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陌芸漓烦闷的皱眉的时候,前面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拯救了她。

  “陌芸漓,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滚过来!”

  陌芸霞现在是满肚子火气,其实她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那虎形玉佩真的在她身上么?明明都已经退退婚了,为什么……

  陌芸漓微微撇过头,看着身边的几位小姐,嘴角微扬。

  “其实,你们闭上嘴的样子,比较好看。”说完,便朝着陌芸霞走去,留下原地的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皆不知她这是褒是贬。

  “姐姐。”陌芸漓依然如故的半垂着头,只是盛装打扮的她,光芒难掩,一时间,就连陌芸霞也都有些惊讶了,不过转瞬,脸色就变的阴沉了,狠狠的瞪了陌芸漓一眼,眼中划过一丝暗沉之色。

  “珍妃召见,我们的快点!”冷冷的说完便转身快步的跟在那一直等候在那里的公公后面。

  陌芸漓也不说话,皇宫,这是多少女子削尖了脑袋想要进来的地方,还有那金龙椅,又是多少人为之失去性命,可是,谁又知道,这地面上究竟染上了多少的鲜血,这亮堂堂的背后又是多么的黑暗?

  珍妃,秦王沐钰秦的生母,二十年来,盛宠不衰,权利直逼后宫之主,所以朝堂上,秦王的势力也一直直逼太子沐熙夜。

  “陌小姐,您就先等着,咱家这就去通报娘娘。”太监拂尘往手弯子一掸,捏着那公鸭嗓,但却又带着点点谄媚的对着陌芸霞说着,然后就见他微微弓着腰朝着里面走去。

  “一会儿见着娘娘,该说什么,你自己把握好,你要是说错了什么,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陌芸霞一脸阴沉的凑到陌芸漓的面前,眼中的厌恶是毫不掩饰,看着如今光彩照人的陌芸漓,那差不多已经被掩藏的恨意又被挖了出来。

  陌芸漓默默垂头,隐隐的,还能听见里面阵阵笑声传出。

  “好了,娘娘宣见——”那个年轻的太监微笑着走出来,头微微朝着里面一瞥。语珍宫里的布置,都是陌芸漓从没见过的,所有的都在彰显着‘华丽’两个字,一进去,正对面的,就是珍妃林珍语,虽然年逾四十,可是却如同二十多岁的模样,整个人雍容华贵,头上戴满了珠钗首饰,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贵夫人。

  “见过娘娘。”陌芸霞瞬间又变回了那个温婉的大家千金,柔柔的福了福身,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眼角余光却是一直看着珍妃身旁的男子身上。

  陌芸漓自然也感觉到了,她一进来就感觉那让人浑身不舒服的目光直直的投掷在她身上,就连那笑容依旧的珍妃,也在打量着她,陌芸漓也默默地福了福身,然后安静的站在陌芸霞的背后。

  “芸霞来了,看座,哟,这是相府三小姐吧,快些过来让本宫好好瞧瞧。”珍妃对陌芸漓明显比陌芸霞要热情的多,瞬间,陌芸漓就感觉到陌芸霞投过来的愤怒的眼神。

  “芸漓,听说前儿个钰儿居然自作主张,与你退了亲,你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骂了他,这门亲事啊,待商定……”林珍语一边轻拍着陌芸漓的手背,一边笑眯眯看着陌芸漓“多标志的姑娘啊,我儿真有福气。”

  “母妃!”一边沐钰秦微微蹙眉,不满的叫道。

  另一边,陌芸霞双目几乎变成利刃狠狠的刮着陌芸漓,双手更是不断地绞着。

  “好了好了。”林珍语瞪了沐钰秦一眼,然后又面带笑容,可是气势上却已经隐隐的带着淡淡的压迫:“不过,芸漓啊,你也知道,钰儿是王爷,你的身份……当然了,你们的亲事还是作数的,作为侧妃,也不算是辱没了你。”

  真面目露出来了吧?陌芸漓暗自冷笑,可是却又一阵的无力,这个时代,婚姻自己都做不了主,不过,没有人看见那敛下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沐钰秦听了林珍语的这话,目光闪烁了一下,终究是默认了,其实,在见到这样的陌芸漓后,他心中也是忍不住的一阵惊艳,他从来不知道那个唯唯诺诺的几乎连存在感都没有的陌芸漓,居然也可以这么美,那柔弱的样子,让他很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疼惜。

  另一边的陌芸霞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珍语,可是在接触到那警告的眼神后,又委屈的看向沐钰秦。

  沐钰秦立即收敛情绪,安慰的对着陌芸霞笑了笑,示意一切有他。

  “听说前儿个钰儿居然自作主张,与你退了亲,你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骂了他,这门亲事啊,待商定……”林珍语一边轻拍着陌芸漓的手背,一边笑眯眯看着陌芸漓“多标志的姑娘啊,我儿真有福气。”

  @5酷…匠网#Q永t久》免i费;看l小h…说

  “母妃!”一边沐钰秦微微蹙眉,不满的叫道。

  另一边,陌芸霞双目几乎变成利刃狠狠的刮着陌芸漓,双手更是不断地绞着。

  “好了好了。”林珍语嗔怪的瞪了沐钰秦一眼,然后又面带笑容,可是气势上却已经隐隐的带着淡淡的压迫:“不过,芸漓啊,你也知道,钰儿是王爷,你的身份……当然了,你们的亲事还是作数的,作为侧妃,也不算是辱没了你。”

  真面目露出来了吧?陌芸漓暗自冷笑,可是却又一阵的无力,这个时代,婚姻自己都做不了主,不过,没有人看见那敛下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沐钰秦听了珍妃的这话,目光闪烁了一下,终究是默认了,其实,在见到这样的陌芸漓后,他心中也是忍不住的一阵惊艳,他从来不知道那个唯唯诺诺的几乎连存在感都没有的陌芸漓,居然也可以这么美,那柔弱的样子,让他很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疼惜。

  另一边的陌芸霞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珍语,可是在接触到那警告的眼神后,又委屈的看向沐钰秦。

  沐钰秦立即收敛情绪,安慰的对着陌芸霞笑了笑,示意一切有他。

  “碰!”陌芸漓没防着她还有这等小人行迹,顿时被踢个正着,身子狠狠的朝着后面的假山撞去——“咚!”陌芸漓眼神阴沉的反手扶着假山,腰直直的撞上了那凸出的石头上,一阵尖锐的刺疼直从伤处扩散,幸好她反射性的反手撑住了后面的石块,掌心火辣辣的感觉传来,应该是摩擦破皮了吧。

  “这只是个警告,陌芸漓这些年你藏得可够深的啊,不过不管如何,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个低贱的不得宠的庶女而已!”说完如同胜利的公鸡一般高傲的走开。

  陌芸漓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作为一个医生,她知道,刚刚若是她只要稍稍动一下,后面的伤就会更厉害。

  “嘶……”慢慢地挪动,然后微微的坐下,抬起手掌,只见掌心几道凌乱的伤口,此时正浸出丝丝鲜红的血液。

  突然,陌芸漓感觉头顶一黯,于是疑惑的抬头看去。

  天,好……高的人啊,不,是好壮啊,面前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看起来挺普通的,满脸的大胡子,几乎只剩下那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能看了,可是他看起来好壮,陌芸漓估摸着,自己就算站直了,也只有他的肩膀高,还有,自己在他面前显得好娇小啊。

  只是这个形象……陌芸漓第一次傻眼了。

  被陌芸漓这么直直的盯着,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傻傻的挠了挠头,然后微微蹲下身子:“那……那个……”一开口,居然有些结巴,不过那声音倒是低沉的很有磁性,好像年纪也不是很大的样子。

  陌芸漓眨了眨眼,然后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他的双眼,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凌厉中带着杀气,可是转眼,就好似一开始的只是幻觉,他眼中没有让人反感的欲望与算计,所以突然间,陌芸漓放松了下来。

  “你一开始就在这里?”陌芸漓因为腰部疼痛渐渐舒缓,所以干脆的坐在地上,居然好心的与这个刚见面的人搭起话来。

  “我……我……”男子傻傻的看着陌芸漓,那样子,让陌芸漓满脸黑线。

  “算了,你可以扶我去前面的宴会现场吗?”见他连续两次都结巴,所以理所当然的,陌芸漓直接认为他就是个结巴。

  “好!”那人愣愣的点点头,露出一个傻呵呵的笑容,那一口白晃晃的牙齿,差点闪花了她的眼,陌芸漓暗忖自己是不是不太正常啊,这么一个中年大叔,她居然觉得这笑容很好看?

  一路走过来,碰见不少太监宫女,一个个的看见他们,就好似看到鬼一般的绕开,而且看到那大胡子扶着陌芸漓的样子,更是傻眼,在陌芸漓第四次见到一个太监因为看到两人而傻兮兮的撞到了柱子后,终于好奇的抬头:“你是什么官员?”

  “我不是官员。”这次,他话说的顺溜了,居然一点也没有结巴,陌芸漓古怪的瞥了他一眼:“那为什么那些太监看到你像是看到鬼一般?”陌芸漓纳闷了,难道说,看到他这大个子被吓到了?“我也不知道啊。”大胡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孔,难道说自己长得很吓人?又低头看了看陌芸漓的脸色,第一次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该把这胡子刮了?

  “嗯,到了。”看到前面的大门,陌芸漓揉了揉腰肢:“谢谢你啊大叔。”陌芸漓对着他笑了笑,然后便微微退开了些,虽然她并不在意什么名节的,不过这里面可是朝中大臣都在,到时候她会很麻烦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