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大夫人。”音沁怯怯的瞥了刘文萍一眼,在见到那眼底的冷凝之后又怯怯的低下头。

  陌芸漓轻轻地拍了拍音沁的肩膀,然后轻轻拨开她走上前,对着刘文萍微微福了福身:“大娘。”

  “哼,怎么,长本事儿了?居然敢跟老爷嚼舌根子,说我克扣你的月银?”刘文萍恨恨的瞪着林芸漓,那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看着陌芸漓也是一副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

  “芸漓不敢,只是前些日子不知怎么的这院子被人给翻了,东西也都打破了,所以就给爹爹说了一下,至于月银,大娘应该是发放下来了,估计应该是被那个丫鬟私吞了吧?”陌芸漓淡淡的说道。

  刘文萍原本带着这么多人来,是打算狠狠的教训陌芸漓一下的,可是被她这么一说,还真是不好动手了,刘文萍不满的哼了一声道:“这我会好好查的,好了,月红,把这个月的月银给三小姐。”刘文雅眼神阴冷的瞪着陌芸漓,原本她差不多都快忘了这枫落苑还有人的事,不过好在这死丫头也翻不出多大的浪来。

  “是,夫人!”那个叫月红的丫鬟高傲的走上前,不屑的睨了躲在陌芸漓背后的音沁一眼,眼中划过一丝讥讽的笑意:“给,大小姐可得拿稳了。”说着伸手递给陌芸漓一锭银子,但在陌芸漓伸手之际,却又给弄掉在了地上。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大小姐不会介意吧?”月红鄙夷的笑着说道。

  陌芸漓淡淡的抬眸,然后微微蹲下身:“当然,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径自捡起那锭银子,眼中却是恼怒不已,冷笑着看着那月红缩回的手,而后就见月红得意的像只孔雀一般的走回大夫人身后,谄媚的向大夫人行了一礼,旋即,一堆人便簇拥着刘文雅快速的走出了枫落苑。

  “小姐!”音沁双眼差点喷出火来,愤恨的看着走出院子的一行人,再看了看陌芸漓手中的银子,如果不是现在急需的话,音沁一定会拿起来丢出去的。

  “好了,人都走了,刚刚就没见你跳出来?”陌芸漓淡淡的白了音沁一眼,音沁的脾气耿直,所以在府中老是得罪人,她对大夫人刘文萍是仇恨的,因为音沁的母亲就是因为大夫人而去世的,至于原因,陌芸漓没有多问。

  “小姐……”音沁委屈的看着陌芸漓,虽然对大夫人是仇恨的,可同时也是最忌惮的,陌芸漓意味深长的看着音沁,看的音沁忍不住撇过头,眼神闪烁之后才淡淡的收了回来。

  “现在有了银两,我们一起出去看看需要买些什么吧。”陌芸漓眼睛扫了一眼自己的院子,目前的情况,还是要先离开这里才行,虽然她性子冷淡,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在乎的样子,可是这古代是没有人权的,尤其是她现在的身份很是尴尬,那秦王虽然暂时没有紧逼着,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暗的,并且,看陌羽钦的态度,就算是自己这个女儿死了,八成也只有一句:埋了吧?

  胤都,乃是东邑国的首都,天子脚下,其繁华的程度自然不在话下,陌芸漓看着这古色古香的街头,身临其境的感觉,多少有些感慨的,街上走过的大多数都是平民,偶走过,毕竟是天子脚下,富人还是比较多的。

  “咦,小姐,今天的街头好像比较清静啊。”音沁奇怪的看着四周。往日的时候,这街头几乎是摩肩擦踵的,拥挤的很。

  “估计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

  陌芸漓倒是不怎么在意,半垂着头,虽然知道不会有人会认出来,不过,此时她是真的不想惹麻烦。

  “好了,前面有个药店,我去买点药,对了,音沁你记得我又没有一块虎形玉佩?”

  “虎形玉佩?我从来没看到过啊,不过小姐,枫落苑以前比较值钱的东西基本上都被那些小厮丫鬟们抢走了,小姐的玉佩很重要吗?”音沁疑惑的看着陌芸漓,奇怪,虽然小姐和以前并无两样,可是她感觉……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就像此时,她看着面前的小姐,那双古井无波一般的双眼让她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就好似自己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了她的面前,这种感觉……很心惊……

  “没事了,音沁你自己去买其他需要的东西吧,我去药店看看。”

  对于音沁,陌芸漓倒是不怎么在意,不管这个丫鬟为何留在她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三小姐身边,只要不威胁到她,她也乐得多一个人服侍着。

  “客官,需要些什么药吗?”一走进药铺,一个十三四岁的白净小童有礼的迎了上来,虽然在看到她的穿着的时候微微愣了愣,但是笑容不减半分。

  “有客人了吗?”此时,药铺老板掀开帘子懒懒的走了出来,淡淡的掀掀眼皮子看了陌芸漓一眼:“要抓什么药,说吧。”

  “木贼、天花粉、三颗针、锦灯笼、木蝴蝶、虎杖、九香虫、花蕊石、仙鹤草……”陌芸漓淡淡的说道,前世她专长的是西医,可是中医草药方面她虽然背得熟,不过就是没有多少亲自见过的,她外公曾是中医针灸师,而她中医最擅长的便是针灸。

  “就这些?那稍等。”见陌芸漓张嘴便说出药名,估计也是识得一些药材的,不过也没怎么在意,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草药。

  趁着掌柜抓药的时候,陌芸漓不经意的问一旁站着的小童:“这街上的人怎么少了这么多?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嘿,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知道?”原本抓药的掌柜回过身,原本有些恹恹的也瞬间精神了:“你是不知道啊,咱们战王今天凯旋而归,皇上带领文武百官都到城外迎接去了,好多百姓都涌了出去,现在城门那边几乎是人山人海啊,可惜,现在已经戒严了,九城兵马司都出动了,我啊,就是去得迟了些,现在连围观也不能了,只能等着战王入城了,不过好在我这药铺位置好,你看看,前边儿就是进宫的街道,待会儿战王就会经过这里!”掌柜的兴奋的说着,因此看着陌芸漓的眼神也和善多了。

  w酷3$匠,m网Py永#◇久sJ免费看Ah小Av说

  陌芸漓淡淡的笑了笑,好吧,她并不知道战王是谁,当然,看掌柜的这么兴奋的表情就知道,要是她问出这句话,估计买药的事情就泡汤了:“嗯,这倒是个好消息……”

  买药出来的时候,街道边已经站了不少人,皇上儿子众多,她所知道的也就是秦王,郕敏王,这个战王……

  “小姐,小姐,这里——”只见音沁手上抱满了东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呼,呼……奴婢打听清楚了,是战王回来了!”

  “知道了!”陌芸漓点点头:“咱们回去吧。”她们现在属于那种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人,没有那个闲工夫追星,所以陌芸漓所以自动忽视音沁那失望的眼神。

  “诶?小姐,你买药做什么?你生病了?”音沁吓了一跳,忙上下打量着陌芸漓,有些郁闷的挠了挠头,她实在是看不出来啊。

  陌芸漓没有回答,她是医生,买药自然是配药,虽然对中药她知道的有限,可是一些药材混合了,就会变成毒药,这点她比较精,而她要配的药……自然是毒药,不过这点她没必要告诉音沁。

  “呃,那个小姐,你看,时间还早着呢,要不我们等等看,这个战王征战西冧国,终于取得了胜利,要知道西冧国的国力可是比我国要强啊,这次可算是扬眉吐气了——”音沁说着,眼中满是仰慕:“据说这战王还未娶妻……”

  陌芸漓闻言,定定的看着音沁。

  “你知道,一个人饿了几天之后,他就会想,这个时候,我能够吃下一头牛,可是实际上,他吃下几碗饭就在也吃不下了,知道这告诉我们什么吗?”

  音沁摇摇头。

  “这告诉我们,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差别的,而我们,是活在现实中的。”淡淡的说完转身便朝着相府走去。

  音沁愣愣的站了一会儿,突然面色通红,小姐这是在警告她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吗?音沁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