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场浩瀚的别离,2013年我离开故乡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

  大概是因为天生就有的孤寂,我的内心极其的没有安全感。

  虽然很多数人都说“你是射手座啊”不该如此孤寂的。

  确实,我跟很多射手座的人一样向往自由,爱好旅行,不过这便不代表着我就十分的合群。

  不是这样的,再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失落跟痛苦的别离之后,我变得很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调节这种状态,我始终孤寂。

  我最好的朋友告诉我说,嗨,你只是把自己给困住了而已。

  我想我该开始新的旅程了。新的城市有新的生活,要做很多的事情,比如认识新的朋友,街道,哪家店比较好吃。

  看吧,我真的是要开始忙起来了。

  “你打算怎么跟他说?”阿言问我。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啊,不然了,难道要一直瞒着他吗?”

  “好吧,你自己的事情我也不好多管,但无论如何都要好好说清楚。”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阿言走了之后,我待在原地,大脑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幻想了。

  我不知道这种现象是好是坏,但我大多数时间都处于一种精神游离的状态。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逸程,你到向林路18号这家咖啡店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电话那头好久没传来声音,寂静很久之后他才简单的“嗯”了我一声算是回应了我,就把电话挂了。

  总是这样,我想。我一安静下来就喜欢幻想,又来了,我得想个办法。

  只好走了出去,在拐角处点燃了一支烟,是红塔山,后来我一度迷恋的一种烟,也是年少时心底的那个少年一直不离手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我看到了逸程,他骑着摩托车就那么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向我走来,“锦,什么事”你看,又是这么简单明了。

  酷t匠网永…久;b免2Y费看小u\说h

  我向他笑笑,说“我明天要走了,去B城”

  他眼神闪动了一下,也仅仅只是闪动了一下而已,好像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他的情绪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不是没有情绪,没有深情的一面,只是那个让他深情对待的人不是我而已。

  他就那样一直站着,连想要坐下来跟我好好聊聊天的想法也没有,真不明白,我们真的是男女朋友吗?我很怀疑。

  “坐下来陪我喝杯咖啡吧,也许以后再喝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他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喝什么”我问他

  “就摩卡吧,不加糖”等了一会才开始上来,期间,他没有跟我说过任何话,眼睛一直游离于窗外。

  “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他忽然开口。

  “明晚上的火车”。

  “嗯,自己一个人出门要多注意一点。”

  我看了他好一会,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可能是那双黑的很透彻的眼睛吧!但他却不会对我出现任何情绪的波动,呵……我自嘲的笑笑。

  “沈逸程,你真的喜欢我吗?”

  为什么都连我要走了,你都这么的波浪不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鲸鱼七七说:

鲸鱼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多支持我哦!么么哒爱,爱你们。求关注,求评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