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浩天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单人病房里,他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床边的那个男人,那是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身形瘦弱,面色有些苍白的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男人温和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尹浩天,但是这种温和,让尹浩天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怀疑自己又一次失忆了。

  您好,尹队长,我是总部行政部的部长助理泉本宫。男人微微躬身。

  日本人?

  是的。泉本宫掏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缓缓说道,总部派我来对昨晚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查。希望您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嗯。尹浩天点头。

  昨晚,您和副队长凌月小姐,通过情报部梦灵的协助,来追查二队队员李笑失踪的案子,通过调查,你们跟踪到K城郊区的某处烂尾楼,与未知身份的亚种和李笑发生战斗,在李笑的攻击下,您和凌月都受重伤,丧失防御能力,没有疑问吧?

  嗯。

  情报部梦灵在发现异常之后,通知二队队长聂宵,聂宵赶赴现场,击退未知身份的亚种和李笑,但是在战斗过程中导致大型爆炸,对吗?

  尹浩天点头。泉本宫说的都是事实。

  好的,谢谢您的配合,我有结论了。泉本宫收起本子,起身鞠躬。

  什么结论?尹浩天问。

  泉本宫笑了笑,通过刚才的询问,我们可以证实,二队队员李笑,已经叛变七芒星。

  什么!李笑没叛变!尹浩天下意识的说道,任何了解昨晚细节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李笑并不是叛变,而是别人控制了。

  泉本宫依旧笑着,这些事不需要您来操心,您好好养伤就好了,我们自有结论。说完就转身开门准备离开。可是门却突然开了,不是正常的打开,而是被人故意用力推开的,泉本宫躲闪不及,直接被撞倒在地。

  聂宵走病房,看见坐在地上被撞的满脸是血的泉本宫,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哎呀,不好意思,泉助理。然后伸手过去扶泉本宫。泉本宫打开聂宵伸过来的手,捡起被撞掉的眼睛和笔记本,捂着鼻子出去了。

  聂宵看着泉本宫离去的背影,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是故意的吧?尹浩天问,聂宵明显是故意用门撞泉本宫的。

  你看出来啦?

  傻子才看不出来呢,刚才他说。。

  聂宵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他也来找我问话了,说李笑是叛徒是不是?

  嗯。

  #看正d版章!☆节上酷8匠网c

  你相信李笑是叛徒吗?聂宵神情认真的问尹浩天。

  尹浩天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他不知道该这么说,从昨晚那场战斗来看,李笑的状态明显不正常,很有可能被人控制了,而且尹浩天认为,李笑既然是李可的弟弟,又是聂宵的队员,在心里就觉得李可和聂宵身边的人,不应该会叛变。

  可是我听凌月说,你们两个算是亲眼看到李笑杀了一个平民,而且手法十分残忍,你还是愿意相信他没叛变吗?

  尹浩天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你问这些干嘛?

  因为,聂宵顿了顿说道,我没法跟不相信我的人一起合作。

  可你问的是我相不相信李笑。

  我的队员代表的就是我。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对待行政部的人吗?

  知道,他们说李笑叛变。

  不只是这样,官僚主义在哪都有,他们总以为自己是决策层,就能够决定别人的生死,从来不为我们这群在前线卖命的人考虑,在你没失忆之前,二队和三队是在行政部和司法部挂了名的,他们专门派人盯着我们两队在任务时是不是有超出正常范围的行为,司法部还好,他们部长的妹妹暗恋你,所以尽量不会找麻烦,行政部就不管这些了,到处收集材料想搞垮我们,最近这几年也越来越过分了。聂宵一脸愤慨的说道,就像跟行政部的人有深仇大恨一样。

  他们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尹浩天问,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利可图的。

  还不是因为你。聂宵指着尹浩天。

  因为我,因为我什么?尹浩天一头雾水。

  我告诉你啊,聂宵把嘴凑到尹浩天耳边,神秘兮兮的说,你睡了他们行政部老大的媳妇。

  什么?尹浩天脑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睡了他们老大的媳妇。

  真的?

  真的。聂宵一脸认真。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尹浩天呆坐在床上,一脸的不可置信,又问道,凌月在哪?

  就在隔壁的病房,怎么了?

  我去问问她,尹浩天立刻拔掉手上的输液管,穿着拖鞋跑了出去。

  聂宵在后面叫着,哎哎哎,你怎么不相信我啊,你这么不相信我,我没法跟你合作了。

  尹浩天跑到凌月病房前,猛的一推门,就听见一声痛苦的哀嚎,一个人被尹浩天直接撞倒在地。泉本宫捂着脸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血从他的双手间止不住的往外流。

  尹浩天一脸无辜的看着泉本宫,聂宵是故意撞他的,自己可不是故意的,不过这家伙点也太背了,一天被撞两次,追过来的聂宵忍不住笑了出来。

  尹浩天隐约记得日语的对不起怎么说,立刻弯腰,用蹩脚的日语说道,阿里阿多高达姨妈斯。

  泉本宫则一脸震惊的看着尹浩天,这次凌月和聂宵全都笑了起来,泉本宫恼怒的起身走了出去。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尹浩天挠头。

  凌月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尹浩天,你刚才说的是谢谢的意思。

  好吧,不知者无罪吗,看来这次是彻底得罪行政部了。

  尹浩天问凌月,他来找你也是问昨天晚上的事吧?

  嗯,凌月点点头,他还说李笑叛变了。

  那你相信李笑吗?尹浩天问。

  我无条件相信二队和三队的每个人。凌月脱口而出。

  这就是信任,这也是凌月提出请求二队的协助为尹浩天来一次演习时,二队队员全队无条件配合的愿因,因为在他们心里二队和三队不分彼此。

  对了,问你件事,你要如实回答我。尹浩天想起正事来。

  什么事?这么严肃?

  我是不是跟行政部的老大的媳妇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所以他们才非常针对二队和三队?

  啥?凌月一脸震惊,放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是说,我是不是睡了行政部老大的老婆。尹浩天红着脸说出来。

  凌月愣了两秒,然后捂着肚子开始大笑,笑的非常夸张,眼泪都笑出来了。尹浩天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她现在受了重伤,她就要在地上一边笑一边打滚了。

  行政部的老大都已经快60岁了,他老婆比他还大,你怎么可能。。哈哈!凌月还没说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尹浩天回过头,聂宵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