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书房谈话

  这大概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进书房,刚一走进书房,身后的大门便被关上了,陌芸漓还来不及好好打量一番,便被前面两道身影给微微惊了一下。

  “芸漓,还不快快见过秦王!”陌羽钦微微蹙眉,有些嫌恶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女儿,一进来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人家看,一点礼数都没有,不过好在她深居枫落苑,没有出来丢人现眼,不过……

  陌羽钦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略带着恭敬:“这,不知秦王找小女是……”

  秦王沐钰秦信自打陌芸漓一走进来便直直的盯着她,眼神在那被长发遮住的半张脸上扫视了一眼,嘲讽的轻笑了声:“听说三小姐好像外出受了伤,本王还未曾前来看望,对于退亲的事情……”

  “这事怨不得王爷,毕竟当初定亲的时候王爷不在,王爷看不上小女,是她没那个福分!”陌羽钦见到信王眼神瞄了过来,立即恭敬的接道。

  “也是,不过本王与芸霞小姐乃是两情相悦,所以还望三小姐不要心生什么嫌隙才好……”沐钰秦脸上一派温文尔雅,那脸上的笑容以及神情,若不是知道他的真面目的林潇潇,还真能被他骗了去。

  “王爷与姐姐两情相悦,是好事儿啊,姐姐是陌府的大小姐,自然是与王爷更加相垂着头,那神情怯弱中带着瑟缩,只是谁也没有看到那嘴角嘲讽的笑意:“不知爹爹何事找女儿?”

  陌羽钦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看着面前这陌生的女儿,说起来,若不是前些日子秦王来退亲,他还真给忘了有这么一女儿,秦王爷现在是朝中呼声最高的一位,若是再得到他的支持那……所以芸霞嫁过去是最好不过了。

  “哦,这次找你来是……”陌羽钦显然没有准备,皱了皱眉,再看了看她那被长发覆盖的半张脸,据说那半张脸已经毁了,既然毁了,也就没有用了,陌羽钦不由得有些惋惜:“爹爹是找你来商量一下你的亲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家……”

  陌芸漓眼神一冷,却依旧柔柔的低着头:“这事全凭爹爹做主就是。”

  虽然对面前的女儿很是不喜,不过看在她这么顺从的份上,陌羽钦对陌芸漓也和颜悦色多了:“嗯,对了,还有秦王有事与你说。”

  陌芸漓这才疑惑的抬头,不过动作把握得恰到好处,眼神怯弱的刚刚到位:“秦王爷不是已经退亲了吗?”

  “咳咳……”沐钰秦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然后脸上神色恢复自然:“当然,既然退亲了,有些东西三小姐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说着,眼中一丝寒芒一闪而逝,那看着陌芸漓的眼神也直接的变成了威胁。

  陌芸漓暗自冷笑,她还想着他能够装多久呢:“秦王说的什么意思?小女子不是很明白。”

  沐钰秦冷冷的盯着陌芸漓,嘴角微扬,眼神却是冷厉如冰,但又夹杂着一丝疑惑,为什么现如今的陌芸漓好像不太一样了?以前虽然在这件事情上也是咬得死死的,可是看着他的时候眼中是抑制不住的爱意,而且也不敢与他对视,多说一句话都会打结,现在的陌芸漓怎么好像圆滑多了,看着他的时候,居然让他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难道是上次被打之后对他心生怨念?

  “三小姐还是不要装蒜了,我都与你退亲了,你是不是该将信物交还了?”沐钰秦语气已经冷沉了下去,很显然,他没有那个心思与她打太极。

  “信物?还有信物?”陌芸漓疑惑的看了看那边同样也是一脸疑惑的陌羽钦,心下冷笑:“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还是说秦王曾经给的信物被谁拿走了?我可是记得当初定亲的时候,我还在襁褓中。”

  “陌芸漓!”陌羽钦见安逸信脸上怒气越来越浓时,顿时大喝一声:“怎么与秦王说话呢?信秦王说有那就是有,莫不是在你娘手中?”陌羽钦也是疑惑不已。

  “爹爹,我是真没有啊。”陌芸漓委屈的看着陌羽钦“要说真有的话,估计也不在女儿手中了。”沐钰秦一听急了,立即问道。

  “上次我去洪峰寺祈福,却没料到遇上了几个该天杀的贼子袭击,伤到了头部,所以一些记忆也不清了……”陌芸漓瑟缩着续说道:“后来回到了院子里,发现院子里的东西也被洗劫了,稍微好一点儿的东西都被抢走了,现在女儿那边已经揭不开锅了……”陌芸漓一边委婉的将自己‘失忆’的事情说出来,又暗示自己那边已经揭不开锅了,想着,这陌羽钦再怎么说,也应该不会看着她饿死吧?

  “失忆?”谁知道一听说她记忆有些不清楚,沐钰秦顿时脸色青了,至于她说的院子被洗劫的事情,自动掠过,当然,陌羽钦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怎么就失忆了呢,好好的院子不待着,做什么往外面跑,好在此事没怎么传开,不然相府的面子就给你丢尽了!”陌羽钦想到的是面子问题,至于自己女儿曾经经历过的怎样的凶险,则被自动的忽略了,以至于看着陌芸漓的眼神顿时又恢复淡漠了。

  a;酷)I匠网=9首qG发Y

  尽管陌芸漓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可还是忍不住心寒,自己女儿的生命竟是比不过一个相府的面子,一时间,她突然为原来的陌芸漓悲哀起来。

  “难道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的虎形玉佩呢?”秦王接急切的上前,双手不自觉的抓着陌芸漓的肩膀使劲的摇着:“你再好好想想,况且,我们现在已经退亲了,你还留着那东西做什么呢!”

  从书房出来,陌芸漓心中也是怅然一片,其实对于虎形玉佩,她是真没印象,她不知道这沐钰秦为什么就是揪着她不放,不过现在沐钰秦应该已经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母亲那边去了吧?

  相府面积很大,刚刚来时差不多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陌芸漓对于相府并没有什么记忆,不过这里倒是比枫落苑要华丽的多,枫落苑整个的就是一个破落的院子,所以平日里也没什么人会去那里。

  “咦,你是……”刚刚走过一片花圃,走廊另一边一个声音惊异的呼道。

  陌芸漓淡然的看过去,只见那里正局促不安的站着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虽然打扮的很好,不过却也是难掩年龄的痕迹,一身华丽的淡粉色罗衫,头上梳着流云髻,那头上的首饰亮晃晃的全是珍珠宝石之类的,虽然看上去年纪有些大,不过不可否认,她给人的第一感觉还是惊艳,想来,年轻时也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

  陌芸漓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便继续朝着另一边走去,那个女人,估计是林陌羽钦哪房小妾吧,对于那些妻妾之间的斗争,她没什么兴趣。

  “站住!”那边的那个女人见陌芸漓没有理会她,脸上神色顿时不渝起来,语气也。

  陌芸漓微微皱眉,不解的停下脚步,朝着她看过去。

  “你是哪家的小姐?怎么在这里?”女子眼神朝着陌芸漓过来的地方看了看,那边正是丞相陌羽钦的书房所在,再加上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见过,而且穿的衣服竟是连丫鬟都不如,顿时语气也稍显淡漠了些。

  陌芸漓淡淡的瞥了那个女人一眼:“你是谁?”这个女人是有几分眼熟,不过陌芸漓确实没什么记忆,陌羽钦的小妾众多,估计是以前见过吧。

  “大胆,这位可是我们柔夫人!”那个女人身后的一位丫鬟冷冷的上前一步喝道。

  柔夫人!陌芸漓内心一震,这柔夫人不就是……陌芸漓的娘亲妈?

  陌芸漓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亲生母亲虽然不是很得宠,可是过得光鲜,而她的女儿却是过的连丫鬟都不如,甚至还枉送了性命,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怨气,陌芸漓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转身,径直的朝着柔夫人走去。

  “你想做什么?”那个清秀的小丫鬟倒是忠心,立即上前一步挡在柔夫人的身前。

  “我能做什么呢。”陌芸漓说话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双眼直直的看着柔夫人,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意:“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娘亲,来请个安罢了,大惊小怪。”冷冷的瞥了那小丫鬟一眼,丝毫不在乎自己此时。

  “你……你……你是……”柔夫人手指颤颤的指着陌芸漓,眼神有些闪躲,一丝愧疚划过,转瞬便又皱起眉头:“可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什么,爹爹找我来商量些事情罢了。”陌芸漓感觉现在自己就好似在演一出闹剧:“原本还想着什么时候去给娘亲请个安,不过看来娘亲过的很是滋润。”

  柔夫人皱着眉头,语气渐渐的变得不耐起来,虽然遇见陌芸漓是个意外,可是,她却不想在这里多耽搁:“行了行了,请安就不必了,你有这份儿心,娘就很满足了,快些回院子吧,别在这外面瞎晃悠!”

  “是,女儿这就回了,不会给娘亲丢脸的。”陌芸漓微微福了福身,然后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其实陌芸漓也想过,若是今日换做那个真正的陌芸漓的话,又会怎样?摇摇头,反正她心中没有多大的起伏,前世的她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不可有太大的情绪起伏,所以久而久之,她的感情也就淡漠了,几乎没什么能够让她有情绪起伏了。

  刚刚走回院子,便听得里面一阵吵吵闹闹,陌芸漓揉揉脑袋。

  “小姐!”见到陌芸漓,音沁立即扑了上来,眼中闪动着泪花,半边脸红肿不堪,语气也带着哽咽,更是委屈。

  “怎么回事?”陌芸漓淡淡的环视了一圈,在看到那最前面的中年女人的时候微微愣了愣,这个女人她有印象,正是陌羽钦的原配夫人刘文萍,陌芸霞的生母,她身后站着的另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应该是管家,除此之外,还带着四个小厮,两个丫鬟,而此时,他们正冷冷的瞪着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