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笛有种被狗皮膏药贴上的感觉,这个狗皮膏药指的当然就是尹浩天,从早上出门时遇到同样出门上学的尹浩天开始,他就一直跟着自己,在站台等车时就站在自己附近,上车之后更是坐到自己后面。

  以前也有过这种爱慕者跟随自己,但是尹浩天这样的,唐牧笛还是第一次遇见。

  一进到教室,所有人的目光就都望向尹浩天,有几个男生还在偷笑,尹浩天不明所以。

  今天是星期五。唐牧笛轻描淡写的说。

  星期五怎么了?尹浩天不明白。

  你一会就知道了。唐牧笛说完就不再搭理尹浩天了。

  尹浩天一头雾水的走到自己的位置,星期五怎么了?是什么节日?不是啊。明天是星期六,可是高三星期六又不放假,尹浩天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星期五到底怎么了,索性就不想了。可是不到一个小时,尹浩天就知道他们口中的星期五是什么意思了。

  第二节课是物理课,老师还没来,教室里的学生都在吵吵闹闹,尹浩天正靠着椅子闭目养神,教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尹浩天以为是老师来了,但是他感觉到刚才进来的那个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睁眼一看,一个面容清秀又不失俊朗的男生站在尹浩天桌前,肩上搭着一个书包,校服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男生温和的笑着,对尹浩天说道,同学,这是我的位置。

  ;看正:版#√章节Z^上¤R酷:;匠o4网

  尹浩天看着面前的男孩,也笑着说道,可是我来的时候这里没人啊。

  男生语气温和,我不经常来上学,但这真的是我的位置,班里的人都能证明。

  男生的话音刚落,班里几个男生立刻附和着说。

  对啊对啊,那就是林少的位置!

  赶紧给林少让位置吧!

  刚来就这么嚣张,连林少的位置都敢占!

  但是尹浩天不为所动,依旧盯着男孩的眼睛,他不是不想让位置,本来这个位置就是他强占的,自己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但是这个男孩从刚才的现在的一切行为举止,都让尹浩天觉得很不舒服,在别人看来男孩是在有礼貌的请尹浩天让座,但是尹浩天却感觉男孩是在命令他,用一种温和的口气在命令他。

  尹浩天依旧坐着,男孩站着,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屋内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男孩属于那种阴柔的气质,温和中带着一种阴冷的肃杀感。

  周围的学生都兴致勃勃的看着,想看看到底两个人谁能在气势上占上峰。

  一阵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在现在这个安静的教室显得特别的刺耳。

  所有人都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尹浩天和林少也看过去。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

  尹浩天愣了一下,他认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昨天帮自己解围的那个男人。

  男人慢步走到站到讲台,在黑板上写下一个‘柏’字,对学生们说道,我是你们新来的物理老师,我姓柏。

  之前的徐老师呢?一个男生举手问。

  尹浩天隐约记得这个男生是物理课代表。

  你们徐老师准备结婚,由我来给你们代课。

  柏老师又对林少说,那位同学,上课了,回自己的位置做好吧。

  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回林少和尹浩天这里,林少笑着指了指尹浩天,老师,这位同学坐了我的位置。

  坐哪不一样,那边不是也有空坐吗,你坐那边吧。柏老师指向之前陈老师安排给尹浩天的那个靠窗位置。

  柏老师一说完,林少眼神闪过一丝阴冷,但是转瞬就消失了。

  林少点点头,走到那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班里哗然,私下议论纷纷,他们从来没见林少对谁做过让步。

  尹浩天看了一眼林少,又望向正在写板书的柏老师,世界还真是小啊,不到一天时间,自己已经欠这个男人两个人情了,如果刚才柏老师不帮自己解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总不能在课堂上跟那个林少打一架吧。

  整个一堂课,林少都望着窗外,就好像班里的一切事都跟他没关系一样,尹浩天则在暗中观察着他,这个人很有意思,一定要尽快弄清他的底细。

  临近下课,柏老师问,你们班的物理课代表是谁?

  之前的那个男生站了起来老师,我是物理课代表。

  柏老师低头看了看花名册问道,尹浩天是谁?

  是我。尹浩天站了起来。

  嗯,以后你就是物理课代表了,中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柏老师说完就拿着教材走出教室了。

  尹浩天立刻又成为了全班的焦点。被撤职的原物理课代表一脸不悦的看着尹浩天。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今天才第二天上学,就连续得罪两个同班同学,而且现在看来,全班人都对自己没什么好感。

  还好刚才柏老师说让自己中午去找他,只要中午和他说说,让他取消自己物理课代表的身份,应该就没事了吧。

  接下来的两节课,尹浩天感觉度日如年,一到下课,那个被撤职的课代表同学就眼神阴冷的在尹浩天附近转悠,好像随时都会扑过来吃了尹浩天似的。

  班里的同学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偶尔会偷瞄尹浩天一眼。

  唐牧笛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想看尹浩天的好戏。

  那个林少倒是坦然,要么是看窗外的风景,要么就拿出个小本子写写画画。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尹浩天立刻去找柏老师,九中的教学楼和办公楼是分开的,中间靠天桥连接。

  尹浩天走到天桥口,却没有走过去。

  因为天桥中间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正靠着栏杆欣赏着学校的风景。一般午休时间学生们都会到校外去吃饭,这个时间很少会有学生在校內逗留,更不会到天桥这里来看风景,如果有,那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这个人的脑子不正常,要么就是这个人知道尹浩天会在这个时间路过这里,所以故意在这等着自己。尹浩天确定这个人是故意等在这里的。

  因为那个靠着栏杆看风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和尹浩天抢座位的林少,当然,也不排除第一种可能,因为从上午见到林少开始,尹浩天就觉得这个外形俊朗的男生脑子不正常。

  我们来谈谈吧,林少缓缓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