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飒飒的吹着,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几声狼吼以及一些瘆人的响声。

  这是一个乱葬岗,大概是因为如此,所以阴气格外的重,突然,几道黑影快速的窜出,然后便传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啃食声,借着寒冷的月光,依稀能够看出,那是几匹双目发着绿光的野狼。

  就在这阴森森的夜空下,突然,一声极为微弱的呻吟声传来。

  野狼瞬间警惕的停下进食,那森寒的冷眸中满是凶狠的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地方看着。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一只森白的手颤颤的伸了出来,在一堆白骨中,尤为的显眼。立即的,一声狼嚎,然后几匹野狼缓缓的围了上去。

  陌芸漓费力的睁开双眼,脑袋里不断涌出的信息使得她脑袋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突然,陌芸漓便感觉几道危险的气息迫近,借着月光这一看,顿时陌芸漓吓的差点再次跌回地府。

  索性,几匹野狼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却也没有贸然进攻,陌芸漓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那极品在月光映忖下依稀还能看到的森白牙齿的野狼,脑袋里却不断地梳理着这具身体的信息。

  陌芸漓,相府三小姐,却是个不得宠的小妾的女儿,让她为之气结的是,原身居然是被未婚夫与亲姐姐给害死的,并且还弃尸乱葬岗,一想到那未婚夫,胸口便是隐隐作痛,唉,轻叹一声,然后继续抬头与面前的三匹野狼对视着,手不自觉的抓起一根白骨,脑袋里飞快的盘算着,要打败三匹狼,就她现在这体质,那是痴人说梦,不过,她是医生,自然知道人和动物身上最薄弱的地方,可是若是只有一匹狼还好说,这有三匹……

  随着陌芸漓的呼吸放慢,面前的三匹狼也愈加警惕起来,突然,一匹狼猛地朝着她扑了过来。

  陌芸漓手中的白骨猛地朝着野狼的身上刺去,同时一个翻滚,正好躲开了另一匹扑过来的野狼,陌芸漓顾不上身上的擦伤左手抓起地上的指头用力的刺进第三匹扑过来的野狼的眼中。

  “嚎——”一声凄厉的狼吼,林潇潇心道不好,这万一一会儿来了更多的野狼的话,她不是又要死一次?

  陌芸漓顾不上许多了,左手顺便抓起另一根白骨,双手一隔,却被野狼狠狠的扑倒在了地上,此时她浑身乏力,再加上全身都在疼痛,陌芸漓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这么狼狈。

  而被扑倒的陌芸漓却没发现,身后是一斜坡,瞬间整个的连带着那匹野狼一起滚了下去,陌芸漓原本就已经不堪重负的身子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恍惚中,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男人搂着怀中绝美女子鄙夷的笑声,还有女子不屑的嘲讽声,脑中的最后一幕是,无数的板子落在她的身上,直到最后,原来的陌芸漓也不敢相信,原来所谓的未婚夫竟是为了自己身上的虎形玉佩而接近自己的……

  ——————相府分割线——————“音沁,外面好生热闹啊,可是府中有什么喜事?”陌芸漓一边拨弄着院中的草药,一边淡淡的问身边的丫鬟音沁。

  “这……”音沁轻咬了下下唇,似乎有些犹疑,局促不安的看着陌芸漓:“小姐,我可是直说了,你不要生气……”

  j更}4新I最bO快上酷b匠Y网W

  “说。”陌芸漓一边小心地松了松土,这草药是治疗伤风的药,陌芸漓在草丛中找到移栽过来的,细心照料下,居然长势极好。

  “是……是秦王府中提亲的……”音沁小心翼翼的看着陌芸漓,见她脸上并无异色,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小姐,我就说这秦王不是你的良人,可不,一得知你的脸被毁了容,这立马就找你退了亲,你看看,这才没两天呢,又来向大小姐提亲了!”

  音沁口中的大小姐正是陌府大小姐陌芸霞,而那个秦王,原来是陌芸漓的未婚夫,至于退亲的原因,陌芸漓冷笑,才不是因为什么毁容呢,陌芸漓伸手抚了抚脸上已经淡化的疤痕,不禁又想到了那天,秦王沐钰秦,曾经是陌芸漓的未婚夫,为了得到她身上的虎形玉佩,居然不惜伙同陌芸霞将她骗至洪峰寺,将陌芸漓乱棍殴打致死。

  估计他们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吧?陌芸漓冷笑,更可笑的是,她一身伤痕的回来,居然没有一个人前来看望,就连她那名义上的父亲陌羽钦,也没有来看上一眼。

  轻轻叹息,陌芸漓自己也想不到,自己还能再活上一回:“哦,那很好啊,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啊,对了,什么时候成亲?”陌芸漓头也不抬,轻轻起身,走到木盆边,洗干净了手,轻轻擦了擦这才好笑的看着音沁:“怎么,快中午了,该去做饭了。”

  音沁无奈的看了陌芸漓一眼:“小姐,我说,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生气啊?”

  陌芸漓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生什么气呢,该生气的,应该是那个傻陌芸漓才是,轻轻抚了抚脸颊上的伤疤,这伤疤倒并不会真的毁容,经过陌芸漓自己捣鼓了些中药来敷着,已经明显的暗了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消失吧。

  突然,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就见一群人簇拥着走进了院子,为首的正是陌芸霞,在见到陌芸漓那垂下的长发遮住半张脸的样子,眼中划过一丝不屑的讥笑:“陌芸漓,没想到你命还挺硬的!”

  “托姐姐的福!”陌芸漓淡淡的走至一旁石桌边坐下淡淡回头:“音沁,来客人了,还不看茶。”

  陌芸霞有些讶异的看着好像有些不对劲的人,但旋即又被嘲讽掩去:“不必了,陌芸漓,我看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上次你是好运,这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一边说着,一边凑近她耳边小声威胁道。

  陌芸漓迷惘的抬头:“什么东西?大姐现在是秦王妃了,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吗?你看看我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当然,若是姐姐看上了什么东西,尽管拿去便是。”

  陌芸霞一听,顿时黑了脸色,咬牙切齿的瞪着陌芸漓,突然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陌芸漓,你不会是连你娘的命都不顾了吧?”

  她娘?

  “我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东西是姐姐看得上的,我若是真有,早就拿出来了……”

  看着油盐不进的陌芸漓,陌芸霞为之气结,袖子一甩:“哼,陌芸漓,我倒要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以前我就能将你踩在脚底下,今后你也休想翻身!”陌芸霞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今日的陌芸漓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虽然语气还是如以往一般,可是……陌芸霞眼神蓦地一亮,没错,她太镇定了,以前哪次见到她不是唯唯诺诺的,浑身直打颤啊?可是今天,她双目炯炯有神,并且自有一股夺人的气势,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回头看了看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陌芸漓,陌芸霞瞬间放下心来,还是那个贱人没错,哼,原来不过是强撑罢了,如此一想,陌芸霞心中的那点忌惮瞬间消散。

  等一众人离去之后,音沁才小心地跑,今儿个大小姐怎么没有为难你?奇怪……”

  陌芸漓好笑的抬头,绝美的容颜加上那淡然的气质,一时间整个人显得有些亦真似幻:“大概是秦王来提亲,心情好呗!”突然想到她提到的娘亲,陌芸漓脸上的笑容敛去了,在陌芸漓的记忆中,几乎没有这个女人的存在,她每天做的,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争宠,对于陌芸漓这个女儿,或许从未放在心上过,尤其是陌羽钦根本不在乎这个女儿后,她的娘亲便将她安置在了这个偏远的院子里。

  “对了小姐……”音沁像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咬着下唇:“那天大小姐带着一干下人进来不知道是找什么东西,小姐仅有的一些碎银也被那些下人拿走了……”

  “不是有月银吗?”虽然一级一级的克扣下来没有多少了,可是到底还是有的啊。

  “呃,大夫人那边已经吩咐下去,说这枫落苑不再发月银。”音沁愁着脸,尤其是秦王来退婚之后,这里简直是连只鸟都不愿来了。

  陌芸漓是彻底的无语了:“行了,将院子里的这些草药拔了拿出去看看能不能换些银子。”唉,她可是国际知名医生啊,居然沦落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三小姐,老爷找你呢,快些过去吧。”这边两人还在郁闷,那边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大摇大摆的站在枫落苑的门口,好像并没有的样子,那眉宇间满是嫌恶与不屑,就连看着陌芸漓的眼神都好像看着什么恶心的事物一般:“快点啊,别让老爷等急了!”

  陌芸漓没什么反应,一边的音沁却怒了:“你这什么态度啊?下人就是下人,三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小姐!”音沁冷冷的看着那个小厮。

  “切,叫你一声三小姐那是给你面子,还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小厮不屑的冷笑:“快点儿,别磨磨蹭蹭的,小心让老爷等急了,有你好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