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他“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

  他想了一下才告诉我说“嗯……没有什么是特别喜欢的,我们可以去你喜欢吃的地方”

  原本还以为他没有马上回答我是因为有比较喜欢吃的,结果却是……这样,好吧。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好像我对这里也不熟,还是让他带我去吃好吃的算了。

  “那个,我其实才到这里没几天,所以……”挺不好意思的,下次一定要好好问一下小妖这附近有什么比较好吃的店,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尴尬了。

  他看了我好一会才说“这样啊!那没事,我知道一个地方挺不错的,就在这附近,你要去吗?”

  “要啊!怎么不去,走吧!我好饿了”说完我就跟在他的后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抬头记着路,我记性比较好,走过一遍的路我都会记得很清楚。

  很快我们就到了他说的那家店,是一家烤肉店,看着外面贴的那些广告,一幅幅秀色可餐的美食,我感觉我已经饿的不能再饿了。

  就在我看着那些图片歪歪的时候听到他说“就是这家,可以吗?”

  回过神来听到他问我,我一边点头一边往里面走,很快我们就走到了店里面,一走进去我就别吓了一跳,哇!好多人啊!难怪光是看图片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我要肉肉,我特别想吃肉肉,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非常能吃。每次只要心情不好,我就会想要去大吃一顿。

  楼下已经满座了,服务生把我们带到了楼上,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示意他坐在我的对面。

  坐下来之后我们就开始点菜了,我把我所喜爱的菜都点了,点完之后我就发现他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见他一直看着我,就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还是你有其他的想要问我?”心里却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他也意识到这样不太礼貌,撇开眼睛看了看窗外,然后对我摆了摆手说“没事,就是觉得你一个这么瘦小的女孩子居然能吃这么多还长不胖,有没有什么诀窍啊!透露一下呗。”说完之后还对我眨了眨眼睛。

  呃……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就这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他,我发现我还没有好好的看过他了。

  他有一双像琥珀一样的眼睛,很干净,通透通透的,好像什么密码在他面前都无处盾行一样,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拥有这样干净的眼睛的他一定是非常非常善良的人。

  然后就会注意到他的嘴巴。薄薄的两片略带点粉色,看起来好想让人咬一口,我想味道一定棒!哈哈……怎么感觉我有点坏了。

  好了,回归吃饭的主题。我尴尬的笑了笑,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看着我啊,我还以为是因为我长的漂亮了,呃,又臭美了。

  “是啊,我比较喜欢吃,你都不点吗?”

  他也没想到我会回答的这么直白,有些微微错愕。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原来是这样啊,我刚刚点过了,放心吧!”

  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他,这个时候他突然笑了起来,是那种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很干净很温暖。后来我一度贪婪的自私的拥有着这样的笑,尽管那时的我还没有喜欢上他,却还是一昧的索取。

  _酷匠R网9唯一正x¤版7,其他。y都是Eb盗p?版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我自私的想要有一个人来爱着我,呵护我,照顾我,让我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交付给他。

  可是那个我幻想的对象却不是许洛轩,如果是他该有多好,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跟别离了。人生往往不能预料,我们永远都被命运主宰。

  一会儿我点的菜就都上来了,看着一桌子满满的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就觉得心里好满足,什么烦心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后去了,不管了,民以食为天,吃饭最大。

  我们两个开始吃了起来,都不是什么拘束的人,各自吃了起来,本来想喝酒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第一次吃饭就喝酒也不合适。如此想着,有件事一直没问,他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了。

  我脱口而出“帅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一边吃着鸡腿一边含糊其辞的问他。

  他停下了筷子,略微邹了下眉“啊?你说什么?”

  我只好又说了一遍“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这次他听懂了,看他犹疑的样子,该不会不想说吧!

  我刚想说,不方便可以不用说的时候,听到他说“我叫许洛轩”

  他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声音及其温和,我想这跟他的性格很像吧!温润如玉,跟他待在一起整个人都很轻松。

  我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对他说“许洛轩,我叫安锦言,安逸的安,锦瑟年华的锦,言语的言”

  他头也不抬的继续吃饭,好一会才听到他说“嗯,我以后就叫你言言吧!”说完又吃了起来。

  看他吃的那么尽兴,我也继续征战了,肉肉啊肉肉,等着我。我又开始没形象的大吃起来,肚子好饿啊,根本吃不饱的样子。

  然后你就可以看到两个人征战美食得直播了,很快的我们就把满满一桌子的菜都吃干净了,没有浪费一点食物哦!人家都是好宝宝,不会浪费粮食的。

  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另外一边,此刻也在上影着一场好戏,只不过我不知道而已。

  我的故乡,人民医院里面,住院部六楼602病房里面,沈逸程安静的守着他的青梅肖柔,没错,那个女孩就是我那天在马路上救的那个人。

  此刻,她正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她已经昏迷三天了,这三天,沈逸程没日没夜的守在她的身旁就害怕她会有什么不适或者是她醒过来了却没能第一时间知道。

  他看起来很疲惫,脸上长满了胡渣,衣服也邹邹吧吧的,看不出来有几天没换洗过衣服了。

  如果安锦言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是多么注意自己形象的一个人啊,怎么会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呢?

  他看着病床上还是昏迷的肖柔,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好一会,然后他走出了病房,一直走到吸烟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只出来,另一只手用打火机点燃,独自蹲在一旁抽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翻到安锦言的名字,想给她打个电话,却迟迟没有按下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安锦言,那个总是以他为中心的女孩,总是什么都为他着想,他越来越离不开她,自私的享受着她给的爱。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一方面放不下自己的青梅,一方面又不愿舍弃现在的温柔。

  沈逸程啊沈逸程,最后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有时候都想自己给自己两耳光,打醒自己,这样伤害两个人真的对吗?他这样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鲸鱼七七说:

  好啦!今天更新已完毕,鲸鱼要去吃饭饭啦!多多支持我哦!我会努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