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市,午夜。

  李笑看了看手表,还有9分钟到12点。秋天的夜晚特别的冷,街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匆匆的走过,周围的店铺也都关闭了,只有一个24小时的便利店还在营业。他紧了紧衣服,靠在自己的雅马哈R6摩托车上,从怀里摸出一根烟点上,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抬头望向街对面那个富丽堂皇的KTV。

  天河KTV,是本市最大的KTV,也是最神秘的,之所以神秘,是因为所有人都只知道这家KTV的老板姓王,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而他的传说却在民间广为流传。最出名的一个传说就是在这家KTV刚开始营业的时候,有一个小混混带着几个兄弟去收保护费,有人看见他们带着砍刀之类的东西进去找事,被大堂经理请到楼上的一个包厢里,但是再也没有人看见他们出来,KTV第二天照常营业,几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们家里人肯定要报警,警察通过调查目击者,知道他们最后是在天河KTV的1207包厢里面消失的,便带人去搜查,可是带队的警官刚到KTV的门口,就接到一个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警官的脸色一变,马上下令停止搜查。警察不敢去查,那几个小混混的家里人就到派出所去闹事,又是打横幅,又是摆花圈的,连着两天,第三天就不闹了。突然这么一停,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有好事的人去打听打听,结果却得知这几个小混混的家人连夜从K城回老家了,东西都没收拾就走了。于是民间流传着这么几个版本,说是这个王老板是某个地方的黑道大哥,来K城是为了占领K城,也有人说这个王老板是政府里面的一个大官。这些都是李笑从KTV街对面卖奶茶的老板口中听说的,是真是假都无法验证。但是卖奶茶的老板最后说了一句话让李笑很感兴趣,宁在太岁头上动土,不惹天河老王。

  $酷=B匠z网首发a

  就算已经临近午夜,天河KTV依然人来人往,偶尔有几个喝多闹事的人被保安拎着脖子丢出来。李笑又看了一眼手表还有3分钟到12点,李笑之所以反复看时间,是因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明天就是他20岁的生日,每年的生日,哥哥都是第一个打电话来祝自己生日快乐的,第二件事就是,他今天晚上的目标每天12点会准时从天河KTV出来,没错,他今晚的目标就是这家KTV的老板,老王。在普通人眼里,这个老王神秘又诡异,但李笑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个杀手,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在李笑的认知中,自己所在的这个组织无所不能,没有他们查不到的人,也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所以在他接到这个暗杀任务的时候,一份附带老王照片的详细报告就到了他的手里。王平,男,32岁,天河KTV的老板,这是他的掩护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是某个恐怖组织的成员,算是一名小头目,位置不高,手下有那么几十号人,如果是在以前,李笑一般都是直接走上前去打声招呼,你好,我是李笑,我是来杀你的,然后一枪爆头,回去交差就行了,或者随便找个高处,等王平一出来,直接一狙击枪打翻他就行了。但是他现在是在为组织工作,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自由了,虽然觉得繁琐,他还是老老实实按照组织规定的任务程序跟踪了老王好几天,摸清了他的活动规律,每天早上8点,都会有一个开着宝马750的司机到郊区的别墅接老王到KTV,晚上12点,司机会到KTV接老王回别墅,老王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也没有与任何可疑的人接触,他平时的生活也很小心,很少外出,吃饭都是有专人去做,如果不是因为老王的特殊身份,李笑甚至觉得自己只是在跟踪一个普通的公司老板。

  一个身背八卦袋,穿着黑色大褂的老头从街头走过来,典型的算命装扮。李笑心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靠算命骗钱?国家不是禁止封建迷信吗,怎么还有这种人在大街上溜达。

  算命老头慢慢的走了过来,走到李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隔着四五米盯着李笑看。

  李笑被算命老头看的心里发毛,笑呵呵的问,大爷,有什么事吗?

  小伙子,能回家就回家吧,别在外面晃了,不得奇门吉格,而乘凶格者,必致死,官人之凶,落空亡者无疑。老头说完就转身走了。

  李笑一愣,虽然听不懂,但是李笑能感觉出来老头是说自己有性命之忧,便冲着老头的背影喊道,大爷,我这人从来不信命。

  一辆黑色的宝马750与算命老头擦肩而过,慢慢的从街的另一边开过来,稳稳地停在了天河KTV的门口,老王的司机来接他了。李笑看了眼手表,整好12点,KTV里走出一个身穿西服,大约30多岁的男子,身后跟着两个面色冷酷的男子,中间的那个西服男就是老王,而他身边的那两个人应该是他的保镖,李笑稍微有些错愕,跟踪了这么多天,老王身边从来都只有那一个司机,今天是怎么了?但李笑也仅仅是愣了一下,便从摩托车侧边挂的黑色背包里取出一把MP5冲锋枪,就算他带两百个保镖,李笑也有信心能轻松干掉。李笑拿着冲锋枪大步走向黑色的宝马车,刚走出去一步,他的电话就响了,李笑停下来,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是哥哥打来的,李笑想了想,挂断了电话,朝着黑色的宝马车走过去,哥哥应该是打电话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吧,哥哥那个暴脾气,把他的电话挂掉了肯定会生气,完成任务一定要赶快给他回电话。

  老王刚坐进车的后座,李笑抬手一个短点射,子弹射穿了司机的脑袋,司机的头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响起,虽然是一个恐怖组织成员的座驾,但是玻璃并不防弹,这是李笑之前就调查过的,两个保镖还没上车,立刻拔出手枪靠在车边朝着李笑射击,李笑枪口一转,又一个短点射把躲在车头处的一个保镖给爆头了。就在李笑搜索另一个保镖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圆球从车那边快速飞过来,李笑心里一惊,我靠,现在的保镖随身还带手雷了?李笑往前跑了两步,就地一滚,贴在车边,直接滚到李笑的摩托边上爆炸了,李笑看着自己的摩托被炸,不是心疼,反而是想起自己哥哥那张生气的脸,完了完了,这是他送我的18岁生日礼物,他要是知道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摩托被炸了,肯定会揍我。李笑用力一跳,撑着车顶直接飞身到车的另一侧,把车侧那个刚起身准备射击的保镖一脚踢了出去,保镖被踢飞的时候枪也飞了出去,正想去拿枪的时候,李笑直接一个点射打断了保镖要去拿枪的手,保镖躺在地上捂着自己被打断的手腕痛苦的哀嚎,李笑走过去伏下身子,用枪抵着那个保镖的头。

  知道自己错哪了吗?李笑问。

  保镖恶狠狠的盯着李笑,有种就杀了我。

  杀你是肯定的,不过我要让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死。李笑把枪抵在保镖的大腿上,又是一个点射。

  保镖痛苦的满地打滚,李笑用一只脚踩住他说,你不该炸了我的摩托。

  保镖伸手想抓住李笑的脚。

  又是一个短点射,保镖的另一只手也被打断了。

  我不该炸了你的摩托。保镖痛苦的呻吟着。

  哎,这就对了嘛,送你上路吧。李笑站起身,一枪爆头。

  李笑回过头,车里的老王满脸惊恐的坐在车的后座上盯着李笑。李笑从死去的保镖身上摸出一颗手雷,走到车边打开门坐到老王身边,李笑十分享受这种猎物被自己吓傻的感觉。

  你怎么不跑呢?李笑笑着问老王。

  老王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李笑。

  李笑心想,看来是真的被吓傻了,就这种胆子还当恐怖分子呢。笑呵呵的问道,你是叫王平吧?

  王平面如死灰,机械似的点了点头。

  李笑又问,知道为什么杀你吗?

  王平摇了摇头。

  不知道就算了,我也没时间跟你解释,知道你该死就好。李笑边说边钻出车子,把手里的手雷塞进了驾驶室。

  李笑刚走出两步,后面传来一声呼喊,救命!老王从车里向李笑伸出求救的手,面色惊恐。但是一瞬间车就爆炸了,整个宝马车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球,李笑看着燃烧的宝马车,心想头一次遇见向要杀自己的人求救的。他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就走不动了,整个人就好像被定在那里一样,目光透过燃烧的宝马车,直直的看着被火映照出的那个‘东西’。

  李笑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冰冷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王平在临死之前会向自己求救了,他刚才根本就不是在害怕自己,他是害怕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东西’,从一开始王平就是在盯着他背后的那个‘东西’,可等他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最后李笑的瞳孔定格在那张恐怖的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