中的长剑不客气了!”

  那人抽剑出窍,剑刃抵在虞璇的脖子上,丝毫不怀疑只要他手上稍微用点力,虞璇的气管就会被割开。

  项雨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他将双手摊开,向前走了两步,“好,我束手就擒。”

  “主上!”扬帆在一旁焦急的叫道。

  酷匠:网;J永Y久√免@费rm看7小¤I说

  项雨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双眼盯着那领头之人,“你们动手吧,我绝不反抗!”

  “好,果然有情有义。我敬你是条汉子就不捆绑你了,你自己将自己的丹田禁锢起来,和我们走吧!”那人对自己身边的两人挥了挥手,那两人立马走到了项雨的身边,警惕的盯着项雨。

  项雨仍旧是点了点头,“好!”

  他在自己的身上拍了几下,一身雄厚的剑原力果然偃旗息鼓。

  那两人上前查探了一番,没有查出丝毫不妥,就对领头之人点了点头。

  见到项雨果然束手就擒,那人脸上的笑意愈发的灿烂了,他示意那两人将项雨押起来,却没有丝毫要放人的意思。

  “你们两个将其他人都给杀了,至于我手中的美人,就让我先享受吧,我享受完了你们人人有份,现在开始吧!”

  “卑鄙!”听到那领头之人的安排,虞生不由的怒骂出声,他们看着修为最强的项雨自己禁锢了自己的修为,不由得露出了满脸的不甘。少了项雨,他们所有人都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对于虞生的怒骂,那领头之人没有计较。他只是抱着昏迷的虞璇上下其手,瞬间化作了禽兽。

  “你放开我家小姐!”虞生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还没有靠近那人,就被另外两名剑豪境高手击飞,“你们几个的对手是我们,老五,我们慢慢玩,可别一下子玩死了,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被叫做老五的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们像猫抓老一样对虞生他们展开了进攻,修为差了太多的虞生几人只能拼命的防守,疲于奔命,一个不小心身上就会多出一道伤口。

  战斗正是开始,被禁锢了修为的项雨在一边看着似乎有些无能为力,他扫了一下虞生几人的战场,嘴角咧开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被项雨负在身后的问天长剑陡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长剑出窍,项雨反手一握,就朝着自己左手边的那人劈砍而去。

  项雨进攻的突兀,那人也没有料到被禁锢了修为的项雨竟然会瞬间恢复修为。

  同是剑豪境,又是偷袭,一人有准备,一人毫无防范。

  在这种情况下,胜负立见,生死立分。

  一剑偷袭干掉自己左手边那名剑豪境高手的同时,项雨的双腿就踢向了自己右手边的那人。

  面对项雨势大力沉又是偷袭的一脚,那人瞬间被踢飞,重重的摔落到地上。

  与此同时,项雨化作了一道残影攻向了正对虞璇上下其手的那个领头人,一剑削去,就是一颗大好头颅。

  化作禽兽的领头人临死之前只能看到自己的无头身体,之后他便什么也无法看到了。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去的。

  项雨救回了虞璇以后,迅速的来到了虞生几人的战圈。

  他将虞璇交给了虞扬以后,就提剑迎向了攻击虞生的那名剑豪境高手。

  虞生此时的情况岌岌可危,那人似乎也不准备继续玩猫捉耗子的游戏,他一剑挥出,杀机迸射。

  虞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剑劈向自己,完全躲不开。

  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慷慨赴死。

  只是,他项雨的兄弟岂是阎王想收就能收的?在最后一刻,项雨手中的问天剑替虞生挡了一下,“这人交给我了,去帮其他人!”

  听见项雨的声音,虞生大喜过望,他兴奋的看了一眼项雨之后,就去帮自己的兄弟对付另外一名剑豪境高手了。

  那人见到突然出现的项雨,不由大惊失色,“你怎么……”

  一句话尚未说完,就被项雨的长剑逼了回去。

  他分心一打量,就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大哥和三哥,两人处境凄惨,竟是尸首分离,“是你?”

  这人不是弱智,看清了场中的情况之后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大哥和三哥竟然都是被眼前之人杀死,他要为自己的兄弟们报仇。

  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这人彻底的失去了方寸,他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项雨,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他疯狂的攻击着,每一击都不惜代价,有几次甚至是不惜以命换命。在他疯狂的攻击下,饶是项雨实力雄厚,经验丰富,也应对的相当艰难。

  有的时候,面对这种疯狂的对手,很简单就能干掉。有的时候,面对这种对手恰恰是最让人难受了,一个正常人面对一个不要命的人,不管怎么说,还没有战斗就已经输了三分。

  项雨虽说没有输了三分,可他的境界毕竟是刚刚突破,被这人死死纠缠,连施展剑技的机会都没有。

  无奈之下,他只好打起了消耗战。在一方不要命的攻击,一方有准备的躲避下,那人体内的剑原力终于消耗一空。

  项雨抓住机会,一个闪身,又是一颗大好头颅。

  五名剑豪,很快就死了三个,剩下的两个重伤一人,唯有一人此时还有余力。

  那重伤之人见到自己的兄弟已经死了三个,心中的害怕还是压过了愤怒。他没有去报仇,而是瞅准机会,消失在了浓郁的密林之中。

  他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他的气机就已经被项雨锁定。

  在他消失的同时,项雨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因为锁定了那人的气机,项雨完全不需要辨认方向就追了过去,因而很快就拦住了那人。

  看见手持长剑宛若杀神一般的项雨,那人连一战的勇气都提不起来,立马换了个方向继续逃跑。他很清楚,项雨能够杀了包括自己大哥在内的三个人,论实力比自己绝对是只强不弱,这个时候不逃跑,不是脑袋有问题吗?

  只是,他逃得掉?无论他从哪个方向逃跑,项雨总能在最短的时间追上他,猫捉耗子的游戏虽然好玩,可猫也有玩腻了的时候吧。

  现在的项雨就是一只玩腻了老鼠的猫,他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手起剑落,第四颗头颅。

  杀了那人,项雨就向回赶去。

  他估摸着虞生几人拿那名剑豪境的高手练手也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了,在练下去,他们几人中恐怕就会有人被杀死,他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所以,在赶回去的第一时间里,项雨就换下了虞生几人。

  那名剑豪境的高手被六人围攻,虽说一直占据着上风,可消耗也是极大的。

  现在他被项雨接手,如何能是对手?

  几乎称得上是摧枯拉朽,第五颗大好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