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不去,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去。”朵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嘟着桃红的小嘴别提有都可爱了。

  “你这孩子,妈妈费了多大的功夫才给你争取到这个名额,你必须去。”朵唯的妈妈以一贯命令的口吻。

  “妈,那种大城市不适合我,我只喜欢在农村待着。”

  “不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往天都教会跑不就是为了拿到到那个唯一的名额么,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拿不到,你倒好还不稀罕。”朵唯的妈妈一副很铁不成刚的模样,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

  “反正我就是不去,我不要再上学了,我可以去工作。”

  朵唯只是想多帮妈妈分担一些,一直以来都是妈妈一人支撑着这个家。

  每天靠帮人送外卖,卑微的收入还要帮朵唯付学费,朵唯已经十七岁了可以帮妈妈负担一些,即使,天都教会承担了一切学费生活费还有住处,朵唯也不想丢下妈妈一个人。

  行李都已经为朵唯打包好,可朵唯这丫头竟然这么倔强,妈妈使出杀手锏,坐在沙发上一把鼻涕的一把泪的哭诉。

  “呜呜呜……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爸爸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长大,为了你我每天下班后还要到天都教会去帮忙,我容易吗我,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要放弃,我还不如去死了呢,要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丫头有什么用呀。”

  “好了妈,我去,去还不成么。”朵唯再一次被妈妈以这样的方式逼迫妥协。

  “呵呵呵,这样才乖呢,这样才是妈妈的十佳好宝宝。”

  “颚,这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不拿奥斯卡奖杯都屈才了。”朵唯扶额心里肺腑。

  天都教会的大巴车上,朵唯懒洋洋的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你叫蓝朵唯。”一声稚嫩的声音响起。

  sG酷匠Z网永#久s'免7H费看、小说(。

  “嗯。”朵唯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不点。

  “你可真不幸。”小不点摇头,活像个小大人。

  “额……”这话说的人好郁闷,应该说她是个幸运儿才对吧。

  天都教会遍布全国,而且掌管着很多家大型的上市公司,钱多的如天上的星星没人能算的清,更没有人知到天都教会的老板到底是谁,至今那富可敌世界的老板还是个迷。

  而且每三年就会有一次的助学活动,食宿,学费,杂费,通通免了,而且每年还给各种补助,世界各地只有一人才能被选上。

  而且最诡异的是,他们挑人从不看成绩,只要出生年月与血型对上就可以,如果看成绩挑人的话我看我根本就没机会,因为我的成绩烂的要命,我的血型与出生年月时辰,刚刚对上天都教会的要求,难道不算幸运儿么?

  再次瞪向小不点,用眼神告诉他,他的观点是错误的。

  “唉!真是无知快要死了还高兴呢。”小不点的眼神突然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你胡说什么呢,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

  “臭小子你跑这里胡说什么?”天都教会的牧师没等朵唯说完话就过来指责小不点。

  “没关系,本姑娘心情很好不予他计较。”朵唯笑笑,眼睛迷成月牙状,粉嘟嘟的小脸别提多可爱了。

  牧师点点头微笑,虽然是笑不过给人的感觉怎么那么阴凉,感觉怪怪的,他看朵唯的眼神也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朵唯不管他们了,继续闭目养神,第一次去天都城那么大的城市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大巴车走了三天两夜,本来还在迷糊的朵唯突然眼睛一亮,这是要去哪里呀,怎么在树林里穿梭。

  那孩子说的话在她脑子里闪过,说她不幸,说她快死了,而这车不是去天都城么,怎么跑到树林里了。

  那司机好像熟门熟路一般,知道往哪里转弯,知道哪里有路。

  “难道他们要荒野抛尸,来个先奸后杀。”

  想到这里朵唯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越想越怕,再看看这空荡荡的大巴车除了自己就是司机还有牧师和那个小孩,这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呀,这是什么情况,老妈到底靠不靠谱。

  车终于停下了,朵唯已经缩成一团趴在了车座底下。

  牧师走过来却没有看到人,去哪了车里就这么大还能去哪里。

  “蓝朵唯。”牧师低下头看着藏在座位下的女生,那感觉就像是看怪物。

  “哈哈哈,倒霉鬼你趴座位下面干什么?”小屁孩一脸的嘲讽。

  朵唯终于尴尬的羞红了脸,“我,想试试这大巴的地板够不够坚硬结实。”完后故意用手在底板上敲了两下。

  站了起来又补充两句,“嗯,很结实。”

  牧师与孩子顿时无语。

  而此时此刻正有两个极品帅男在视频里看着车上发生的一切。

  “南,你说这小丫头脑子是不是有病。”蓝发美男指着自己的脑袋。

  “脑子有病没关系,只要血没问题就好。”灰发美男人的手里一边研究着老鼠夹,一边回答。

  蓝发美男摇摇头看着灰大美男手里的老鼠夹,“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研究人类的玩意?”

  灰发美男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人类虽然无能,不过挺聪明,总会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蓝发美男帅帅的转身,“我该去接她了。”然后走出屋子。

  车内朵唯无害的一笑问,“叔叔,我们不是要去天都成么,怎么来这树林子里了。”

  牧师:“下车到了,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到时会有人带你去学校。”

  “啊!”朵唯大吃一惊,“让我住树林里,叔叔您没搞错吧。”

  牧师:“快下车,我们还要赶快回去。”

  朵唯:“别呀叔叔,您就把我也带回去吧,我不上学了我要回家。”

  朵唯都快哭了,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丢在这阴森的树林里还是人办的事么?

  “少废话,赶快下车。”司机不耐烦的走过来,像拎小鸡一样熟练的把朵唯拎起来无情的扔下车,同样被无情对待的还有丢在地上的行李箱。

  朵唯就这样幽怨的看着大巴车缓缓离开。

  打量一下四周,四处全是树木,而且密密麻麻都遮住了太阳,真想不通这大巴车是怎么进来的,真是太诡异了。

  刚才大巴车进来的时候还有路呢,可现在怎么连条小路都没有了,难道是鬼打墙。

  一想到这里朵唯的心毛烘烘的,赶紧双手合十拜拜,“各位鬼大叔,鬼大姐,鬼大婶,鬼大哥,小女子虽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可也没有过坏事啊,各位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一码吧。”

  “你是蓝朵唯?”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朵唯转身一看,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老爷爷。”突然看到一个活人,当然高兴极了,至少自己不会被野兽叼走,或者被鬼抓吧,“是我叫朵唯。”

  “那就跟我走吧。”老爷爷慈祥的说着。

  “去哪里呀。”朵唯看到慈祥的老爷爷后,刚才的惊慌全都没有了。

  “城堡,你以后留住那。”

  “城堡?”朵唯张大嘴吧,难道进入童话世界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