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浴血重生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深夜,虞家庄后山的小路上,走来两个中年男子,他们一个手里拿着短矛,一个身材黑壮,腰里挂着短剑,这个黑壮的男人手里提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一个的少年脚脖子上。

  黑壮的男人拖着满身鲜血的少年在山间的草地上一路前行,淋漓的鲜血染满了草地,重伤的少年不知生死……

  一阵夜风吹来,手持短矛的男人打了个寒颤,他自言自语的嘟囔道:“阿雨兄弟,冤有头债有主,你被表少爷杜远打死了,可不要找我们老哥俩的麻烦啊,我老赵平时对你可是相当关照啊。”

  拖着阿雨的黑壮男人胆子大些,他怒声喝道:“老赵,少唧唧歪歪了,赶紧把他活埋了完事。这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偷偷给二小姐写信,现在被表少爷宰了纯属活该,这种痴心妄想的家伙,就算学武天赋再高也是难逃一死。”

  老赵有四十岁年纪,在前面唠唠叨叨的叹息道:“可惜啊,阿雨十五岁拜师学剑,三年就从初等的剑童、剑客晋级为剑士,一年升一级,真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啊。老郭,我看你学了十多年,不还是个剑客,连剑士的边都没摸着。”

  老郭嘿嘿一声冷笑:“我呸,活着的剑客总比死了的剑士强吧?”

  两个中年人说着话,忽然头顶亮光一闪,两个中年人抬头望去,只见头顶的夜空中骤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从黝黑不见任何光线的空洞中,倏然闪现出是许多五颜六色的光球,在夜空中宛如烟花般爆开,像是一场流星雨般急速向四面八面飞去,而其中有一颗红色光球体积最大,带着一股无声的呼啸向两个中年男人这边落了下来。

  光球落地,垂死的阿雨身体笼罩在一片璀璨的红光当中,右胸和腿上淌血的伤口渐渐停止了出血,开始有了愈合的征兆。

  “鬼附身、鬼附身啊!”本就胆小的老赵吓得尖叫起来。

  胆子略大的老郭也好不到哪去,他从腰间抽出短剑,神情紧张的盯着地上的阿雨。只见阿雨在红光中不停抖动,那些红光似乎在与他的身体融合,片刻之后红光消失,重伤垂死的阿雨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少年剑士缓缓睁开眼睛,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无比快意的笑容,向着天空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老天无眼,本王终于逃出来了!”

  老赵更加害怕了——阿雨兄弟不但鬼附身,而且还失心疯了,怎么好端端的自称“王”呢?‘王’这个词,哪是他一介贱民可以自称的?

  死而复生的阿雨狂笑了几声,忽然笑容一收,气度凛然的盯着郭、赵二人,两个男人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了种莫名的恐惧:眼前这人的阿雨,外貌依然是神采飞扬的俊朗少年,但说话的语气、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流露出傲视天地的霸气,一股自然流露的威严让胆小的老赵膝盖发软,有了想要跪下去磕头的感觉。

  老郭用剑指着那人喝道:“项雨,你是人是鬼?!”

  “项雨?”阿雨喃喃重复了一句,随后傲然道:“本王姓项名籍,人称西楚霸王。你说本王是鬼也不错,因为本王正是刚刚自十八层地狱中逃脱!”

  老郭听得云里雾里,西楚?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西楚这个国家了?老郭抡起剑喝道:“项雨,不要装神弄鬼,今晚不管你是人是鬼,表少爷既然要你死,你就乖乖去死吧!”

  老郭看似勇敢,其实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很精,今晚和老赵负责带路,表少爷手下的着一名剑客、一名铁臂境刀客围攻项雨,身受重伤的项雨被表少爷一剑刺中右胸,再被自己一路拖行,已经快要断气了,绝不可能再有当初的神勇。

  根据老郭的估计,项雨应该是趁着自己拖他上山的机会在调息养伤,此刻眼看要被活埋在乱葬岗,便借着一口未散的原力诈尸吓人,希望把自己和胆小的老赵吓跑。

  想到这里,老郭胆气一壮,他练剑十余年依然只是个低阶剑客,但为人狡猾市侩的他确实眼光很准,眼前的少年刚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附体重生,但无论是魂魄还是力量都处于急速融合的状态,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全盛状态。

  酷z}匠网u正版首/…发=

  老郭举起宝剑,月光下剑刃闪过一片寒光,倒也颇有几分威势:“项雨,受死吧!”

  一剑刺来,项雨微微皱了皱眉,身形快速一闪,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闪开了这一剑,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的步伐精确到了极点,老郭的剑刃贴着他的身体划过却伤不到他分毫!

  好怪异的步伐!老郭连出数剑,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刺不到重伤的项雨。老郭不知道,其实项雨施展的是一种名为“神行百变”的轻功,这是他囚居地狱时从一个名叫“玉真子”的花花道士手中学来的,好处是这轻功不需深厚的内力或者妖力就能轻易使用,当年一个姓韦的小子,武功基本等于零也能把这套轻功练得出神入化,更何况是困居地狱最深层的霸王。

  连续砍了十几剑,老郭始终奈何不了对方,不禁焦躁起来,对方如此气定神闲,根本不像是重伤垂死的人。

  “还不帮忙!”老郭对着看热闹的老赵怒吼一声,如梦初醒的老赵提着短矛,扎了个架势战战兢兢的向敌手靠近。

  两人一起出手,重伤的少年手无寸铁,连续躲了几个回合,胳膊被老郭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虽然创口不深,但却让郭赵二人大受鼓舞。

  “看枪!”拿着短矛的老赵鼓起勇气向阿雨奋力刺来,只是对方的眼中没有慌乱,只有一分猎物上钩的得意。老赵直觉要糟糕,可没等他退后,夜色中就响起一声雷霆般的大喝,震得老赵耳朵嗡嗡直响。

  用震耳欲聋的狮吼功震懵了老赵,项雨一把抢过老赵手里的短矛,闪电般拧步转身,将手里的短矛刺了出去!

  时隔两千多年,真正的霸王回马枪终于在另一个时空释放出凛冽的杀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2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