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雨微微一惊,刚才那两人的声音脚步细碎,他听着不是少年孩童便是身段苗条的女子,没想到往这边走来的人居然跟自己还有些关系。项雨一纵身,悄无声息的跳起来落在身边的大树上。

  远处的山道上走来一大一小两位女孩,小的十五六岁,梳着丫鬟的双髻,手里提着一只装了点心和清水的篮子,刚才的问话应该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年纪大些的少女十七八岁年纪,穿着七成新的丝质长裙,斜飞向上的秀眉和丹凤眼看起来让她显得气质高贵,她的营养应该比那个小丫鬟好得多,所以身体玲珑有致,布料柔软的丝裙穿在她身上更显身材,走路时一路摇曳出风情无限。

  听到小丫鬟的问话,那个少女忍不住打趣自己的贴身小丫鬟:“怎么?小蝶的心上人一晚上没回来,你担心了?”

  “什么心上人啊!”丫鬟小蝶嘟囔道:“只是平时大家有点儿接触,所以有点关心他而已啦。昨天一直没见着阿雨进来挑水进来,直到傍晚才换了那个又老又丑的长工陈七。那个陈七说,表少爷带着人,说是要找到阿雨打死他呢。唉,不知道阿雨是不是真的出事了,还是说老爷派他出去办事了?”

  “既然你这么惦记他,回去以后我去问问爹爹,”少女摸摸丫鬟的头发笑道:“小蝶明年就十六了,到时候如果你们试着见见面,若是情投意合,就让爹爹做主迎娶你。我爹爹说那个项雨学武的境界神速,三年前路过虞家庄的剑道高手只是给他启蒙之后,阿雨靠着自信领悟,剑术就一路突飞猛进呢。”

  少女故作严肃的看着侍女:“小蝶,说不定你能嫁个未来的大剑师哦,我虞璇在这里先恭喜你啦。”

  原来是多年前见过的大小姐虞璇。

  项雨躲在树上,在阿雨的记忆里,圣光皇朝的士绅家中分内院和外院,内院的女子一般不会出来见外面的贱民和仆户。项雨五年前的时候见过虞璇一次,那年中秋虞老爷心情不错,说是让全府的人一起赏月,那时的虞璇还是个刚刚开始发育的少女。

  只是虞璇对待府中的仆人们向来不苟言笑,直到今天项雨才知道外表冷艳高贵的虞璇,对于身边亲近的人还是颇为和善的。

  两个少女说着话已经到了大树下,项雨躲在大树上心头火热:少年项雨的对待女子的心性腼腆而内向,可当年的霸王在感情方面就真不是菜‘鸟’了,他正要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张狂的大笑。

  “哈哈哈,璇儿表妹,原来你出来散步了,可找的表哥好苦啊!”

  远处的山道上,一个面目颇为英俊的年轻男子大步走来,背后还跟着两个身形魁梧的壮汉,身上带着刀剑,样子十分彪悍,看架势应该是他的保镖。

  这个男子面目英俊,神情却极为猥琐邪恶,他脚步虚浮,手里拿着一柄折扇,在这秋风萧瑟的季节显得格外的让人全身发冷。小蝶看到那个青年,惊叫道:“是表少爷!”

  小蝶转身就跑,没想到心情太紧张一下子扭到了脚,哎呀一声摔倒在地上。

  “小蝶你怎么了?”

  “大小姐您别管我,我脚好痛站不起来了,你自己快跑吧!”小蝶揉着脚痛苦的喊道。

  虞璇轻咬下唇看着正在靠近的表兄杜远,她年纪不大却多读书籍,自己在这里还好,如果剩下小蝶一个人在这里,身为仆户的女孩被杜远等三人凌辱致死也无处喊冤去,只能是玩了白玩,玩死了活该。

  虞璇站起来深吸了口气,板着脸护在小蝶身前,冷冷看着浮浪的表兄。

  杜远有点意外,这个表妹他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平时心思都在小表妹虞玑身上的杜远,此时发现这个外表冷漠的大表妹虞璇也挺有味道的,起码身体的发育状况非常好,抬头挺胸站在那儿,还真是一道峰峦起伏的绝佳风景啊。

  “璇儿表妹,嘿嘿嘿,哥哥我来到你们虞家庄,你们怎么都躲着不见呢?”杜远苦着脸装腔作势的说,“小表妹她居然为了躲着我出去求学了,唉,没办法,哥哥我的满‘枪’思念只好发泄在你身上了。”

  虞璇护在小蝶身前,冷冷看着杜远吐出一句“无耻”!

  杜远哈哈怪笑起来,他张开嘴指着口腔:“我的大表妹,看清楚了,哥哥嘴里牙齿齐全的很呐,倒是你的小嘴巴里,恐怕很无齿吧?”

  虞璇没有完全听懂杜远的话,不过看着他那猥琐的笑容她也估计到对方若有所指的话绝对不是好事,虞璇游目四顾,一眼看到篮子里切肉的小刀,她弯腰拿起三寸多长的餐刀,凶巴巴的说:“表哥,你要是乱来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杜远惊讶的说:“我是堂堂县丞的儿子,你只是一个乡绅的女儿,我巴巴的从县城到这里来看望你们姐妹,结果小的溜走了,大的躲着我,太不像话了吧?我的璇儿表妹,你要是老老实实的跟我谈一场只讲身体不讲感情的露水姻缘,我就……”

  没等他说完,羞极怒极的虞璇就拿着切肉小刀向杜远刺过来,把这个正在得意的花花公子吓了一跳,他闪身避开之后,对自己的狼狈和胆怯颇为恼怒。

  “贱人!”杜远反手给了虞璇一耳光,总算他还想着虞璇的美貌,这一巴掌只是打的虞璇俏脸半边通红,没有留下指痕和破口。

  在杜远看来,他父亲是管着一县民政的官员,那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是他父亲的子民,也就是他杜远的子民。至于虞璇与自己之间的血缘关系,杜远暗暗在心里呸了一声,少爷我只是要跟美丽的表妹来一场露水姻缘,又不是要把她捉回家去生孩子,哪管她什么表妹不表妹的!

  满肚子龌龊心思的杜远一走神,虞璇一手拿刀,另外一只小手抬起来就给了杜远一耳光,而且绝对是不留余力的一耳光,措不及防的杜远完全没想到这个高贵娇艳的表妹居然敢对男人还手,被虞璇抽的眼冒金星,嘴角淌下一缕鲜血。

  所有人都被这彪悍的一耳光给镇住了,男人们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美女居然敢打县丞的儿子,就连陪着虞璇长大的小蝶,也没想到知书达理的璇儿姐姐居然会打人。

  “血?血!”杜远一擦嘴角,看着手上殷红的血迹惊呼起来,他神色惊慌的擦着自己嘴角滴落的血水,咬牙指着虞璇吼道:“李不归,刘青山,抓住这个臭丫头!今天本少爷也要让她见血!”

  k-最(新章节+上酷/c匠R网2e

  吼完了,杜远怨恨的瞪着虞璇阴笑道:“给本少爷好好侍候着,少爷我吃完第一口,特许你们两个也尝尝鲜!”

  带刀的李不归和佩剑的刘青山眼中闪出野兽般的光芒,两人捏着拳头嘿嘿笑着向虞璇步步逼近,他们两人虽然武功高强,但实实在在是县丞家豢养的仆户,平时是不可能尝到士绅家大小姐的味道的。

  艳丽而倔强的千金小姐,对于李不归和刘青山来说就是一剂火热的兴奋药,可这一剂让男人心动的‘药’却微张着小嘴,惊讶的看着他们背后的斜上方……

  李不归和刘青山好奇的回过头,只见在他们背后的大树上,一条魁梧雄壮的身影从枝叶中出现。

  “是昨天那小子!”

  李不归和刘青山同时惊叫起来,昨天他们在半路上拦下进城送信和办事的阿雨,从阿雨的信件中翻出了这小子写给虞玑小姐的信,两人废了好一番力气,仗着对方不敢下狠手杀人,总算结果了这个武功不错的小伙子,可是一夜不见,这小子居然又生龙活虎的出现了!

  李不归是剑客,比身为剑士的阿雨低一级。刘青山是铁臂境的武者,跟剑士是同级,两人一起对上项雨,占得赢面还是很大的。只是……

  只是为什么对方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大树上?只是为什么对方还没有出手,一股滔天的霸气和威压就滚滚而来?只是为什么对方两手空空,却如此的淡定从容?只是为什么昨天明明把他打成重伤,今天他身上看不到半点包扎的痕迹?

  事反常则妖,李不归和刘青山同时兵器出鞘,紧张的看着对方。

  项雨不屑的笑了笑,他纵身而起,从半空中如同苍鹰般居高临下发动了攻击。

  看着项雨腾空的身影,刘青山忍不住想笑:赤手空拳,身在半空,从实战来说,这简直就是任由同级的高手鱼肉了。没想到这个小子死而复生,脑子都不好使了。

  可是没等刘青山笑出声来,项雨双掌连拍,一股股狂风暴雨般的掌力将李不归和刘青山笼罩其中!他的手势奇怪,刘青山从来没见过这种古怪的武技。而更加恐怖的是,这雄浑的掌力不但让他呼吸艰难、气血翻涌,甚至让等级稍低的李不归直接喷出一口血来。

  刘青山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喊道:“破军境!是破军境的武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