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酒吧里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同时以晴走进酒吧,以晴讨厌酒吧的气氛,如果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的工作挣钱,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以晴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以晴,虽然比平时穿的大胆了一些,黑色的包臀裙,穿过这身材,和白皙袖长的大腿,露出锁骨的线条,长长的直发,被弄成了波浪大卷,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化妆品,在酒吧里,和这些女生比起来格格不入,却总是最让人第一眼就能瞩目的人。

  只是以晴被这周围的眼光,看的浑身别扭,就感觉自己正光着身子,被人看,现在的以晴连走路都觉得别扭。

  这是韩雨听经常来的酒吧,如果幸运好的话一定会碰到,以晴环顾着四周,丝毫没有看见韩雨听的身影。

  而在酒吧最不显眼的位置上,韩雨听坐在角落里,手里搂着一个性感的女子,正在玩着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这次输的是曲蔚铭,他正在问着韩雨听旁边的那位美女说:“你觉得韩雨听帅还是我比较帅?”

  那女子娇羞的说:“当然是我们家雨听了”

  韩雨听拿着桌边的酒,抿了一口说:“明知故问,如果你比我帅,此时她还能和我在一起吗?”

  那女子发出撒娇的声音说:“讨厌,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喜欢你”

  韩雨听嘴角调戏的说:“不管你怎么样我也喜欢你”

  旁边的人给跟着起哄说:“亲一个亲一个”

  这名女子假装不好意的,脸一点一点的接近这韩雨听,却被韩雨听躲开,亲在了嘴上,搂着那名女子说:“这种事我看我们还是私下做好了”

  曲蔚铭立即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说:“你们还要不要我们这单身人活了,赶紧的接着玩接着玩”

  @酷●(匠8~网T唯一正k版,&其他都√是$3盗X。版R

  而随后指针的方向转到了,雨听面前。

  曲蔚铭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说:“哈哈,终于落我手了吧?你这次要完了”

  曲蔚铭脑袋一转想起了什么说:“上次那个被你抓住脖子的妞说的那女子的名字,我好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怎么没看见你带他来过?”

  韩雨听再次停下动作,沉默了一会像是思考着什么,然后笑了笑说:“自罚一杯”举起手中的酒仰头就干,这是雨听和以晴的回忆,他不喜欢别人知道。

  “咦咦咦,这就没意思喽,来来来我们接着来!”曲蔚铭继续轰动着大家此时的以晴寻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见到,韩雨听的身影,不仅有些懊恼,和失望,想要准备离开,却被一个身后的大汉抓住手腕。

  长得贼眉鼠眼,嘴大唇厚,虎背熊腰色眯眯的看着以晴,以晴总是在被人接触身体的时候皱着眉头,看着眼前那名男子,醉醺醺的以晴冷漠的说:“松开”

  而那名男子调戏着说:“小妞,从你进酒吧,老子就注意你了,长得真标准,怎么样今天晚上跟我走,保准让你能够享受”那名男子粗鲁的说而以晴使劲的想要把手从那名男子手中抽出,却被硬汉拉过去,抱在怀里。

  这时候的以晴情绪激动,有些崩溃的,用膝盖朝男子的踢去,这是候那名男子疼的在地上打滚,而以晴现在已经处于崩溃状态说:“我让你离我远点,我不碰我,你听见没有,不要碰我”

  而雨听那边,曲蔚然对着那另一名男子说:“你要不要英雄救美,那那小妞长得真他妈的漂亮,我都快要忍不住了”

  所有人都在朝着曲蔚然的方向看去,而韩雨听转过头去,“蹭”从沙发上转起来,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

  此时的以晴正在处于情绪崩溃的状态,眼角也有些湿润,精神好像有些涣散一样。

  “啪”的一巴掌甩了上去,打在以晴的脸上,嘴里骂着:“臭婊子,给你脸那你还不要脸了,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想要伸手再次打上去,这时候手腕被人死死的抓住,此时的雨听就像一个恶魔一样,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一双眼睛如冰球一样,冷冷的射出说:“打了她,你就下地狱吧”

  说完一拳头毁了上去,然后还不觉得解气,把大汉踹到,骑在大汉的身上说:“你哪只手动了他?,我让你说你哪只手动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拳头,旁边有什么那什么砸了下去,此时的大汉从刚才的求饶到现在没有力气有着微弱的呼吸声。

  而旁边的以晴受到还在惊吓中瑟瑟发动。

  雨听一拳头一拳头的打在大汉的身上脸上,现在的韩雨听完全可以说恐怖,没有一丝的感情,他突然抓起,旁边的酒瓶,砸在大汉的头上拽着倒在地上的大汉像地狱传出啦的声音说:“你那碰到了以晴?”

  大汉没有力气的把手举起来说:“这只,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韩雨听拿起水果刀,在快要把大汉的手指給剁下去的那一刻,整个酒吧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而以晴从背后拽住了雨听的衣角说:“带我走,可不可以,我现在不能呼吸了”

  以晴乞着说,雨听听到以晴的声音这才恢复了意识,看着此时的以晴,心好疼,想要把所有以晴受过的伤,都放在雨听的身上,以南哄着以晴,安慰着说:“好,我们回家”想要却抓以晴的手,却被以晴闪开说:“不要碰我”

  以南温柔的开口细声细语的说:“好”拿着旁边的一根短短的木棍说:“抓住,我带你回家”

  雨听尽可能的把车开得缓慢一点,看着蜷缩在座椅上的以晴,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而以晴还在处于崩溃状态,手机电话一直响着,却没有听到一样,此时的以晴就像一只若软无力的猫一样,只要有一点动静,就能够奔溃。

  而雨听看着这样的以晴嘴里对着她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到底对你做了躲猫猫混蛋的事情,让你成这个样子”雨听痛恨的说,可是以晴像没有听到一样。

  而此时的雨听对着这样的以晴,更加厌恶着自己,厌恶着自己身体里流淌的血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