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北宫陌尘习惯晨起习武,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更加衬托他的俊逸,轮廓分明,薄唇紧抿,手里的长剑挥洒自如,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潇洒飘逸,他绝对有让女人为之疯狂的资本,唯一的缺点就是那周身的冷气,让人不敢靠近。

  丫鬟躲在不远处不敢上前打扰,就在这时柳湘走了过来笑靥如花的说,“爷,您的武艺可真是越发的精进了。”

  闻声北宫陌尘停下了动作,他看了一眼柳湘心里想着,这南依蓝难不成真的去伺候柳湘晨起梳洗了。

  “爷,您怎么那么早就起了,我还没有伺候您梳洗呢?”柳湘绝对是故意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想把苗头指向南依蓝。

  “她去伺候你了?”北宫陌尘把长剑收起来坐在石桌旁端起热茶轻抿一口。

  sD更%}新t最Oy快}上酷F(匠#4网Z&

  “哎呦,爷您这就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个妓子怎敢劳驾郡主伺候。”柳湘轻笑坐下,说话之间故意把表情弄的好像受了气的模样。

  北宫陌尘听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丫鬟,丫鬟收到北宫陌尘的眼神后赶紧走了过来跪在北宫陌尘的面前说,“爷,郡主拿身份压制奴婢,奴婢不敢造次。”

  听到这里北宫陌尘的脸黑了下来问?“她怎么拿身份压你了。”

  丫鬟一下子添油加醋的把南依蓝说的话又说了一遍,“郡主说,她是南疆国的郡主,一个小小的质子府也敢欺辱于她,堂堂的一品郡去伺候青楼下作的妓女,如果让皇上知道恐怕整个质子府都不得安生。”

  没等丫头说完,北宫陌尘的手已经紧紧攥起拳头,丫头话落只听“彭”的一声石桌瞬间成了粉末。

  北宫陌尘闭上眼睛压住心里的怒气,“看来昨天我说的话你是没有听进去啊。”

  柳湘见北宫陌尘真的动气了,于是心里得意有人要遭殃了,她也不好在质子府久呆,于是赶紧站起来说,“爷,我就先退下了。”

  北宫陌尘没有说话,柳湘很有眼力劲退身离去。

  丫鬟吓的浑身发抖不敢抬头。

  “爷,如果他真的去皇帝面前告状的话恐怕……”北麒有些担心的看着北宫陌尘,这其中的厉害他是知道的,可北宫陌尘已经被仇恨侵蚀了心,根本就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爷,如果这事传到皇宫,这后果……”北麟也在另一边提醒,北宫陌尘被仇恨蒙了心根本就不记后果的报复。

  “这件事我自有主意,她想活下去最好给我安分守己。”北宫陌尘说完这句话停顿的片刻又说,“你们两个去将胡嬷嬷骗走先关起来,找两个丫头小心侍奉。”

  “是。”北麒北麟二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然后,不做声响的离去。

  北宫陌尘之所以将胡嬷嬷支走,是因为胡嬷嬷毕竟照顾了南依蓝几年,看到南依蓝受虐定会心软,北宫陌尘不想因为南依蓝跟胡嬷嬷翻脸,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胡嬷嬷离开。

  新房内,胡嬷嬷帮依蓝收拾妥当,安慰说,“等我们回到北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北国,母亲的故乡。”依蓝嘴里念叨着,如果可以她还是想和段子郢一起到母亲的故乡看看。

  “是啊,那也是我的家乡,那里风景如画空气清新,冬月里白雪皑皑,别提有多美了。”胡嬷嬷回忆着北国的景色。

  “北风飘絮雪纷飞,冬月雪镜映红梅,罗群轻起翩翩舞,箫乐弄风伴红颜。”是那个人写给母亲的诗。

  “是啊,如果没有你父皇,梅雪公主应该会很幸福。”胡嬷嬷感慨万分。

  “母亲到死都没有爱上父皇,因为母亲的心里装着他。”依蓝很想见见那个人,母亲到死都心心念念的男子。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胡嬷嬷,七皇子请您去别院一趟。”北麒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胡嬷嬷看向依蓝满脸的担心,依蓝微笑说,“我没事,您去吧。”

  胡嬷嬷这才放心的跟着北麒一同离开,依蓝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些什么,新婚第二天就把胡嬷嬷支开,可能北宫陌尘要对付自己了。

  依蓝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是心神不宁,突然一声冰冷的响声传到耳朵里,“我说了你只是一个贱奴,难道你忘记了。”

  随着音落北宫陌尘已经走近了房间。

  依蓝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她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北宫陌尘都不会放过她,就因为她是俊南王的女儿,是皇后的外甥女。

  北宫陌尘看着依蓝那双如冰般的冷眸,心里更加怒火中烧,伸出大手掐住依蓝的脖子嘴唇贴住依蓝的耳畔轻冷的说,“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么,还是你根本就不怕死。”话音刚落,手突然用力,仿佛要将依蓝细白光滑的脖子给拧断。

  依蓝感觉快要窒息了,艰难的打嘴里吐出几个字,“你,不,会,杀,我。”

  听到依蓝这么说,北宫陌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松开手,“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敢杀你,就就凭你是郡主,别忘了你也可以病死。”北宫陌尘的这句话意味深长。

  “咳咳咳……”依蓝深深的吐口气说,“我怕死,但我活着配合你不是更好么。”

  “配合我,你打算怎么配合我。”北宫陌尘有了些许兴趣。

  “帮你消除皇上对你的戒心,帮你离开南疆。”依蓝很是坚定的说着。

  北宫陌尘满脸的不屑,“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北宫陌尘不信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姑母深得皇上宠爱也没能将他送出南疆。

  “就凭我是俊南王的女儿,是南疆皇后和段侯爷的外甥女,就凭他们对我的宠爱。”依蓝坚定不移的眼神让北宫陌尘有些恍惚。

  对,南依蓝说的错,以前姑母做不到因为阻碍太多,这些阻碍恰巧正是南依蓝说的这些人,如果她真的能帮自己离开,那么有些仇恨晚些报也是一样的。

  “相信我。”依蓝对上北宫陌尘的眼睛真诚的看着。

  北宫陌尘内心动摇了说,“我要一个期限,如果你办不到到时再要你的小命也不迟。”

  “一个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依蓝肯定的说着。

  “一个月就一个月,不过这一个月你最好给我安分……”

  “小心。”没等北宫陌尘说完依蓝就扑上去把北宫陌尘扑倒在地,千钧一发之际一只飞剑深深插在了墙里。

  依蓝怕在北宫陌尘的身上,感觉到他男子特有的气息,北宫陌尘也闻到依蓝身上的女儿香,北宫陌尘近距离看着依蓝的眼睛,感觉那双美眸如月亮般耀眼。

  “七皇子您没事吧。”一个护卫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听到这突兀的声音,北宫陌尘这才感觉到自己失神了,于是用力推开南依蓝,自顾自的起身,“我没事,刺客抓到了么?”

  北宫陌尘边往门外走边问,可却没有得到任何人回答,就在转身之际南依蓝抱了上来搂住他的脖子闷哼一声,“小心。”

  南依蓝帮北宫陌尘挡了一刀,那侍卫见刺杀失败,立刻用刀抹了自己的脖子自杀,省的被抓住严刑拷打。

  北宫陌尘看了一眼死去的刺客,摇摇头,然后将南依蓝打横抱起抱出了屋子。

  赶来的北麟见北宫陌尘完好无损,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找大夫。”北宫陌尘抱着南依蓝打北麟的身边走过只说了这三个字。

  这夜,天空没有一颗星星,暗沉的天气似乎又要下雨,秋天的雨水特别的多,这就是南方的季节,潮湿的让人难受。

  西暖阁,依蓝趴在床上熟睡,大夫说伤口很深需要长时间的静养才能恢复,如果刀口再深一点就算大罗神仙也无法将她救活了。

  北宫陌尘坐在床边看着依蓝的眼神有些探究,他感觉自己看不透她,看不懂她,明明自己对她百般羞辱折磨,他为何还要舍身救他帮他挡刀,他厌恶她因为她是俊南王的女儿,因为俊南王献出了自己的表妹,姑母唯一的孩子。

  可是现在南依蓝却为他挡了一刀,这一刀差点要了她的命,他以后该怎样对她,不他不可以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最多放过她,只是放过她饶了她的小命而已,等他回到北国就不用再纠结了。

  想到这里北宫陌尘起身离去,没有一点留恋头也不回的离开,只是吩咐丫鬟们好生照顾。

  书房里北宫陌尘浑弑杀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屋子,“查到了么,是谁的人。”

  北麒北麟二人双双单膝跪在地上,北麟开口,“是故土。”

  “北国的人,他就那么等不及了么?”北宫陌尘心里冷意加重。

  “爷,我们该怎么办?”北麒请示。

  “静观其变,我在明敌在暗,防不胜防。”北宫陌尘早就知道北国的那些兄弟不会放过他,即使自己已经在南疆做质子但依然会威胁到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下手会如此之快。

  “爷,您想到会是谁了么?”北麒又问?

  “暂时没有,去把今天府里进刺客的消息放出去。”北宫陌尘冷脸吩咐着。

  “是。”

  第三天——俊南王和王妃听到消息后立刻来到质子府,南依蓝刚刚醒来身体还有些虚弱,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亲人有气无力的说,“母亲我没事您不用担心。”

  “傻丫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刺客怎么就伤了你一个,北宫陌尘呢,你被刺客砍伤时他在那啊。”俊南王妃非常气愤。

  “母亲,不关陌尘的事,他对我很好。”南依蓝尽量为北宫陌尘开脱。

  “好了,既然依儿没事我们也该放心了。”俊南王说道。

  “母亲,别难过了我真的很好。”依蓝安慰。

  不多大会北宫陌尘就走了进来,他看到俊南王的时候有种想杀了他的冲动,可自己的实力实在不行只能掩藏住内心的怒火与杀气。

  “蓝儿你好些了么?”北宫陌尘故意亲切的叫着为了给人一种夫妻恩爱的假象。

  依蓝又何尝不知,努力挤出一抹微笑道,“好多了,有劳你体贴照顾了。”

  “这是哪里话,我是你的夫君照顾你是应该的。”北宫陌尘自己心里都嫌弃自己说这么肉麻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