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草,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

  项雨高举着中指向悬崖底下摔去,一脚踏空的他身体向前倾斜,在一路摔落的过程中不断加速,如果没点应急措施的话,几个呼吸之后他的脑袋就要跟悬崖底下的岩石来个亲密接触了。

  运气于臂,项雨反手一刀斩在悬崖的石壁上,一蓬火花闪过之后,从盗匪那里抢来的短刀纯属粗制滥造的兵器,根本经不起如此快速的下坠势头,刀背蹦的一声断成两截!

  趁着一刀斩崖的时候,项雨在半空中借力之后迅速翻身,右手提着断刀,不要命的向坚硬的石壁连出十几刀,完全不顾自己的手掌被刀柄震得虎口流血。

  这十几刀下来,项雨快速下坠的势头终于稳住,他感到右胸的伤口又在流血不止了,右手更是痛的再也握不住刀柄,只得低吼一声,双掌齐出重重拍在山崖上,雄浑的掌力瞬间改变了项雨垂直下坠的方向,变成了斜斜飞出,像个皮球一样弹跳几下,远远的摔在草丛里。

  山崖上的盗匪们很快也追到了悬崖边,因为刚下过雨,山崖虽然不算太高但也水雾缭绕,站在山崖上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况,这些心狠手辣的盗匪生恐项雨不死,找了几块大石头丢下来,这才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山崖。

  摔在草丛里的项雨吐了口血早就晕了过去,也多亏项雨快要落地时出掌,把自己远远的摔进了草丛,否则这些盗匪丢下来的大石头可真就要把他砸的血肉模糊了。

  项雨在草丛里躺了一会,体质优异的他没多久便清醒了过来,这时候雨过初晴,秋高气爽的山谷中,一道阳光从山峦上照了过来。

  “咦?”项雨皱眉看着远处,在前面一里多的大树下,刚才有一道金属的光泽反射过来。项雨看了看四周,这处山谷荒无人烟,哪里来的金属物品?

  项雨支撑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站起来,眯着眼睛向远方看去,只能模糊的看到远处有一根苍黑的柱子竖在那里,但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项雨咬咬牙,撕开衣服将胸前的伤口再次包扎了一下,然后把多余的布条缠在手上止住滴血的虎口,这才提着手里的断刀一路披荆斩棘的向那根黑柱子走去。

  一里路,对于全盛时期的项雨来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可现在一身是伤,失血颇多的项雨累的脸色苍白,但眼中却浮现出浓浓的喜色。

  不远处的黑柱表面被流火烧灼过,现在走得近了,项雨已经能够清楚看到这是一个黑沉沉的乌金柱子,上面镌刻着一条盘旋飞舞的苍龙,而且是张牙舞爪的流线型中国龙。这个东西叫困龙桩,在地狱里唯一的用途,就是用来囚禁犯罪的孽龙和恶龙!

  困龙桩!出现在这里的困龙桩,肯定是随着虫洞开启飞到这个世界来的,里面关押着一条犯下累累罪行的恶龙。当然,在地狱里呆了这么多年,项雨知道,并非只有坏人才会下地狱的。

  更何况,就算困龙桩里面是条恶龙,精通龙性的项雨自信可以劝服这条恶龙加入自己的阵营。

  项雨走到近前,仔细端详着困龙桩,脸上的喜色越来越浓,随后,他毫不犹豫的举起断刀,对准自己左胸一刺,将心头热血洒在困龙桩上。

  殷红的血洒在困龙桩上,柱身上镌刻的龙塑像神奇的游动起来,那条龙扭动着身体,所到之处困龙桩上出现无数裂缝……

  “咔!”看似坚固无比的困龙桩一声轻响,裂成了无数碎片,露出了困龙桩里面的东西——壹支倒插在泥土中的兵器,紫金色的枪杆,殷红如血的枪樱,枪刃上带着一个弯如残月的锋刃,乃是这个世界绝对没有的。枪杆上通体镌刻着有一条盘旋飞舞的小龙,龙眼仿佛有生命一样看着项雨。

  “噗~”心情一激动,项雨又一口血喷了出来,热血淋在枪杆上,整个戟身发出嗡嗡的震动……

  磐龙戟!

  两千多年前西楚霸王的兵器,被后人讹传为是霸王枪的兵器,这柄积蓄了无数灵气、霸气、血气的磐龙戟,困在龙柱中两千年时间里,已经成功的自主生出器灵!

  看着华贵到极点的紫金色磐龙戟,项雨再上下看看自己也苦笑起来:右胸的贯穿伤向外翻着豁口,腿上全是淋漓的鲜血,衣服因为用来包扎所以撕得破破烂烂的,原本英俊的脸上全是干涸后的血迹,看起来真是落魄到了极点。

  项雨喃喃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搞不好刚复生就要死掉啊。”

  伸出虎口绽裂的手掌,项雨握住磐龙戟一起,整枝磐龙戟嗡的一声响,化为一片灿烂夺目的紫金色光芒融入项雨的身体。

  “嗷!”项雨向天发出一声痛吼,他身上的伤口迅速开始愈合,一股股粘稠的汗液从他身体里面冒出来,那些淡黑色带着臭味的汗水流出后,项雨的双眸开始隐隐然带着一片晶莹的光泽。

  项雨半跪在地上叹了口气,这位少年的身体虽然很有潜力,但现在的强度实在太低了,如果让磐龙戟里面蕴含的千年灵气全部释放,这具脆弱的身体恐怕当场就要炸裂,化成一片随风而去的血沫了……

  所以铁骨和丹心只能发挥出基本的作用。等您的实力达到这个世界的大剑师,应该可以发挥出这两种特异体质的全部力量。”

  项雨呼呼呼喘了几口粗气,他用力一挥拳头,铁拳撕裂空气发出迅疾的风声,项雨满意的点点头,自己的实力已经恢复了阿雨这个小伙子全盛时期的能力并且有所超越,他的实际能力达到了剑士这个级别的最顶峰,还差一脚就能跨入剑豪这个级别了。

  所谓剑士,乃是‘佩剑之士’,而剑豪,则是“剑中豪杰”,剑道晋级到了“剑豪”这个级别,就能算的上是一名不错的高手,晋级‘剑豪’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剑豪这个级别要有自己独门的剑招或者剑技,于是也就能够得到各国的尊重和拉拢了。

  当然,剑豪也只是个不错的高手而已,比起剑师和大剑师,剑豪的数量实在还是有点儿多呀。

  伤势痊愈之后,项雨大笑着走出几步,忽然痛苦的抱着头颅低吼起来,他的脑海中反复响起“报仇!报仇!报仇!”的怒吼声,震得他识海动荡不安,只得盘膝坐在地上捏了个自观法决后便寂然不动了。

  项雨的脑中,云海一般的雾气翻腾不休,一个面目英俊的年轻人坐在云雾中捶胸顿足,震动四周云雾般的气息动荡不安。

  “小子,本王救活了你,可不是让你在这里哭鼻子的!”,一个浑身金甲满面虬须的霸王从云雾中浮现。

  年轻人抬起头看着霸王大喊道:“报仇,报仇,我要报仇!”

  霸王一脸无奈:“小子,你跟我融合之后,我的就是你的,难道你不知道本王跨越千年而来,就是为了报仇?”

  年轻的阿雨情绪依然激动:“我不管你那些纠集臣属制霸天下的事情,也不管有没有什么牛头马面来追杀你,我只想要把那些害死我的混蛋全杀了!”

  “杀人?”霸王狂笑起来:“那还不是最简单的事情?”

  ……

  少顷,盘膝坐着的项雨睁开眼睛,衣衫褴褛的他看起来真是可怜巴巴的。项雨四周看了看,悬崖很高,要从那边爬上去几乎不可能,他认明方向,绕过悬崖和荆棘,朝着虞家庄的方向走去。

  一路行来,山野间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两户隐居的农户,无一例外的都极为贫困破败。走了近一个小时,项雨才找到一户晾着衣服的农家,他在水缸里将脸上的血迹洗了,又随手从沾满血迹的破旧衣服脱下来,换了件干净衣服在身上。

  起初房间里寂然无声,不过项雨可以感觉到破旧的木窗子后面有人看着自己,不禁虎目圆睁怒喝一声:“是谁在哪里鬼鬼祟祟的!?”

  农家土房里的主人胆战心惊的走出来:“请问是虞家庄的项雨兄弟吗?”

  见木屋里走出来的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项雨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里有人认识自己,那个女人极为胆小,见项雨皱起眉头流露出一丝天然的霸气,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阿雨兄弟饶命,我是虞家庄仆户陈七的妻子,我夫君时常说起你,说你身高七尺,背上有飞虎形胎记,他跟你可是好朋友呢。”

  最*新章节上.Q酷67匠=;网

  看着陈七的老婆磕头如捣蒜,一张黄瘦的脸上满是泪水,项雨心中一软,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陈嫂起来说话,我们都是仆户,不用向我磕头跪拜。”

  陈七老婆战战兢兢的起了身,她看看项雨丢在地上的血衣,也不知道虞家庄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含泪拉着项雨的手哀求着:“阿雨兄弟,能不能帮我去那里询问一下我家夫君的下落,他昨天在虞家庄的老爷那里做工,可是到了今天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我们母子二人还指望他养护呢。”

  项雨点点头:“放心吧!只要见着陈七,我一定让他尽快回来!”

  仆户,说起来比贱奴好听一些,但也是依附于主人家不得擅自迁徙的半农奴,只是仆户的工作多数不是种地,而是为主人家做长工和杂活,生存相对比最低贱的奴隶好些,而且打死了自家的仆户,若被人告发的话还是要处罚银钱的。这还是项雨第一次看到仆户家庭的窘迫,让他心里像是塞了个铁块般,极为不舒服。

  项雨转身要走,千恩万谢的陈七老婆见他精神不佳,便从家里端出一锅热米汤放在门口的大石头上:“项雨兄弟吃了午饭再走吧,家里没有多少存粮,你将就着喝点米汤吧。”

  霸王在地狱早就习得辟谷的法门,三天不吃饭只喝清水也能生存,可项雨这具身体还是需要食物的,他欣喜的三口两口喝完数量不多的米汤,精神为之一振。

  离开陈七的家,走了一段路便到了虞家庄,从附近的小山上望去,虞老爷家在村中的宅子看的非常清楚。项雨正准备下山去,忽然有个女孩的声音凄凄惶惶的问:“小姐,你说阿雨是不是真的被表少爷打死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