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南王妃见小两口相处的还不错,终于笑了笑说,“看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依儿你可要好好的养身体才最重要。”

  “我知道了母亲,您就别担心我了。”依蓝说着。

  就在这时小厮来报,“段侯爷,与皇后娘娘嫁到。”

  北宫陌尘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就反感,可又不能表露,淡淡的说句,“有请。”

  段侯爷与南疆皇后进来后首先看到的就是憔悴的南依蓝,皇后上前握住依蓝的手,“丫头才几日不见怎么就憔悴成这幅模样,如果你在质子府过得不好就告诉姨母,姨母定会为你做主。”南疆皇后说完眼角便瞥了一眼北宫陌尘。

  南疆皇后虽然已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可保养的极好如同三十多岁一般,皮肤如凝脂,美貌不失贵气,一身华服更加彰显身份,细看五官与俊南王妃有六分相似,这对姐妹站在一起就算不认识得见了也会肯定这二人定是姐妹俩。

  段侯爷站在不远处没有说话,深蓝色的长袍显得他更加深沉内敛,五官与皇后他们也有几分相似,总体来看也是一个中年美大叔。

  只是他从进来眉头就没有舒展过,脸上愁云密布又不难看出他担心的并不是依蓝,因为从进来他的眼睛就向外面看了好几遍,似乎外面有什么事情揪着他的心神让他不安。

  “姨母说笑了,陌尘对我很好,这些日子都是他在照顾我所以依儿才会好的这么快。”依蓝睁着眼睛说瞎话,没办法这瞎话她必须说。

  “真是这样?”南疆皇后有些似信非信的问,到眼睛确是看着北宫陌尘。

  “当然是这样,姨母依儿怎么会委屈自己呢。”依蓝紧忙说着就怕南疆皇后不相信自己。

  段侯爷探了口气,“真是造化弄人,依儿你没事就好。”

  依蓝当然明白段侯爷的意思,只是自己假装不知而已,“舅父依儿很好劳您操心了。”

  依蓝说道这里时,便看到北宫陌尘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烦,于是马上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做出一副疲惫疼痛的样子。

  俊南王妃一眼就看出依蓝的不适,于是马上关心,“依儿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依儿累了,出来的时间久了感觉浑身无力。”依蓝虚弱的说着。

  北宫陌尘看出来了依蓝这是替他在撵人,于是乎马上装出一副情深心疼的样子打横抱起依蓝道,“大夫让蓝儿多休息,蓝儿定是累了我这就送她回房间去。”

  看北宫陌尘心疼依蓝的样子俊南王妃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只是段侯爷与南疆皇后眼里有些不明的情绪。

  “就让依儿多多休息,我们就先告辞了。”俊南王领头带着几人一同离开了。

  质子府外——刚出来俊南王妃俊南王二人与皇后和段侯爷寒暄两句就做轿离开了,俊南王虽看不惯皇后的所作所为,加上当年惨死在皇后手里的女儿所以更加愤恨,但南疆皇后的势力之大就连皇上都忌惮三分,自己更加不敢得罪,于是表面功夫做的还是很足的。

  皇后坐在撵轿内招来段侯爷问,“你可看出了什么?”

  “臣弟愚钝并未看出什么?”段侯爷回答。

  “依儿遭人行刺,太过蹊跷,定和北宫陌尘脱不了干系。”皇后肯定,却找不到破绽。

  “您的意思是,北国质子会参与此事?”段侯爷问?

  “我就不信当年的事北宫陌尘能忘记,更不相信北宫陌尘会摒弃前嫌与依儿鹣鲽情深。”皇后眼中闪着精光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北宫陌尘藏的太深,根本就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段侯爷突然觉得这样的北宫陌尘让人害怕。

  “这个人必须早早除掉,留着他定是祸害。”皇后眼神漏出狠厉。

  “臣弟这就去办,只是依蓝那里……”段侯爷意有所指,毕竟依蓝也是自己疼爱的怎会不顾她的感受。

  皇后看了一眼段侯爷淡淡的说,“不是还有郢儿么,依儿和郢儿在一起不是更好么。”

  段侯爷一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这,这,依蓝毕竟已成人妇,怎么可以再嫁入侯府。”

  “本宫刚刚与依儿叙话,看见她的守宫砂还在,依儿还是完毕之身,嫁入侯府做侧室有何不可。”皇后早就在心打算好主意。

  “这样臣弟就放心了,就怕这侧室的名分郢儿会不依。”段侯爷知道儿子对依蓝的感情,有所担心是在所难免的。

  “他有何不愿,毕竟能在一起不是么?”皇后口吻凌厉,意有所指。

  段侯爷不敢多说,低头应是,皇后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斩草不除根始终在她心里是根刺,即使这跟刺表面上看起来很无害,但终究是根刺,如果这跟刺不及时拔掉会让她寝食难安。

  以前有梅贵妃在不好动北宫陌尘,现在梅贵妃已经殁了,又有谁能阻挡她除掉这根刺,如果依蓝乖乖的听她的话,她这个姨母还会和以前一样疼爱她,如果依蓝挡住她的计划,她也绝不会客气,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道理南疆皇后从小就懂,否则当年也不会连个小公主都不放过。

  质子府西暖阁——就在皇后一行人出去的同时,北宫陌尘抱着南依蓝回到西暖阁将她放在床上,没有外人在北宫陌尘不必再伪装,冷酷的脸上仿佛是寒冬腊月般看着依蓝。

  他越来越看不懂了,依蓝为何如此帮他如此维护他,到底她在打什么主意,如果她真的怕死就不会为自己挡上那一刀,可如果她并不怕死又为何……

  “我是你的妻子一荣则容一损则损不是么。”依蓝看出北宫陌尘心里想的很多,于是出口解释。

  “真是这样么?”北宫陌尘此时眼里出现不明的深意看着依蓝。

  “只是这样而已,我既然已经嫁给你自然会为质子府多考虑,这样我也会好过一些不是么?”依蓝嘴上这样说着可心里的苦又有谁懂。

  “最好只是这样,如果你安分我可以让你平安度日,那些仇恨自不会算到你身上。”说到仇恨二字,北宫陌尘的眼睛里恨不得飞出刀子,把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给射死。

  依蓝听了感觉浑身一颤,猛的坐起身拽住北宫陌尘的衣角,“你,难道就不能放过他们么?”

  依蓝的刺激到了北宫陌尘,他怒气的甩开依蓝用力之大直接将依蓝甩到墙角,“我若再听你说一句放过他们的话,我不介意将你毒哑。”

  说完就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甚至没我再看一眼墙角的依蓝。

  依蓝艰难的趴起来,后背的伤口裂开,鲜血浸透了后背,疼她直冒冷汗。

  刚想叫丫鬟进来帮她处理一下伤口,就听见窗户响动。

  依蓝刚刚抬眼看去,就见段子郢已经站在了床前,几个月不见了,段子郢的俊脸显得苍白憔悴,胡子拉擦的更显的几分沧桑感,一身蓝色的锦衣更加衬托他的贵气,整个人给人一种忧郁的气息,让旁人见了总会淡淡的心疼。

  “依儿。”段子郢看到依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心疼。

  “你怎么来了,走快走。”依蓝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泣。

  酷匠O网-永p久《免费D“看》|小说3

  段子郢走到床边坐下,不理会依蓝说什么,手轻轻抚摸后背上的血迹,心疼的掉泪,“很疼对么?”

  “你走吧,我,我很好。”一句我很好让依蓝心里道不尽的心酸。

  “我帮你上药可好。”段子郢虽然是问句,可口气却不送拒绝。

  依蓝没有说话,任由段子郢将后背上的衣服撕扯开,然后一点一点轻轻的帮依蓝处理伤口。

  每多看一分,段子郢就多一分心疼,终于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依蓝,薄唇贴住依蓝的耳朵,用磁性好听的声音哀求,“跟我走好不好,没有你我真的受不了。”

  依蓝再也忍不住任由眼泪流出,她转过身把脸贴在段子郢的胸膛感受着他的体温,“子郢,等等我好么,等我处理好我就随你走可好。”

  听到依蓝这样说段子郢的心突然激动起来,“依儿,你真的会和我离开,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依蓝没有说话,只是把薄唇贴在段子郢柔软的唇瓣上,用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

  段子郢感受的依蓝唇齿的芳香,心里一顿,然后慢慢的轻吻浅尝,生怕自己一用力就会弄疼依蓝,可是依蓝嘴里的味道太吸引人了,段子郢情不自禁想要的更多一些,他的舌头勾住依蓝的小舌,因为是第一次接吻所以有些生疏。

  过了好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对方,“依儿,为什么要等你,你在做什么告诉我好么?”

  “子郢,相信我,我不能说,给我时间好么?”依蓝无法告诉段子郢真相,毕竟这关乎北宫陌尘的生死,她怎么会轻易说出。

  “好,我不问,我等你。”段子郢说到这里时终于笑了笑继续说,“不要让我等的太久,看不到你我难受。”

  就在二人浓情蜜意之时,窗外站着一黑影,他听到里面二人的谈话并未打扰,北宫陌尘手里握着药瓶,低声自语,“看在你为我挡刀的份上我就成全你,我们从此两清谁也不欠谁。”

  北宫陌尘独步离去心里没有任何情绪,毕竟自己不喜欢南依蓝,看在她为他差点死的份上,成成全她又何妨,反正自己早晚会离开南疆回到北国的,更何况他从未打算带走她。

  皇宫——十天后,皇城内金碧辉煌雕梁画柱,每一个景点都有着独特的韵味,只是这美好的气息在此刻显得有些压抑,因为皇上病了。

  自从梅贵妃殁后皇帝就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这次更是一病不起已经有三天没有上早朝了。

  太医院里的太依们都纷纷跪在乾坤殿,个个面色凝重,皇后大发雷霆,“庸医都是一群庸医,如果再找不到好的方案治好皇上,本宫定不轻饶。”

  太医院,院首跪上前去战战兢兢的回答,“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实乃气郁成疾,只要摒除陛下的心病,自会药到病除。”

  皇后听了更是气急,她何尝不知皇上是为何得的心病,北宫梅雪就连死了都不让她安生,皇上的心里只有北宫梅雪那个贱人,这让她如何不气,如何不愿。

  就在此时乾坤殿内传来中气不足的声音,“都下去吧,朕的身体朕自知。”

  皇上说完后便对身旁的小太监说,“去传召俊南王进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