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陌芸漓眼神阴沉的反手扶着假山,腰直直的撞上了那凸出的石头上,一阵尖锐的刺疼直从伤处扩散,幸好她反射性的反手撑住了后面的石块,掌心火辣辣的感觉传来,应该是摩擦破皮了吧。

  “这只是个警告,陌芸漓这些年你藏得可够深的啊,不过不管如何,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个低贱的不得宠的庶女而已!”说完如同胜利的公鸡一般高傲的走开。

  陌芸漓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作为一个医生,她知道,刚刚若是她只要稍稍动一下,后面的伤就会更厉害。

  “嘶……”慢慢地挪动,然后微微的坐下,抬起手掌,只见掌心几道凌乱的伤口,此时正浸出丝丝鲜红的血液。

  突然,陌芸漓感觉头顶一黯,于是疑惑的抬头看去。

  天,好……高的人啊,不,是好壮啊,面前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看起来挺普通的,满脸的大胡子,几乎只剩下那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能看了,可是他看起来好壮,陌芸漓估摸着,自己就算站直了,也只有他的肩膀高,还有,自己在他面前显得好娇小啊。

  只是这个形象……陌芸漓第一次傻眼了。

  被陌芸漓这么直直的盯着,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傻傻的挠了挠头,然后微微蹲下身子:“那……那个……”一开口,居然有些结巴,不过那声音倒是低沉的很有磁性,好像年纪也不是很大的样子。

  陌芸漓眨了眨眼,然后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他的双眼,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凌厉中带着杀气,可是转眼,就好似一开始的只是幻觉,他眼中没有让人反感的欲望与算计,所以突然间,陌芸漓放松了下来。

  “你一开始就在这里?”陌芸漓因为腰部疼痛渐渐舒缓,所以干脆的坐在地上,居然好心的与这个刚见面的人搭起话来。

  “我……我……”男子傻傻的看着陌芸漓,那样子,让陌芸漓满脸黑线。

  “算了,你可以扶我去前面的宴会现场吗?”见他连续两次都结巴,所以理所当然的,陌芸漓直接认为他就是个结巴。

  “好!”那人愣愣的点点头,露出一个傻呵呵的笑容,那一口白晃晃的牙齿,差点闪花了她的眼,陌芸漓暗忖自己是不是不太正常啊,这么一个中年大叔,她居然觉得这笑容很好看?

  一路走过来,碰见不少太监宫女,一个个的看见他们,就好似看到鬼一般的绕开,而且看到那大胡子扶着陌芸漓的样子,更是傻眼,在陌芸漓第四次见到一个太监因为看到两人而傻兮兮的撞到了柱子后,终于好奇的抬头:“你是什么官员?”

  “我不是官员。”这次,他话说的顺溜了,居然一点也没有结巴,陌芸漓古怪的瞥了他一眼:“那为什么那些太监看到你像是看到鬼一般?”陌芸漓纳闷了,难道说,看到他这大个子被吓到了?“我也不知道啊。”大胡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孔,难道说自己长得很吓人?又低头看了看陌芸漓的脸色,第一次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该把这胡子刮了?

  “嗯,到了。”看到前面的大门,陌芸漓揉了揉腰肢:“谢谢你啊大叔。”陌芸漓对着他笑了笑,然后便微微退开了些,虽然她并不在意什么名节的,不过这里面可是朝中大臣都在,到时候她会很麻烦的。

  大叔?那人傻傻的看着陌芸漓走进大门。

  宫宴开始已经有一会儿了,不过陌芸漓的座位原本就在角落,所以也没有谁注意到,不过倒是被周围几个女眷取笑了一番。

  前面正襟端坐在陌羽钦身边的陌芸霞见到陌芸漓进来,只是不屑的嗤笑一声,优雅的晃动着酒杯,眼中闪动着诡谲的光芒。

  …酷p匠网F正版首发:|

  忽然,不知道陌羽钦回头对着陌芸霞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见陌芸霞朝着陌芸漓这边看了一眼,旋即,陌羽钦那如利剑一般的目光直直的朝着她看来。

  然后低头又对着陌芸霞说了些什么,随后陌芸霞就站了起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陌芸漓后腰上的伤口隐隐作疼了,手不自觉的抚上耳朵,眼底一片冷凝。

  “喂,爹让你过去。”陌芸霞不屑的看着陌芸漓,眼神却是不自觉的看向陌芸漓的腰:“居然还能动,看样子,摔得也不是很严重嘛。”

  “姐姐。”陌芸漓站起身,低眉顺眼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伸手拉过陌芸霞,“姐姐在害怕什么呢,秦王吗?其实……”微微凑过去:“那种货色,也只有姐姐看得上。”说完,手轻轻地在她的手弯上轻轻一摁,旋即便绕过她朝着陌羽钦走去。

  陌芸霞微微一愣,然后便是勃然大怒,张口便想叫住陌芸漓,却感觉身子微微一麻,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发出。心中又惊又怒,死死的瞪着陌芸漓的背影。

  ——陌羽钦正与身边的几位大臣说着什么,见到林潇陌芸漓过来,便挥挥手,然后淡淡的回过头。

  眼神在陌芸漓的脸上打量了几下,在见到那半张脸完好无损之后,眼中明显的划过一丝喜色,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怎么磨蹭了半天才进来,快过来见见这几位公子!”陌羽钦此时心中满是喜悦,面前的几位正是他即将拉拢的对象。陌芸漓抬头,只见对面三人,一个应该差不多二十多岁,却是下盘虚浮,双目浮肿,更是生的一副肥头大耳的模样,另外两人差不多三四十来岁,几人一见到陌芸漓,便双目色迷迷的,只差没粘在她身上。

  陌芸漓心中发寒,冷冷的看了一眼身边正满脸得瑟的陌羽钦,眼神愈加的冷漠。

  不一会儿,便各自回到座位上,陌芸漓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当着陌芸霞的陪衬,因为一时半会儿不能说话,陌芸霞那满是愤怒的双目整个宴会时间都在瞪着陌芸漓。

  整个宴会,陌芸霞除了瞪着陌芸漓,便是满目痴迷的望着那边王爷席上的秦王,陌羽钦就是不断地与左右官员攀谈,总的来说,平平淡淡,没什么起伏,千篇一律,纸醉金迷。

  ……

  此时,御书房内,却是一片低压。

  下面战战兢兢的跪着几位朝中大臣,上首年逾五十的老皇帝冷冷的瞪着下面跪着的人。

  “皇上,这……这战王藐视圣听,拥兵自重,不可姑息啊!”说话的是礼部尚书,此时他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口。

  “哦?”皇上冷冷的看着面前跪着的几人,眼神在看到陌羽钦的时候微微闪烁了一下:“丞相大人的看法呢?”

  “微臣觉得战王仁厚,皇上英明,相信一切自有决断。”陌羽钦恭敬的低着头,不做任何评断。

  哼,老狐狸,老皇帝心下冷哼,今天的宴会原本就是因为战王而举行的,却没料到中途战王突然离席而去,不过战王原本就这性子,他倒不是因为这个生气,他真正生气的原因则是——“好了,朕还没死,你们一个个的小动作也给我消停点!”说完便意味深长的看着陌羽钦,“丞相府最近的事情闹得挺大的……”

  “这……”陌羽钦顿时冷汗涔涔。老皇帝挥手止住了陌羽钦的话,冷冷的起身:“都下去吧!”

  而战王府内,炎霞与杨溪两人正焦急的等着。

  “诶,我说你别走来走去啊!”炎霞如无奈的挥着扇子:“我说,王爷这只是去赴宴,不是赴刑场。”

  “我说这就是赴刑场!”杨溪一屁股在炎霞如的身边坐下,然后拿起旁边的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王爷手握重兵,原本朝中几位王爷就争得厉害,现在一个个还不得视王爷为眼中钉肉中刺?这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皇上……”

  “皇上?”炎霞如好笑的挥着扇子止住杨溪的动作:“你也说了,王爷如今手握重兵,皇上也得掂量着点儿。”唉,尽管如此,心中却是叹息,这宫廷的黑暗,比之战场可是要凶险百倍啊,要说,他还是宁愿在战场上出谋划策。

  正说着,突然,老管家颠颠儿的跑了进来:“诶,炎师爷,杨将军,王爷回来没有,圣旨下来了!”

  “圣旨?”两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该不会真的是惹出了什么事吧?

  正说着,便见到正主儿从那便悠悠的走来,神色间似乎还有些心不在焉。

  “什么,下旨赐婚?”陌芸漓一脚将某只大花斑蛇狠狠的踢到角落里,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是啊,刚刚音沁正经过大厅,便听到了,小姐你不知道啊,刚刚那大小姐的脸色有多难看,据说圣旨上说了,小姐为正王妃呢!”音沁激动地脸色发红,一时间就连对某蛇的恐惧都忘了:“我估计啊,我们很快就会搬出这里了!”

  “正王妃,秦王?”陌芸漓皱紧了眉头,难道说,这秦王真为了那虎形玉佩而无所不用其极?

  “呃,这个我没听清楚……”音沁讪讪的笑了笑:“不过不管如何,我们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正王妃啊,看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我们!”

  正说着,就听见一声大喝:“陌芸漓,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声落,就见陌芸霞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枫落苑,直直的冲到门前,一手指着陌芸漓的鼻子,一手叉腰,可见这回,陌芸霞确实气得不轻。

  “大姐,注意气质,好歹,你也是个大家闺秀,别像个泼妇似的。”陌芸漓淡淡的将那指着自己的手拨开。

  “哼,我可告诉你了,别以为现在爹爹注意到你了,你就真的得宠了,下旨赐婚又怎么样,我也同样是秦王妃!”陌芸霞恨恨的瞪着陌芸漓,尤其是看到那张比自己还要研美三分,尤其是那清冷且楚楚可怜的气质,这些都让她嫉妒的发狂,尤其还是上次珍妃说的话,这一只是她心中的刺,真恨不得在那脸上划几刀,陌芸霞冷冷的想着。

  “是吗,那姐姐这般是为何而来?”陌芸漓径自走到自己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屋子里格外的简陋,几乎一目了然,陌芸霞原本不屑的打量着这环境,顿时心中一阵的幸灾乐祸,突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