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假扮保安?尹浩天问。

  不知道,如果有人真的假扮保安来接触你的话,那肯定是冲我们来的。凌月肯定的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来我们只能先跟踪李笑了,凌月问梦灵,‘幻形液’大概能维持多久?

  梦灵看了看手机,现在是下午5点,‘幻形液’大概能维持三个小时左右,如果我们的速度够快,只要他还在K城,我们应该能找到的。

  好。凌月掏出两个造型怪异上面带着恶魔角的眼镜,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尹浩天。

  这是什么?

  这是灵能镜,能帮助没有‘回溯’能力的人看见‘幻形液’的痕迹。凌月说。

  尹浩天将信将疑的戴上眼镜,镜中的世界变成了夜视仪般的绿色,一条细细的红色丝线悬浮在地面上,一直延伸到小巷的深处,他试着用手去摸那条线,却什么都没摸到。

  我靠,这东西也太神奇了。尹浩天说,又吐槽一句,就是造型稍微有点丑。

  这是科研部的作品,以后你免不了要跟他们打交道,所以记住一点,千万别说他们设计的东西丑,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戴着灵能镜的时候别四处乱看,那帮家伙做的东西都有瑕疵。

  什么瑕疵?

  听不听由你,看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别喊救命,上次不听话的那个,现在还在总部的精神病医院呢。凌月说。

  三个人顺着丝线追踪,从天河位于的东城区,一直追到西城区,又从西城区追到靠近郊区的城乡结合部,因为三个人带着怪异的眼镜,路上周围人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尹浩天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凌月则不在意,看来她已经习惯了。原本尹浩天的猜想是李笑受到某种威胁,被人胁迫走的,可事实很快否定了他的猜想,从西城往城乡结合部追的时候,丝线消失了一段,三个人找了半天才发现另一段隐藏在排水井下的红线,看来李笑是故意走了一段下水井,那么就排除了他是被胁迫的可能性,只能是他自愿的来到这边,也有可能是跟踪什么人。

  眼看着红线向郊外延伸开,天色也越来越暗,尹浩天的心里开始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

  所幸的是,在距离城乡结合部不到一公里的郊外,他们发现了一片废弃的楼群,尹浩天知道这个烂尾楼群,这是K城当地的一个房地产大商本来准备建做商业楼群的,但是楼只建了五六层,房地产老板东窗事发,携款潜逃了,这个楼盘就停工了,因为位置偏僻,所以政府也没有管,这个楼盘就荒废在这里,建造时废弃的钢筋水泥遍地都是,而红线到这里就消失了。

  看来我们找到了。凌月摘下眼镜,掏出手枪和手电。

  我就不进去了,我的能力不是战斗系的,发生危险的话只会拖累你们。梦灵说。

  嗯,我跟尹浩天进去,十分钟没出来的话,就报告给二队队长。

  尹浩天掏出手枪,检查了一下弹夹和手电,冲凌月点头。

  两人并排走进烂尾楼,天已经完全黑了,烂尾楼里一片漆黑,只能靠着手电前面的一片光亮来分辨事物,关键手电的质量不怎么好,老是一闪一闪的,他们本来只带了枪防身并没带手电筒,是路过那个城乡结合部的时候现买的,看来买到了残次品。

  四周静的吓人,突然一阵音乐声响起,两人都吓了一跳,仔细听了一会之后,发现声音是在两人中间响起的。

  不好意思,是我的手机铃声。尹浩天掏出手机,竟然是辅导员打来的。

  电话一接起,就传来辅导员的咆哮声:尹浩天,你身为足球社的副社长,在社长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该负起责任?学校社团组织部的人都找到我这里来了。

  自己几天没去学校了,社团的事早就抛在脑后尹浩天应付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无奈的说道。哎,当个大学生不容易啊。

  但是凌月没说话,而是盯着楼梯的方向看,因为没建造完,楼梯连扶手都没有。

  你看什么呢?尹浩天问。

  Jd酷匠网永D久a/免¤费\看V小t^说R

  刚才上一层有光闪了一下,但只是一闪,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出幻觉了。凌月说。

  幻觉?什么意思?尹浩天也看向楼梯。

  因为。。。凌月没有继续说下去,尹浩天也没问。

  对面楼梯墙上映出的那个影子已经能说明一切,那种工地临时用的黄色灯光,在墙上折射出一个人的影子,按照现在的位置,那个人就在凌月和尹浩天的上一层,那个人的影子越来越大,说明那个人影在往楼梯方向走,可是人影并没有走向楼梯,而是在大概靠近楼梯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身体转向左边,留给尹浩天和凌月一个侧影,突然,那个人的手抬了起来,尹浩天清楚的看到,那是一把斧子,然后重重的砸了下去,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楼,凌月立刻向楼梯飞奔过去,尹浩天也跑了过去,他一直看着墙上的人影,那个人应该已经听见了他们的脚步声,但他没有立刻逃跑,而是又连砍了四五下,才从容的转身离开。

  凌月几步就跳上了楼梯,低身双手瞄准,可是那个人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盏昏黄的灯和一地的残肢,尹浩天的动作稍慢一些,跑上来看见这幅惨象,差点吐了出来。

  不是李笑,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穿着应该是附近的居民。凌月蹲下检查尸体。

  那个拿斧子的人知道我们就在楼下。尹浩天说。

  什么?凌月瞪大了眼睛。

  刚才,他在逃走之前。尹浩天顿了顿。他冲着楼梯的方向摆出一个开枪的手势。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尹浩天在选择回归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做好各种准备,凌月向他介绍七芒星是反恐组织的时候,他也去了解过恐怖组织的骇人罪行,可是当这一血腥的一幕真的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准备好。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当初会让你自己选择了吗?凌月说道。

  尹浩天点了点头,如果是被人强迫走上这条路的,自己现在看见这种情景应该早就掉头逃跑了吧。

  这不是你们安排的又一次演习吧?尹浩天想开开玩笑,缓解下压抑的气氛。

  凌月苦笑一声,我倒希望这是个演习,最起码不会有无辜的人受害。

  铛铛铛,三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在这个环境中听上去十分格外诡异。

  两人对望了一眼,声音是从楼外传来的,不约而同的走向了窗边。尹浩天和凌月处在一个烂尾楼的三楼,借着月光,发现在几幢楼围成的空地中间,站着一个人,那人手里拿着一个棍状的物体,敲击着旁边的铁架子,那个人站在阴影里,所以尹浩天看不见那个人的表情,但他知道,那个人正抬头看着他和凌月的方向,因为他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目光正注视着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