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云淡,洪峰寺的钟声传得很远,靡靡佛音以及那浓浓的香火气息,前面两颗高大的银杏树,两边摆着两个巨大的香炉,上面插着巨大的点着的香,前面便是二十九阶台阶,上面便是一个巨大的拱形门,此时来往的香客众多,所以陌芸霞这一行人格外的引人瞩目——对于这里,陌芸漓的记忆并不好,微微抬头,那估计是陌芸漓第一次来这里吧,却没想到那一切都只是秦王的一个计谋,微微侧头,正好陌芸霞也朝着她看来,那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讥讽以及嘲笑:“三妹,上次来这里估计是没有好好的到处走走吧?要不要姐姐带着你走走看?”陌芸霞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靠过来。

  “不用了,也没什么好看的。”陌芸漓冷冷的看了看陌芸霞,她性子本就淡薄,若是陌芸霞从此不再招惹她,她也懒得去想报仇什么的,不过,若是她不安分的话……敛去眼中的凌厉,跟在众人身后走进寺中。

  洪峰寺后院的枫林算是洪峰寺的一大美景,上完香之后,陌芸霞与陌天汐两人便一起到寺庙后面参观去了。

  刚从大殿里出来,便看到柔夫人正殷殷的等在那里,陌芸漓无奈,只得微微上前。

  …酷☆匠网o首+,发tC

  “芸漓,你出来了,娘亲等你很久了。”不像上次的冷漠中透着疏离,此时的柔夫人脸上带着笑意,仿佛真的是一个疼爱女儿的娘亲一般:“走吧,陪娘亲说说话。”

  寺中侧面沿着走廊,直直的走,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不远处还有个亭子,两人静静的坐下,隐隐的还能听见和尚们念经的声音,微风吹来,带来阵阵的祥和宁静。

  “芸漓啊,前儿个赐婚的事……娘亲不是不想去看你,只是你妹妹这些天病了,娘亲这几天几乎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所以……”柔夫人面带歉疚的看着陌芸漓,一边轻轻握住陌芸漓的手:“你不会怪娘吧?”

  “没有什么怪或不怪,反正都习惯了。”陌芸漓淡淡的抽回手,轻轻置放于膝上,侧头,后面是一片粉红的花圃,微风带着阵阵的花香,使人格外的心旷神怡。

  “这些年……冷落了你,是娘亲的不是。”听到陌芸漓这么一说,柔夫人脸上的愧疚之色更甚:“你也知道,你爹爹不喜欢你,而娘亲在府中的地位……你也知道,说好听点,是柔夫人,说难听点,那就是个小妾,娘亲也是无能为力啊!”说着,便忍不住泫然欲泣,一边拿着手绢轻抹着眼角,一边叹着气。

  陌芸漓沉默着,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该说自己理解她?呵,作为一个在相府后院斗争中这么多年不仅存活下来,而且还没有失宠,她可不相信她会是这么柔弱的女人,只是她有些难以理解的是,她这会儿来扮柔弱是为了……

  “好了,你看,为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呢,芸漓啊,娘亲这一辈子,就这么死死的被刘文萍压在下面,可是你不同!”说着,柔夫人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不过很好的被控制住了:“你即将嫁入皇室,并且还是正妃,战王手握兵权,在朝中的地位,就算是太子也不敢拂其锋芒,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说着,声音微微的低沉了下来,眼中也含着淡淡的压迫的看着陌芸漓。

  陌芸漓不动声色的敛去眼中的光芒,柔顺的点头:“女儿知道。”

  “嗯,我之前打听了下,战王府中就只有两个姬妾,不过,好像战王并没有碰过她们,所以对你暂时构不成威胁。”说着,柔夫人双眼柔和的打量着陌芸漓的脸庞,伸出左手轻抚着:“芸漓,你继承了娘亲的容貌,这是你天生的一个优势,女人啊,就得学会利用这个优势……”

  陌芸漓点头,此时,她算是知道了,这个‘娘亲’是来传授经验的。

  “最要紧的,还是要赶紧给我怀上,最好能够生一个男孩。”说到这里,柔夫人眼神异常狂热:“女人的容颜能够维持几年?男人的恩宠又能维持多久?所以,你赶快的生下男孩,那就是嫡长子,是能够继承王位的!”

  另一边——洪峰寺乃是佛门重地,香火鼎盛,但是洪峰寺以西五里处,却是一个乱葬岗,与洪峰寺仅仅只是隔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林子。

  “属下当时明明已经确定了她已经死亡,并且这山林经常有野狼出没,照理来说,绝无生还的可能啊……”穆添黎乃是沐钰秦的贴身侍卫,武功高强,并且还是秦王的心腹,沐钰秦对其也是极为的信任。

  沐钰秦冷冷的望着下面的乱葬岗,然后随意的挥挥手:“白虎令还没有到手,那个女人没死也是好的,只可惜我操之过急了,若是当时我能够隐忍下来,先将人娶过来,估计白虎令早就到手了!”秦王也是一脸的追悔莫及,可是当时他接到大皇兄即将班师回朝的消息,这个时候他急需要一个助力,娶陌芸霞,就能得到陌羽钦的支持,更何况,那个陌芸漓他本就看不上眼,原本想着,将她骗了出来,她就会乖乖的交出白虎令的,却没料到,那个女人居然那么嘴硬!

  “可是皇上已经下旨,那白虎令不就落在沐麟殇的手中了吗?”穆添黎皱着眉头深思着。

  “哼!”沐钰秦眼中冷光流转:“大皇兄不过是莽夫一个,行军打仗或许有一套,可是争权夺利,他不足为惧,再说,就凭陌芸漓那个女人,你觉得她能有什么作为?现在我担心的还是太子那边,大皇兄手握兵权,我那太子皇兄还有皇弟们估计现在已经在考虑怎么拉拢他了——”

  “那王爷打算?”穆添黎立即反应过来,看来,王爷是打算拉拢战王了。

  “这就是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了——陌三小姐。”沐钰秦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带着让人发寒的凌厉。

  “这,战王常年征战在外,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穆添黎有些怀疑的看着沐钰秦,尤其那个女人还是陌三小姐,虽然说那个女人长的是不错,可是战王也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因为一个陌芸漓就帮助王爷呢?

  “添黎啊,你跟在本王身边这么久了,却还是不能时时明白本王的心思……”沐钰秦淡淡的看了秦良一眼,穆添黎顿时一惊:“王爷恕罪!”

  沐钰秦转身快步的朝着洪峰寺那边走去:“你真以为本王只是纯粹的为了拉拢他吗?”沐钰秦脸上是慢慢地自信与傲然,那凌然而立的身姿,那一股得天独厚的王者气势,竟让穆添黎一时间楞住了。

  微微望着远方,沐钰秦紧握着拳头,满脸的坚定与自信:“本王要的,是他手中的兵权!”

  穆添黎恍然大悟,顿时笑着附和道:“王爷英明,是添黎愚钝了。”

  不再言语,那飞驰的骏马,正快速的朝着洪峰寺而去,惊起飞鸟无数,那宽阔的道路上,只留下一路的飞尘,马蹄声哒哒远去……

  情景转换——“妹妹原来在这里,可是让我一阵好找啊——”刘文萍从另一侧的拱门那边走了过来,看到坐在这边凉亭中的两母女,心下一阵警惕,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走了过来。

  “姐姐说笑了,这不,看着姐姐在一边祈福,我就来这边找芸漓聊会儿——”柔夫人一脸温婉的笑意,两人看起来就真的好似亲姐妹一般,只是那平和之下却是暗潮汹涌。

  “也对,前些日子,皇上下了圣旨,妹妹却没有丝毫的表示,我还只当妹妹真对这个女儿不闻不问呢——”刘文萍微笑着走上前,身后跟着贴身丫鬟月红。

  “怎么会——”柔夫人脸色微变,然后又是一脸哀伤的看着刘文萍:“姐姐也知道的,前些日子月夕又犯病了,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说着,柔夫人一边柔柔的抹了抹眼角,那我见犹怜的气质,是刘文萍最为厌恶的,此时也是忍不住的一阵厌恶。

  “月夕啊,一直不都是老样子吗?”刘文萍嘴角微微不屑的笑了笑:“说起来,芸漓也是你的女儿,怎么就没见你那么心疼她?”说着,刘文萍微微走上前来,心疼的握着陌芸漓的手:“这些年,在后院吃了不少苦吧?我这个当大娘的,也没怎么去管后院的事,我总以为吧,这柔妹妹始终是你娘亲,却没想到……”说着,一脸怜惜的看着陌芸漓。

  柔夫人当即脸色突变:“姐姐这是哪的话?芸漓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也是一样的心疼……”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无力。

  陌芸漓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她们说的事情完全与她无关。

  “呵,心疼就放在偏僻的院子里不闻不问?”刘文萍冷笑着看着柔夫人,然后猛地意识到陌芸漓在一边,顿时敛去眼中的讽刺,换做一脸关切的看着陌芸漓:“我刚刚是有些激动了,我不过是心疼这孩子,芸漓,记住,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来找大娘——”

  柔夫人一边微笑着看着刘文萍,那石桌下面的手却是死死的绞着手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