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外面是否闹翻了天,陌芸漓面对的是自己的生活。

  音沁买了什么,她没去在意,一回院子,陌芸漓便钻进房间,她已经迫不及待的需要一些药防身了,尤其是那大夫人来这里之后,陌芸漓不是白痴,脑中的记忆虽然不清晰,却也知道,若是当时自己一句话不对,就会被抓住把柄,到时候还不知道她们会怎样对付自己呢。

  ——————————————————————————————————————————————————————————天上白云层层,远远望去,那一片翠绿,一片生机勃勃,胤都已经遥遥在望。

  一阵阵的马蹄声,大地似乎也跟着震动起来,地面上的浅草也覆上一层淡淡的灰尘。

  那黑压压的,远远望去几乎看不到边际的人头,最前面的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高大身影,如同磐石一般,森严不动,挺拔如山,尽管风尘仆仆,可是全程除了马蹄声以及步伐声,再无其他的声音,这,是一支铁血的军队。

  而在这军队中,那中心几辆马车尤为显眼,那是安置伤病的马车。

  “终于回来了……”最前面的人遥望着那一片翠绿掩映后的那若隐若现的城郭,行军四年了,终于回来了,的内心激动不已。

  “是啊,就连空气,都觉得还是这胤都的清新……”身边的军师柳君如感慨不已。

  “战士们,我们回家了!”另一边的参军吴岩蓦地扬声大吼,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直至很远,那马车中的伤兵们都忍不住的掀开简陋的车帘,激动不已的看着前面。

  “我们回家了!”

  酷匠:网正+N版z首kd发#

  “回家了!”声音如潮,一波一波的传开,顿时声震九天,那激动的嘶吼,几乎是震耳欲聋。

  沐麟殇双目深邃的远眺,对于回家,他倒是没什么激动的,此时的沐麟殇整张脸胡子几乎遮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整个人充斥着杀伐的气息,那是经过无数的厮杀才会有的杀气,整个身子也是壮硕如山。

  ……

  不管东邑国的天怎么变换,陌芸漓只是安分的守着自己的那破院子。

  将配好的药装进一个瓷瓶里,陌芸漓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屋子,屋子很破落,一个简易的木床,一床破旧的棉被,一张已经断了一只脚的桌子还有靠背都掉了的椅子,此时桌上几乎摆满了药渣,椅子上摆着的是她配好的药。站起身,正欲去收拾,突然,脚背上一个冷冰冰的东西爬过!

  陌芸漓僵硬的低头,瞬时瞪大了眼睛,只见一条手腕粗的花斑大蛇,正从她的脚背上滑过,那冰冷的触感,直让陌芸漓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陡然,陌芸漓皱起眉头,这蛇……对了,她要配的‘幻梦’不是正好差一味毒药吗,这花斑蛇的唾液是最好的,顿时,陌芸漓那点点恶寒的感觉瞬间散去。

  只见陌芸漓手脚麻利的一把摁住那花斑蛇的脑袋,然后就这么直直的抓了起来,花斑蛇的尾巴瞬间便反过来缠绕上了陌芸漓的胳膊,不过由于嘴巴被陌芸漓捏住,所以张不开。

  “我也不追究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你就给我贡献点毒液吧!”陌芸漓伸手拿过一个绿色的瓷瓶,而后微微眯着眼睛,冷冷的瞪着那花斑蛇,手微微往下一点,死死的掐住那七寸的位置,对峙半晌,花斑蛇才不甘不愿的吐出一点唾液。

  那点毒液一滴下去,瞬间,一阵绿色气体升腾起来。“效果比预想中的要好。”说着轻轻放下瓷瓶,陌芸漓随手一扔。

  “嗵!”那花斑蛇的身子滚了几圈后才停了下来。

  “你就呆在这里帮我炼药吧,进了我的院子,算你倒霉。”陌芸漓说着又痴迷的蹲下身继续看着自己新研制的‘幻梦’。

  而那倒霉的花斑蛇晃晃有些发晕的脑袋,然后缩在一角,盘成一团,不敢动弹了。

  “小姐,小姐!”门口,音沁拍门声传来,陌芸漓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午饭,是一碗白米饭加上青菜,这算是这世的她吃的最好的了,却是前世的她从未吃过的,那条花斑蛇就盘在不远处,一边不断地吐着蛇信子,音沁则是远远地躲在门外,至于音沁的态度,陌芸漓倒是不怎么在意。

  刚刚吃完饭,便见到不少人拥进了院子里,为首的正是已经差不多被陌芸漓淡忘的陌芸霞。

  “刚才宫里的公公来传旨,六品以上的官员携家眷出席宫宴,爹爹说要让你出去见见世面。”陌芸霞嘲讽的看着陌芸漓,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的一身粗布麻衣,再看看这简陋的院子,眼中满是不屑:“好了,来人,把衣服首饰给三小姐。”

  说着,身后几个端着托盘,上面放着衣服首饰的,一个个走上前,径自绕过陌芸漓朝着里面走去。

  陌芸漓有些搞不懂陌芸霞的态度了,这陌芸霞除了上次与秦王一同骗陌芸漓之外,倒也没做过什么其他事情,在陌芸霞心中,陌芸漓已经是可以忽略的存在,所以她从没把她放在心上,除了她秦王未来王妃的这个身份。

  “这,宫宴我也要去?”似乎是不敢置信,陌芸漓疑惑的看着陌芸霞,心中却已经暗自思索起来,这以前什么宫宴之类的,从来就没有带过陌芸漓,这次怎么……突然,想到上次陌羽钦说的,给她找个人家?

  “哼,正好让你见见世面,不然以后这出了丞相府,别人还以为我相府虐待你呢,不过,你可给我记好了,别丢了我相府的面子!”陌芸霞冷冷的警告道,其实对于陌芸霞的这个决定,她也很不满的,这个一无是处的蠢货,带出去不丢脸才怪呢,不过,她也知道,爹这样做定是自有考量,又想到沐钰秦一直寻找的虎形玉佩还没着落,一时间更恨陌芸漓了。

  “我知道了。”陌芸漓听话的点点头,嘴角却是讽刺的弯起,要利用她?那也要看她肯不肯。

  轻抚着鼻尖,一丝淡淡的,几不可闻的味道消散在空气中:“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啊……”

  “小姐,看来老爷是注意到你了呢。”音沁有些激动地看着陌芸漓。

  陌芸漓嘴角那淡淡的笑意一直没有隐去,微微侧头:“是吗,对了,音沁啊,你知道我房里的那花斑蛇是从哪里进来的吗?”

  “我……我不知道啊,小、小姐,我们还是把它扔了吧,好恶心!”音沁脸色煞白,好似吓到了一般。

  “看来,真是不怕死的送上门啊。”陌芸漓拍了拍衣摆:“既然送上门来,我为何不好好利用呢?如果没有了利用价值,扔了多可惜啊,杀了还能打打牙祭呢。”

  音沁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如同往常一般走进房内的人,这话明明没什么别的意思,可是她怎么感觉瘆得慌……

  水红色的绣着淡白荷花的长裙,淡粉色的束腰,一头长发被绾成一个未婚少女髻,脸上也被音沁涂涂抹抹半天,这大概还是陌芸漓第一次这么盛装打扮,当然,那半边脸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疤痕了,古铜镜里面倒影模糊,可是陌芸漓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有多么的美丽——那柔媚的面孔,加上纤弱的身姿,相信只要是男人看了,就会忍不住升起一股保护欲。

  “哇,小姐,你好美……”音沁几近痴迷的看着陌芸漓的脸庞,以往陌芸漓总是怯弱的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姿色,可是这一打扮,顿时就跟变了个人儿似的,音沁几乎都有些嫉妒的看着那滑腻的皮肤,她怎么就觉得,小姐这两天皮肤变好了呢,就连脸上的疤痕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时间快到了,我们还是快些出去吧,不然等会儿又要挨骂了。”陌芸漓微微敛下目光,遮住眼中的精光,微抬左手,轻抚着缀着珍珠的耳环,嘴角微微勾起……

  ——朝中势力三分,一是以战王为首的武将为一方势力,二是以丞相为首的文臣,三是保皇一党,这是明面上的三大股势力划分当然,暗中又分为无数,比如,当即皇上九个儿子,四哥已经封王,太子沐熙夜,郕王,秦王,还有就是战王。

  马车刚到宫门外,便停了下来,此时,宫门外已经停下了无数辆马车大多数已经下了马车步行入宫。

  “小姐,下车了。”音沁一边掀开车帘,扶着陌芸漓下了马车,正巧,旁边的马车上一个少女也下了车陌芸漓没有作声,看着前面那华丽的马车径直的驶进了宫门,一时间有些不解。

  “朝中二品以上大员可以坐马车入宫,官家嫡女也可享受其待遇,庶女只能宫外下车……”音沁小心地解释道。

  陌芸漓微微挑眉,冷冷的看着前面那马车连停都没有停一下的便进了宫,然后淡淡的收回目光。

  然后与音沁两人走上前,递交了身份牌这才随着一干女眷一起进了宫门。

  刚一进去,便有不少人三三两两的走在了一起,大多数的官家三品之后的大员家的嫡女组成一个小群体,庶女又是一个小群体,只有陌芸漓,默默地走着。

  “咦,你是哪家的小姐?”陌芸漓旁边一个女子好奇的靠了过来,但看着陌芸漓的容貌,又是忍不住的一阵暗暗嫉妒。

  “哼,我家小姐可是丞相府的三小姐!”音沁抬头挺胸,骄傲的说道。

  “三小姐?”

  “丞相府的?”

  顿时,不少人靠了过来,或是面带不屑嘲讽的,面带微笑友好的,只是,一个个都质疑的看着陌芸漓。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丞相府有个三小姐啊?”

  “是啊是啊,丞相府只有大小姐和二小姐啊……”

  “切,不会是冒充的吧?”

  “我看有可能啊,不过,丞相府也不是谁都能高攀得上的……”

  “……”

  “……”

  听着周围的言论,音沁瞬间气红了脸,想要发作,却又碍于这里是皇宫,而且周围的都是官家千金,她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