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火烧虞家庄

  “宋大人,既然盗匪这么多,我们还是回虞家庄去等县尉大人的援兵吧?”项雨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他特别不希望把官兵引到虞家庄去,毕竟在阿雨的记忆里,皇朝士兵也不是什么秋毫无犯的主儿。

  宋宪宇叹息道:“只能如此了!”

  盗匪如此之多,仅凭着宋宪宇手下的五十名士兵看来是不够了,宋宪宇现在深深希望县尉大人能够重视鹊蔚山的盗匪,派百余名士兵过来才好。其实宋宪宇还有个苦衷没办法对项雨明言:官兵官兵,官养之兵。守门护院可能还行,打打太平拳顺风仗也勉强能够胜任,可要是让这些官兵硬碰硬来跟这些盗匪血战,宋宪宇自忖把县尉大人的三百军马全调来,也不见得能够攻下鹊蔚山。

  而且,看鹊蔚山盗匪通宵达旦学兵法的勤奋劲儿,可不是死守着鹊蔚山坐以待毙的蠢货。到时候被人家在山地密林打起了袭扰战,自己手下那些士兵全盘崩溃也不是不可能的。

  宋宪宇出了一身冷汗,他走了几步,见项雨站在那儿没挪窝,不禁疑惑的问道:“阿雨兄弟,为何不走了?”

  项雨苦笑道:“宋大人,我们已经杀了三名盗匪,现在天快亮了,届时盗匪必然发现我们曾经夜探鹊蔚山。这些山贼精于山地追踪之术,咱们不能就这么直接回虞家庄了。”

  宋宪宇闻言出了一身冷汗:“阿雨兄弟提醒的是,是我疏忽了。”

  两人在山中绕了一段路,项雨带着宋宪宇度过了两道溪流,快到中午时分才回到虞家庄附近。只是还没进庄,两人就同时皱眉望着远方——壹里外,两道黑烟从虞家庄的方向升起,这烟雾显然不是烧荒时产生的轻烟,而是有人在放火烧屋。

  “盗匪来了?!”宋宪宇大惊道,“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项雨咬牙道:“肯定有人通风报信!没准就是鹊蔚山上讲解兵法的那个老赵,他曾经是虞府的仆户。”

  从背上解下弓箭,项雨纵身准备入村,大吃一惊的宋宪宇连忙一把拉住他:“阿雨兄弟,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去杀贼。”项雨回头看了看宋宪宇微露怯懦的眼神,“宋大人有何指教?”

  宋宪宇叹息道:“阿雨兄弟,你看这火已经烧起来了,看样子前来烧杀的盗匪人数颇多,你一个人就算武道修为再高,又能杀的了多少盗匪?不如跟我一起去县尉大人那里搬救兵吧?”

  项雨冷笑一声甩开宋宪宇拉着自己的手:“水深火热,哪还等得那么久?宋大人尽管去搬援兵,我先去庄子里厮杀一场,能救一人便是一人吧。”

  项雨口中嘲讽的意味非常明显,宋宪宇脸色通红,目送着项雨远去,跺了跺脚长叹一声:“盗匪杀了你的主家,你便自由了,偏偏要自己跑到庄子里去送死,这事儿你就别怪我袖手旁观了。”

  项雨早已跑远,还未曾进庄,便有一名老妇人被一个面目凶狠的盗贼砍死在村口,老妪凄惨的哀号听得项雨血脉奋涨,怒发如狂的他离着一百五十多步便抬手一箭,早已箭在弦上的弓矢嗖的一声,转眼便来到那名盗匪的面前。

  正在行凶的盗匪吃了一惊,一百五十步相当于七八十米,在这种距离上,直射箭矢的力量早已是强弩之末。那名盗匪想要举起单刀把箭矢拨开,没想到那支箭矢上的力量竟然强的惊人!

  “噗!”

  行凶的盗匪被一箭穿胸,劲道十足的箭矢穿过他的身体后,嗡的一下钉在盗匪身后的土墙上,箭尾上的白羽嗡嗡嗡不停振动着。

  项雨看都没看那个缓缓倒地的匪人,虞家庄里还有喊杀声在响起,项雨循着声音向前狂奔,才跑了几步,又有两名盗匪拿着武器怪叫着杀了过来。项雨抬手一箭射死了其中一名盗匪,至于另外一人,被项雨飞起一脚踢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拳头大小的石块呼啸着飞起来砸在盗匪的胸口,立刻响起一连串咔嚓声,那名盗匪口中鲜血狂喷,倒在地上立时毙命。

  村中的盗匪分布很散乱,这种小规模的格斗正适合项雨的发挥,在一路跑向虞府的路上,有十一名盗匪先后成为项雨的箭下亡魂。只是项雨的心里丝毫没有半点兴奋:也不知道虞府里的人还幸存着吗?高傲冷艳的虞璇主仆还活着吗?嘴里没两颗牙齿的老黄四会不会被盗匪杀了?

  来到虞府门前,只见虞府的大门裂成了两片,门口有十几根箭矢,还有火油燃烧过的痕迹,显然在这里盗匪们经历了一场恶战。虞府门口的墙壁下,还有五六个受伤的盗匪在那儿互相包扎。

  项雨反手拔剑,长剑毫不犹豫的扫过受伤盗匪的身体,锋利的长剑在盗匪的要害一沾即走,但带来的却是大量的失血和死亡。

  死了的敌人才是最安全的敌人……从那一天起,离开乌江的项雨就发誓,再也不会对自己的敌人有任何怜悯!

  虞府里面横七竖八的有十来具尸体,其中有村民也有盗匪,项雨一路前进,终于在虞府的厨房前找到了幸存的村民,只是这情景,实在超乎了项雨的想象:十几个盗匪在石头砌成的坚固厨房外面大声呐喊,两个靠近厨房的盗匪忽然踩在洒落于青石板的黄豆上,脚底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两人滑倒的方向是朝着厨房的,可是没等两人站起来,三四桶开水就迎头浇了过来,烫得两人的脸上皮开肉绽,双眼的眼皮上全是恐怖的水泡,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厨房里菜刀与铁叉齐出,两名被烫伤的盗匪瞬间就没了声息,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厨房里大声道:“鹊蔚山的大王,想要杀了我们这些人就尽管来吧,老夫已经在门口和窗户上浇满了油脂,大不了咱们一起烧死,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院子里的盗匪一阵怒骂,有人高声喊道:“歹毒的老东西,等大爷进去以后,非一刀刀在你面前凌迟了你们家的虞美人。”

  厨房里传来女子呜呜的哭声,虞扬老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各位大王,我们无冤无仇,为何就不能放过我们?”

  有盗匪大喊道:“我们鹊蔚山新任的军师赵必安说了,你女儿虞璇美若天仙,你家中更有许多财物,今天大爷们不但要劫财更要劫色,你老小子若敢说半个不字,嘿嘿,休怪大爷让你们吃许多零碎苦头!”

  那名盗匪正得意的大喊大叫,忽然喉咙一凉声音便哑了,他低头看着从自己后颈穿过来的一截羽箭,心想好端端的,是谁在后面射我?然后便糊里糊涂的死了……

  那名盗匪死的糊涂,厨房里的村民和虞扬老爷可是看得分明:只见虞府的仆人项雨站在盗匪群的后面,冷静的张弓搭箭,连发六箭的他竟然能够一箭一命,真是大家从所未见的神射手!

  要说鹊蔚山的盗匪,确实是死人堆里滚出来的狠角色。同伴们被项雨毫不留情的射倒,这些盗匪们依然毫不畏死的持刀猛扑过来!

  十步,五步,三步……弓箭再快,到了近身的时候也便失去了威力,但项雨丝毫不惧,他随手丢了弓箭,拔出了插在身畔犹带着血水的长剑。

  酷N●匠网正版M首发#s

  “叮叮叮~”一连串清脆的刀剑碰撞声响起——剑并不是适合大力劈砍的武器,所以项雨选择的是借力打力的撩剑术,灌注了原力的长剑压在贼人钢刀的刀背上,用力一摁,便瞬间改写了钢刀的走向……

  一时间小院内血肉横飞。冲在最前面的三名盗匪感到手中的钢刀莫名其妙转移了方向,在令人恐惧的切肉声中剁进了同伴的身体,粘稠的鲜血随着刀锋狂飙出来,立刻让他们失去了战斗能力。

  项雨快速向后退去,那三名受了重伤的盗匪依然挥舞着钢刀想要砍他的脚,项雨躲开了他们的垂死挣扎之后,双手持剑冷静的和剩下三名盗匪展开搏斗。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躲在厨房里的幸存村民对项雨的剑术真是叹为观止:早就听说虞家的仆户阿雨是学武的天才,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十二名盗匪被他一人格杀,先前六名盗匪是被他神乎其神的箭技所杀,而后面这六名盗匪则是靠着硬碰硬的剑术,一剑一剑把敌人全部刺倒。

  “杀得好!杀得好!”失去亲人朋友的村民在厨房里大声欢呼,项雨似乎从村民的崇拜和欢呼中得到了莫大的力量,手中的长剑变得更加凌厉,长剑刺穿最后一名盗匪的胸口后,反手一扭将他的心脏搅得稀烂。

  手持滴血的长剑,杀尽贼人的项雨走到厨房门口,只见虞扬老爷脸色淡定的站在门口,身边有几个男性村民拿着菜刀和铁叉护着他,另外几名仆妇手里拿着开水和滚油,至于虞璇和小蝶,两人含泪躲在灶台后面,虞璇手里还拿着那柄小刀,只是刀刃对着自己,似乎随时准备引刀自刭。

  全村二十多户农人,竟然被杀的只剩下厨房里这不到十人!项雨不是没杀过人,只是这种不问青红皂白便杀尽村民的盗匪,实在令他都感到了过分的嗜血残暴。

  心情沉重的项雨正要说话,虞府外面传来一阵隆隆的沉闷轰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