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蛇啊!”陌芸霞几乎是猛地往后跳开,惊恐的指着盘在桌子下面的那条大花斑蛇,再看看一边的陌芸漓,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神色,此时,她无比的希望这蛇能够狠狠的咬上陌芸漓一口!

  “哎呀,芸霞啊,你怎么在这里?”外面突然响起另一个女声,一听这矫揉造作加上夸张的声音,陌芸漓就忍不住有种关门放蛇的冲动。

  “娘!”陌芸霞看到刘文萍,顿时激动得猛抓着她使劲的晃着:“娘,有蛇!”

  “什么蛇啊?”刘文萍奇怪的看着陌芸霞,一边随意的挥挥手:“去去去,把东西都搬进去。”

  很快,陌芸漓便看到几个丫鬟模样的人抱着一些布匹还有首饰走了进来,一个个都无视陌芸漓这个主人,一个个将东西放下便转身走开,很快,那张已经快成为古董的桌子发出了抗议的呻吟。“碰!”

  一声轰响,一大摞的布匹狠狠的朝着陌芸漓砸来,原来,是桌子终于不堪重负,牺牲了。

  “哎哟,瞧我这糊涂的!”刘文萍与陌芸霞说了会儿话,便扭着肥臀想要进来,无奈,这地儿太小,终究是退了出去:“芸漓啊,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亲自从库房挑选的,也别说大娘我虐待你,这要嫁人的人了,瞧瞧这穿的什么玩意儿啊,好了好了,来人,去给三小姐量量身……”

  “大娘。”陌芸漓挥开那些布匹,淡淡的走了出来,微微福了福身:“大娘这是为何?”

  “哟,你还不知道吧,这皇上下旨赐婚了,知道是谁不?战王啊,那可是战功赫赫的战王爷,芸漓啊,以前大娘是真不知道你过得不好,对了,那些克扣你月银的人,大娘我已经狠狠的惩罚了,以后啊,嫁入皇室,姐妹之间,可要帮村着点儿……”

  G看an正I版e章F节上0酷@t匠v网q`

  战王?陌芸漓眼光闪烁了一下,也难怪陌芸霞会嫉妒生气了,不过,这刘文萍的态度……

  “芸漓明白!”不管怎样,这刘文萍可是比陌芸霞难对付多了,所以陌芸漓低眉顺目,又恢复了那个软弱可欺的陌芸漓。

  “嗯,知道就好,不过我说你娘也是,这么大的事儿,她居然也不来问一声,好在,这些事儿啊,大娘都给你安排好了。”刘文萍一边说着,一边握住陌芸漓的手,一副慈母样:“你呢,嫁了人,也别忘了娘家人,还有你姐姐芸霞,她即将嫁给秦王,其实我知道芸漓心中是有秦王的,是吧?”说着,一边小心的观察着陌芸漓的脸色。

  陌芸漓脸色一暗,眼光微闪,看到这幅模样,刘文萍顿时松了口气:“秦王也不容易啊,上面被太子压得死死的,好在这战王手握朝中大半兵力,太子也不敢找他的麻烦。”

  要说现在陌芸漓还不知道刘文萍的目的的话,那她就真是白痴了,秦王朝中的势力是大,可是他没有兵权,而她这是在暗示……

  直到刘文雅萍走了半天后,音沁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战王,沐麟殇,乃是当朝大皇子,不过他自小就入军营磨练,所以,现如今还没有正妃,前些年西冧国撕毁与东邑国的和平协议,所以就上了战场,前些日子才回归。

  而且,好像府中有皇上赐的两个姬妾……

  “不过最最受人关注的还是——”音沁唾沫横飞的给陌芸漓介绍道:“他们说战王啊,那是身高九尺,膀大腰圆,面似阎罗,长得很吓人……”音沁一边说着,还一边缩了缩脖子,貌似还真有那么回事儿:“所以啊,尽管他战功赫赫,却没有哪家闺秀愿意嫁给他,一些因为他的身份而想攀附权贵的,结果因为他又不在,所以战王现在都三十了——”

  三十?陌芸漓眼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难怪……难怪陌芸霞离开的时候投来的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呢。

  “虽然比小姐是大了些……”音沁一边讪笑着:“不过好在,是正妃!”

  ——话分两头,这边太监刚刚念完圣旨,便在沐麟殇那冷沉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而那个双手握着圣旨的人却是直直的立在大厅中,高大挺拔的身子,就那么直直的站立就能给人一种极致的压迫感。

  “喂,你说,王爷他这是什么反应啊?”炎霞有些搞不懂了,一边捅了捅杨溪的腰:“你说,要是王爷不满意的,大可找皇上退了就是,区区一道圣旨就想把王爷的一生就给定了?不过……王爷好像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还有,这陌芸漓……没听说过啊。”

  空旷的大厅,管家与一干下人早就已经有多远躲多远去了,因此炎霞的声音虽然小,可是还是被沐麟殇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尤其是那‘陌芸漓’三个字。沐麟殇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然后满面严肃的将手中的圣旨递给杨溪——“怎么?是要毁了吗?”杨溪接过圣旨,再看看沐麟殇的脸色,貌似……很诡异……

  沐麟殇定定的坐下:“再给我念一遍!”

  洪峰寺,远近闻名,香火鼎盛,东邑国曾经有一位老皇帝好像就是在此出了家,所以洪峰寺与皇室又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这天,是丞相府的女眷上香祈福的日子,陌芸漓破天荒的与陌芸霞坐了一辆马车,同时,也见到了丞相府的二小姐——陌天汐。

  陌天汐性子清冷高傲,素来就不屑去找陌芸漓的麻烦,所以对于陌天汐,陌芸漓的记忆少得可怜。

  “大姐,怎么回事?娘亲怎么能随便就让一些人上我们的马车?”陌天汐冷冷的瞥了陌芸漓一眼,淡淡的皱眉,不满的问道。

  “二妹啊,你就忍忍吧,反正也没多远,人家啊,现在可是不同往日了,我们惹不起。”陌芸霞冷冷的看着陌芸漓,冷嘲热讽道。

  陌天汐冷哼一声,没有作声,只是坐在离陌芸漓最远的角落,陌芸霞也靠着她坐着,一时间,两人便将陌芸漓孤立起来了。

  丞相在朝中位于百官之首,女眷出行那阵仗也是很大的,陌芸漓撩开车帘望去,前后各有几十个相府侍卫,中间就是几辆马车,前面那辆略大一些的,坐着的是丞相陌羽钦的几位夫人,其中柔夫人就在其中,后面马车略微朴素一些,坐着的都是些服侍的丫鬟,马车走过热闹的街道,慢慢地出了城,城外景色格外的美,就连空气都清新许多,陌芸漓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感受着那胸腔中有力的跳动着,那是生命的律动,这是一个绝对健康的身体,想着,陌芸漓不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淡然出尘的气质,那飘渺如烟的微笑,一时间,就连陌芸霞与陌天汐二人都有些怔忪,可旋即,陌天汐便冷冷的收回目光,陌芸霞眼神也沉了下去,双目狠狠的刺着陌芸漓,她不懂,往日里那个胆小怯弱,只知道摇尾乞怜的陌芸漓,何时变得这么耀眼了,想到那次秦王看着她那惊艳的眼神,陌芸霞便感觉到一阵的危机,突然又想到了那道赐婚圣旨,心中不禁盘算起来,看来,得赶紧让她嫁出去才是。

  “王爷,刚刚得到消息,丞相府的几位小姐今日去城外洪峰寺上香祈福,马车刚刚出城。炎霞得到消息后立即跑来通知。

  同时杨溪也跟着跑来凑热闹了:“王爷打算怎么做?要不要派人将那三小姐咔嚓了?”杨溪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自从那天赐婚的圣旨下来后,王爷彻底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连着让炎霞念了三遍圣旨上的内容,然后自己在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几遍之后,便抱着圣旨关在书房一整天。

  事出反常必有妖,王爷向来杀伐果决,做什么事都是当机立断,他们实在是想不通,王爷这会儿是抽了哪门子的风。

  “我先把你咔嚓了!”沐麟殇冷冷的瞪了杨溪一眼,然后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再摸了摸满脸的胡须:“炎霞,你看看我需不需要把这胡子给刮了啊?”想到那声大叔,沐麟殇到现在还忍不住蛋/疼,摸了摸脸:“我是不是老了啊?”

  炎霞与杨溪两人大大的张着嘴,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人,两人惊恐的对视,眼前这人不是王爷,对吧?

  “王爷,怎么突然想起刮胡子了呢?难道王爷忘了以前……”炎霞挑挑眉,王爷这胡子留了有些年头了,原本是因为打仗没时间打理,后来是因为这一脸的大胡子使得那些原本一个个往上贴的女人见到后,一个个都离得远远的,所以这才留了这么些年。

  沐麟殇一边思索着,一边当着两人的面碰的一声将房门紧紧关闭,旋即——两人一缩一缩的听着里面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响声。

  两人把门打开——两人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炎霞脸色几乎有些扭曲了,没拿扇子的左手使劲在下巴上一拍,嘴巴合上:“王……王爷,您这是……”

  只见,沐麟殇此时穿了一身极不搭调的一身白色儒衫,可是由于那块头实在是太壮硕了,所以感觉很是不伦不类的,而且右手居然还学着炎霞拿着一把扇子,只是那一脸的大胡子怎么看,怎么……吓人!

  杨溪使劲的拍了拍胸口,别人穿着儒衫,那看起来潇洒中带着几分书卷气息,可是穿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他就是那种天生适合穿着铠甲驰骋沙场的人。

  “咳咳,王爷,你想要干嘛?”杨溪努力的憋着笑,好奇的问道,这些天,王爷都很不正常,中了邪?

  “咳咳……”沐麟殇脸色也有几分不自然,不过被胡子遮住,几人自然没有注意到:“我看今天天色不错,准备去……洪峰寺上香!”

  “上香就上香,打扮成这样?”不吓坏香客才怪,当然,后面这句话,杨溪没有说出来。

  “这样以示我对佛门的尊敬!”沐麟殇微仰着头,不让几人看到那藏在胡子下面的那丝红晕……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