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宪宇笑道:“我要留在这里保护虞家庄的人,再说有这位剑士兄弟在,我们还想帮弟兄们打个前哨,先把鹊蔚山盗匪的情况探一探,过两天攻山的时候也多些把握!”

  打发走了张谦,项雨连续挥剑,用剑风在地上挖出一个坑,然后把那个阵亡的骑兵放了进去,宋宪宇在极浓的暮色中看着项雨手脚麻利的快速扫过尸体的衣袋,一小瓶伤药,一卷纱布,几块干粮,清水壶等物品全部项雨解了下来放在土坑边。

  宋宪宇叹了口气向坑中的骑兵尸体行了个军礼,他反手一挥,无数泥土轰然落下,将那具遗体掩埋了起来。

  “死人的东西,你用着不怕?”宋宪宇饶有兴趣的看着项雨整理阵亡骑兵的马匹和行囊,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项雨毫不客气的把药品和干粮放进自己的衣兜:“跟血染沙场相比,哪会在乎这点小事?”

  宋宪宇笑道:“好了好了,你也别装得跟个愚蠢贱民般的无知了,一个人在十八岁就晋级剑士,绝对不可能是傻瓜的。咱们在这里说好,这匹军马,还有弓箭、马刀、干粮都归你,回头要是我们夜探鹊蔚山,能够捞到银钱什么的,也都归你,本大人只要战功,不要银钱。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财物归你,要是打起来了,你可得卖把力气!”

  项雨点点头,既然遇上了官兵,自己强行独身离去,必然引起宋宪宇的怀疑,还不如趁着官兵剿匪,把这些跟自己有过节的盗匪结果了再说。

  项雨一言不发的跟着宋宪宇下了山,虞府内院的仆妇给他们送了饭菜出来,虞扬老爷和宋宪宇坐在厅屋对饮,项雨也得了一壶浊酒,坐在厅屋的台阶上,端着一个堪比脸盆的大碗吃饭。

  虞扬家毕竟是士绅家庭,招待骑尉宋大人的饭菜谈不上酒席,但有鱼有肉有蔬菜,还有一些村酿的米酒,在固安县这种边陲之地绝对算是富足家庭了。

  一边吃饭饮酒,虞老爷一边和宋宪宇畅谈时政,每当谈起黄龙帝国的军队彪悍如风,皇朝的军队则每每处于防御一方,虞宋两人摇头叹息不已。

  项雨装作一副埋头吃饭的样子,其实竖起耳朵听着虞老爷和宋宪宇讨论这些军政事情的话语。宋宪宇一瞥眼看到项雨侧耳倾听的样子,笑骂道:“赶快吃你的,呵呵,多吃些酒肉!吃饱了晚上才好跟我去卖命杀贼人。”

  酷k匠b9网Tx唯e一正◇版9,“-其-他(=都Z是km盗~版?

  项雨低头扒饭,直接当后面半句话是在放空气。杀贼?当年晚清时节,还有个七君子什么的大声疾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呢。贼这种生物,是那么好杀的吗?真要到了群贼如蚁而来,本王会给你这种小角色卖命才怪。

  酒足饭饱,到了下半夜的时候,仆人们纷纷回去休息了,项雨和宋宪宇两人磨刀擦剑,整理行囊。因为晚上要上鹊蔚山,马匹自然用途不大,两人都是步战装束,弓箭等物什回头要背在身上,行装比骑马可是沉重多了。

  看看夜色已深,这世界的没有手表和闹钟,但根据月亮和星辰的变化还是能估算是时间来,至于宋、项二人这种剑士级的高手,更加能够通过天地原力的变化估算是时间。

  估摸着子时已到,宋宪宇简单的说了句“走”,便和项雨一起出了虞家庄。

  此刻的时间,相当于凌晨一点,项雨背上用布带扎着长剑,挎着一副弓箭,另外还有二十支羽箭,腰上配了一把马刀。尽管背着这么多武器,项雨的动作可丝毫不见缓慢,跟在宋宪宇后面攀岩爬树,敏捷的就像一只无声无息的猿猴。

  从虞家庄到鹊蔚山山顶,三十里山路对普通人来说很艰难,但对于两个剑士级的高手来说就如履平地了。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就来到了鹊蔚山脚下,项雨还顺路宰掉了一个蹲在路边草丛里放哨的盗贼。看着项雨一剑封喉的杀人伎俩,宋宪宇不禁称赞道:“阿雨兄弟,你若不是仆户,我恨不得现在就招你从军呢!”

  项雨擦了擦短刀上的血:“宋大人,谁说仆户就不能从军的?没准将来我跟你一样也是将军呢!”

  宋宪宇向这个语出惊人的仆户竖起大拇指,圣光皇朝常备军人百万,预备役军人更是不计其数,如果打仗打到招募仆户和贱民从军,那真是到了山河破碎的地步了。不过这个年轻人有从军的潜力,也有从军的气质,宋宪宇还真有点想要向虞老爷开口为他赎身呢。

  鹊蔚山,山形如喜鹊展翅,右侧是仅有一条路可供上下的陡峭山峦,左侧是一处高高挑起的悬崖,两位剑士的眼力好,可以看清山顶有几处灯火若隐若现。

  如果是普通官兵围山剿匪,自然只有循着唯一的道路仰攻上去,以此地的险恶地形,只要有五十名盗匪在山上,就算官兵多出三倍也难以取胜。

  好在宋宪宇只是想来查看虚实,他和项雨两人自陡峭的悬崖那边开始攀爬,爬累了便用绳索在身体固定在山石上休息一会,这种方法和节奏,比昨天项雨倒栽葱摔落山崖可就安全了许多。

  到了山顶上,宋宪宇和项雨摘下弓箭,骑尉大人向着远处一个偷懒打瞌睡的盗匪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项雨知道宋宪宇想看看自己弓箭之术如何,毕竟在任何一个冷兵器的军队里,弓箭这种虽然不是唯一,但绝对是最重要的远程兵器。

  宋宪宇瞪大眼睛看着项雨拉开那张步弓,可以感觉的出来,项雨把力量控制的很好,因为以剑士的力量,拉断一张步弓是轻而易举的。弓一般都是半举着向天空抛射,借助箭矢的落体运动伤人。而项雨采取的是直射法,弓与目标成一条直线。

  弓箭直射,攻击的速度更加快捷,不容易被人闪躲开,但缺点也是明显的,直射角弓对弓的要求高,对弓手的要求更高,风向和角度的控制都不能出丝毫差错,否则就真正的失之毫厘、谬之千里。项雨听说在某个时空的有位叫做莱戈拉斯的精灵发明了格斗弓术,能够以弓箭作为主要武器和敌人进行正面交战,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嗡~”,一声轻响之后,弓上的箭支化作一道残影飞出。

  一张圣光皇朝的步弓,弓力大约在三十五斤左右,宋宪宇打赌这张步弓绝对没有足够的弦力射出如此迅疾的箭矢!那支羽箭稳稳飞出六十多步,一箭射中那个盗匪的眼眶,‘哚’的一声轻响将他钉在树干上。那名盗匪被箭矢瞬间破脑,扭动了一下就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宋宪宇实在汗颜,他擅长马战,对于弓术只能说是马马虎虎,反正军伍之中千人万人齐射,也不那么讲究准头。可这个仆户阿雨剑术弓术样样了得,要是他再精通战术的话,这个骑尉岂不是要请他来当当才称职?

  毫不犹豫的,宋宪宇解下自己背着的二十支箭交给项雨,他估摸着如果山上只有四五十名盗匪,靠着自己和项雨就能杀光敌人了。

  可惜事与愿违,两人粗略探了一回,发现山上哨探不多,但几乎所有的盗匪全都没睡,黑压压一片盗匪聚在篝火边,听着一个形容猥琐的中年人说话。那个中年人用一根木棍指着立板上的文字说道:“以车定营的意思是说,用行军的大车作为营与营的界限,每两百步为一营,用大车和木栏隔断,这样敌人深夜来袭的话,不至于全军溃营。好,现在我们再来说一下进退之法……”

  项雨听得差点吐血,这个中年男人,是昨日被自己吓走的老赵,而他正在给盗匪们讲解的,居然是戚家兵法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记》!项雨敢肯定,绝对是某个从地府里逃出来的混蛋附了老赵的身,而且最难得的是,这个恶灵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坏蛋,居然特么能够与老赵猥琐的气质如此完美融合。

  诡异的是,篝火边的盗匪们居然听得津津有味,并没有人鼓噪或者窃窃私语,宋宪宇看了看项雨,两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忧虑。俗话说盗匪不可怕,就怕盗匪学文化。这些盗匪是溃兵组成,本身就有不俗的战力和一定的纪律,如果再让他们学到兵法,那就更难对付了。

  摸黑爬了半夜的山崖,到了山上结果发现这些盗匪睡得比青楼女子还晚,看这个讲课的架势,这帮混蛋一夜不睡都有可能。从山崖上千辛万苦重新爬下来的宋宪宇忍不住破口大骂。

  项雨可不敢跟骑尉大人说这个该死的授课人是虞家的仆户老赵,不过他相信自己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相信的——仆户教兵法?还不如让肥猪上树呢。只是看着骑尉大人愤恨不肯罢休的表情,项雨知道这位宋大人绝不肯就此放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