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只有五个境界,比剑道和仙道更加简单直接,能独杀凶兽的‘斩狼’境,能双臂千斤的‘铁臂’境,能独破千军的‘破军’境,能百战百胜的‘神武’境,能得到天神庇佑的‘天护’境。

  斩狼、铁臂、破军、神武、天护,武道五境界之上的便成为武中之神,和剑仙一样可以离开尘世了。武神一般会被天神授予封号,比如五十多年前飞升的皇朝第一武者,就被封为‘暴风武神’,据说他仅凭着一双肉掌就能力敌万人,双掌拍出的掌风宛如狂风般可以把人卷到数十米的高空活活摔死。

  刘青山的恐惧主要来源于无知……项雨展现的‘七曜掌’虽然威力巨大,但离着这个世界的破军境还很远呢。

  不过即使并非破军境的武技,号称“扬辉炫武、曜日滚雷”的七曜掌,根本就不是李不归和刘青山能够抵挡的。在掌力的狂涛这下,李不归胸前的骨骼发出一连串折断的脆响,口中已经不是喷血,而是吐出许多碎小的肉块,整个人像破布袋一样飞了出去。

  刘青山钢刀挥舞,刀风在面前形成一个防御圈,抵消了一部分七曜掌力,只是被掌风打的不停的后退。没等刘青山反守为攻,项雨右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杆长三米六的紫金色武器忽然出现在他手中。

  刘青山吓得心胆俱裂,刚才的掌风已经很吓人了,现在的这把紫金色古怪兵器看起来更是宛如神兵利器,刘青山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快逃!

  如果刘青山镇定心神跟项雨面对面砍杀,大概能够支撑十招,可是他现在勇气全失转身逃跑,立刻就被项雨从后面一戟穿心,磐龙戟的月牙刃在他身上剖出一个巨大的伤口,翻卷的血肉看起来极为恐怖,吓得两个女孩惊叫起来。

  酷匠h网首发

  一个照面斩杀了杜远的两个保镖,神情冷峻的项雨手持磐龙戟漠然走向拿着折扇的杜远。

  打斗发生的很快,杜远回过神的时候,保镖们都死了,他自己被项雨冰冷的眼神一瞪,顿时两脚发软脊背发麻,一股淋漓的尿水直接就淌了出来。

  “噗通~”杜远双膝跪地哭号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

  项雨嘿嘿笑了一声:“饶命?昨天你和这两个人围杀我的时候,可曾想过饶了我的性命?”

  杜远见滴血的枪尖在自己面前晃悠,吓得裤裆里一片淋漓:“阿雨兄弟,阿雨大爷,你饶了我吧!我父亲是县丞,我可以给你白银千两赎命啊!”

  项雨露出一脸惊喜的表情:“千两白银?那我可以给自己赎身了?”

  杜远大喜:“是啊,是啊,大侠你……呃……”

  杜远胸前一凉,他低头看着项雨轻轻刺进自己胸口的磐龙戟,刚才的狂喜全部落到了冰点,他不解的抬头看了看项雨,眼中露出疑问。

  “刚才我逗你玩的。”项雨狰狞的冷笑着说出杜远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给你一点希望在送你上路,感觉是不是更舒服啊?”

  杜远嗬嗬两声想要说话,项雨手中的长戟一挑,轻飘飘将杜远的尸身甩飞了出去。可怜的杜远刚刚燃起一丝求生的意志,便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带着一腔郁闷彻底死去。

  提着长戟,项雨回头仔细看了看虞璇,她确实长得很美丽,但项雨困居地狱两千年,什么样的妖娆狐狸精没见过,岂会因一女而轻天下?他随手一挥,掌中的磐龙戟化作一片紫金色的光芒回到项雨的识海当中,便准备转身离去。

  被一个陌生男人用不礼貌的目光直视,虞璇半边没受伤的脸也浮现出红晕,她用手指紧张的绞着衣带,轻声向小蝶问道:“他是谁啊?”

  小蝶眼中全是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她欣喜的低声道:“璇儿小姐,他就是阿雨呀,平时给我们内院挑水劈柴的就是他呀,他力气可大了,恩,您放心吧,他是老爷的仆户,按理说什么都该听你的。小姐你快让他站住啊,我脚痛的很,根本走不动呀,我~我想让他背我回去。”

  仆户?虞璇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原来这个俊朗而勇武的小伙子只是个仆户,地位也就比最下等的贱民好一点点而已了,怪不得气宇轩昂却穿着一件仆户的短青衣。仆户不能和主家通婚,但同为仆户的小蝶却可以和这个阿雨通婚的,怪不得小蝶时时记挂着那个‘阿雨哥哥’。

  虞璇站直身体微微抬起头,在项雨面前摆出了十足的主家小姐的威严:“阿雨,等一等,小蝶受了伤走不动,你给我把她背回去。”

  项雨冷笑着转过身来,虽然那个仆户的记忆里虽然有主家和仆户这种观念,但堂堂霸王哪会对一个小女子卑躬屈膝?如果不是刚才虞璇的表现让他颇为欣赏,他早就一耳光扇掉虞璇的臭架子了。

  项雨用手指勾起虞璇的小巧而白嫩的下巴,滴着几颗血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冷笑道:“小丫头,好像你忘了说请字。”

  项雨说了什么虞璇已经完全不知道了,她捏紧粉拳,俏脸发烫,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怒,身体急促呼吸着,气的不停发抖——仆户居然敢接触主家的身体,而且样子还如此无礼,真是太气人了!虞璇一挥手拍开项雨勾着自己下巴的手指怒道:“大胆仆人,怎么敢对本小姐如此无礼。”

  项雨恼火的随手一推,虞璇感到一股大力从肩膀上传来,顿时跌跌撞撞的摔了出去。这山道上昨天下过雨,虞璇摔倒在地上,裙子顿时脏了一大块,不禁向对方怒目而视。

  “阿雨哥哥,你别为难小姐了,她人很好的。”小蝶坐在地上含泪抓着项雨的裤管说道,“小姐是怕我走不动路,所以才让你背我回去的。阿雨哥哥你有事就先回庄子里去忙吧?我慢慢走可以回去的啦。”

  项雨皱眉看了看这个眼泪汪汪如同受伤小狗一样的侍女,他单手一提。轻轻巧巧将小蝶的身体抓起来扛在肩膀上道:“脚崴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回去用热水泡一泡,将养几天就好。”

  小丫鬟被项雨扛在肩膀上羞得满脸通红,她指着虞璇道:“阿雨哥哥,我们走了小姐怎么办呀?”

  项雨面无表情的看了虞璇一眼:“她长手长脚,难道自己不会走,还要我抱她下山不成?”

  虞璇瞪了项雨一眼,不声不响的站起来,她努力跟在后面,偷眼一看头也不回的项雨,却看到小蝶一阵宛如灵魂陶醉般的红晕小脸,不禁暗暗骂了一句小浪蹄子。

  项雨若无其事的扛着小蝶在前面走,其实脚下已经放慢了步伐,免得身后那个娇滴滴的小姐跟不上。三人走了不远便来到虞家庄外,,虞璇想起一件事,有些慌张的问道:“那个…阿雨,杜公子的尸体怎么办啊?”

  项雨哼了一声道:“什么怎么办?山里多得是豺狼野狗,留给它们啃食就是了。”

  虞璇打了个寒颤:“那怎么行?万一被人发现了尸体,官差会找上门来的。”

  项雨恼火的皱了皱眉,沉吟片刻指指远处的一片树林道:“十里之外的野猪林有一伙盗匪,我昨天遇到他们了,待会我回去把那三个家伙的尸体拖过去丢到林子里,将来有人来查访,望那群盗匪身上推就可以了。”

  项雨把小蝶放下命令道:“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见着任何人都别说杜少爷的事,就说你们出来散心,结果两人一起摔跤了,反正你们两个弱女子,谁都不会怀疑到你们身上去。”

  小蝶点头如小鸡啄米也就罢了,虞璇听了对方淡定的话,出于柔弱女性对男人的天然服从,也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虞璇扶着有些跛脚的小蝶慢慢步行回到虞府,躲着仆人们,悄悄溜回内院。

  项雨回到山坡上,提着三具尸体一路前行,心想待会丢了这些尸体,还要去帮陈嫂找她丈夫,唉,女人真是麻烦,不论哪个时空,不论什么身份地位,不论过了几千几万年,她们永远都是麻烦的源头……

  被项雨视为大麻烦的虞璇主仆回到府中——虞府不算是什么大宅邸,前院是一座厅屋,两边的厢房住着是客房和仆户住的地方。后院稍微大些,主屋,书房,闺房,小花园等都在这里。前后十七间房子里,有两名女仆和五名男仆户,男仆户除了跳水劈柴扫地等杂活之外,像阿雨这样有些勇力的还要负责当护院。

  不过虞府终归算是房多人少,虞璇和小蝶躲着仆人溜回房间,两人战战兢兢的坐了一会儿,直到虞璇脸上没有红肿了,小蝶的脚也没事了,虞璇才深吸一口气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按那个阿雨的说法,对谁也不准提起!杜远的事情也不准跟人说,反正我们从来没有去过后山的小坡,也没有遇见过阿雨!”

  见小蝶不停点头,虞璇又强调了不许泄露那个仆户对自己无礼的事情,这才带着小侍女来到前后院交界的小院,只见阿雨已经回来,正在门外跟另外一名仆户陈七交谈。

  两人说了几句,项雨脱了上身的衣服递给陈七,然后掏出百余个串在一起的铜钱和一锭银子塞进那个仆户手中,那名仆户千恩万谢的点点头含泪离去。

  项雨看了看远处偷偷张望的美女主仆,他赤着精壮的上身,他吐纳了一口真气,皱眉看看这片天地,感到这个世界的灵气和五行原力都格外的稀薄,甚至还不如那个污染严重的世界。

  为了试试这个世界真气、剑风的控制,项雨从墙边拿了一把斧子,远远朝着柴堆边的原木一挥斧头,只听嗑嚓一下,斧头挥出来的劲风把原木劈成了八块。当然,这里绝非手误笔误键盘误,而是因为项雨的力量充沛且准确到位,斧力准确将木材撕成了规则的八块。

  小蝶拍手叫好,而此时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也跟着叫了一声好,小蝶回头一看,原来是虞老爷背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