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在脑海里不停的旋转,这是母亲的遗愿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帮母亲完成,无论有多少阻碍,无论多么困难,她都要去完成。

  “郡主,嫁到质子府你就可以与七皇子相认。”胡嬷嬷憧憬着这对金童玉女应该会很幸福。

  依蓝面无表情的说着,“不可以,这样我会扰乱他的计划。”

  “郡主的意思?”胡嬷嬷不太明白。

  “我答应过母亲,将他安全送入北国,如果他认出我定会打乱他的计划,我不可以这么做。”依蓝的眼神十分坚定。

  胡嬷嬷笑了,因为她看到那个小郡主长大了。

  “郡主,你有什么计划么?”胡嬷嬷近一步问?

  更+n新U最i9快上!Z酷匠3网QU

  “没有,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促成的,别忘了还有个南疆皇后。”依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现一抹忧伤,转瞬即逝。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闯了进来,今天段子郢穿了一身骚包式的淡粉色长衣,腰间配挂着蓝玉吊坠,本来就俊美的脸再搭上这一身衣服更显的有些像花花公子哥。

  他一个转身就将依蓝抱在怀里,手摁着依蓝的头,任由依蓝的脸贴在他的胸前,“依儿准备好了么?”

  依蓝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待在他的怀里没有动,她就想这么被他搂着多呆一会,就一会。

  “小丫头,我等不及了,我想马上就娶你过门,立刻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们现在就走好么?”段子郢紧紧的搂着依蓝,满眼的深情,柔情的说着。

  依蓝慢慢将脸上的面纱拿下来,她事先在脸上点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黑点,把自己画的极丑。

  她抬头看着段子郢,“十三岁开始,脸上就莫名其妙的长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得不戴面纱,你看看我极丑你还要么。”

  段子郢低下头看到依蓝的脸,刚开始也吓了一跳然,随后刻冷静下来嬉笑着说,“真变成丑丫头了,不过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依蓝听了更加心疼,可她却不能和段子郢在一起,她生来就应该和段子郢是敌对的。

  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推开段子郢道,“我们不可能了,我已经被许配给北国质子,将来我会是质子妃,你走吧。”

  段子郢听到这话时差点昏过去,努力的摇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依儿,你昨天答应我和我一起走的。”

  依蓝的心都碎了,可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狠狠的说,“我不会跟你走,我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我不要跟着你去受苦。”

  “依蓝,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相信,是不是有人强迫你这么说的。”段子郢的心像是被人撕扯一样的痛。

  “我当然明白我在说什么,段子郢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北国质子。”

  “不可能,他有什么好,我有什么比不上他,依儿你骗我对不对,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段子郢你清醒一点,看着我,我不爱你,一点也不爱,北国质子俊郎非凡,武艺高强,才华横溢,他随便哪个地方都比你强。”

  “依儿,他是比我有才华,比我英俊,可他是质子,寄人篱下的质子。”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段子郢以后都不要来找我,如果你真的爱我就成全我好么。”依蓝把话说的那么决绝,就连花儿听到都要心碎了。

  “依儿……”段子郢没再说话,这一声《依儿》好像用了他全部的力气,他疼的无法呼吸,双眸久久的盯着依蓝,他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即使这个女人绝丑他也不在乎,可就是这个女人深深伤害了他,伤的他再也不敢爱了。

  依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都空了,就连段子郢何时离开都不知道,像个白痴一样站在那里,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

  三个月后,质子府——这天北国质子府张灯结彩,从表面看来一片喜庆,可质子府的人没有一个是开心的,尤其是北宫陌尘那张俊脸,冷如冰块,随时都可以冻死几头牛。

  街上的百姓人人都在议论,北国质子迎娶俊南王府一品郡主南依蓝之事,大多人都说,“只是一个质子也能迎娶俊郡主真是老天瞎眼。”

  另有人说,“人家北国质子不管怎么说也是皇子,和一品郡主也是门当户对。”

  还有人说,“就算他是皇子也是别国的皇子,在我们国家只不过就是一个质子。”

  更有人说,“这个质子可不一般,听说好多公主都倾心于他呢,光看他的长相就能迷倒众人。”

  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今天这桩喜事足够街头巷尾议论一个月了。

  大红铺地,金满玉堂,十里红妆,却有谁能懂女儿心。

  依蓝穿着大红喜衣遮着盖头,偷偷掀开轿帘看向外面,轿子前面一个男子穿着大红喜袍,笔直的脊梁挺出一身傲骨,依蓝在心里偷偷告诉自己,“他就是表哥,真正的表哥,自己的丈夫。”

  依蓝放下轿帘,闭上眼睛,此刻段子郢那张俊脸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还记得那天夜里她说的那些伤害他的话,心里对他说了上万句对不起,她南依蓝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唯独段子郢不行,因为他的父亲是依蓝的仇人。

  随着轿子的停下,轿帘被掀开,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握住依蓝的小手,依蓝突感觉有些疼痛,大手的力度让依蓝有些无法承受,虽然疼的想哭可依蓝还是忍了不做声响,依蓝明显的感觉到男子的手上有着厚厚的老茧,那应该是长年手握兵器磨出的茧子。

  北宫陌尘冰冷的脸上挂着一丝假笑,心里如寒冰一样冻人,因为今天宾客很多,大都是达官贵族,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监视着他,他忍着,心里却告诉自己,“南依蓝,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千倍百倍的找回来。”锣鼓喧天,喜乐隆隆,这场婚礼排场隆重,依蓝虽然顶着郡主的头衔却享用着公主的婚礼仪式,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北国质子的英俊神武,却无人知道依蓝郡主的真正模样。

  伴着最后一声礼成送入洞房之后,依蓝在胡嬷嬷的陪同下留在新房里等着,北宫陌尘在外面招待宾客,满脸的严谨冰冷,现在就连假笑都不愿意流露。

  新房内大红大紫布置的喜庆盈盈,胡嬷嬷脸上笑容更盛,依蓝和北宫陌尘能够结合可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没想到现在竟然成真了,能有这样的结局当然再好不过了。

  “嬷嬷,千万不要把我的身世告诉陌尘表哥。”依蓝有些担心。

  胡嬷嬷一听不明白,“郡主,告诉七皇子真相不是更好么,他会更加疼惜你的。”

  依蓝摇摇头说,“我答应过母妃要将陌尘表哥送回北国,质子府这些年也一定有所筹谋,如果告诉他真相必定会打乱他的计划,我不想成为他的牵绊。”

  “郡主……”胡嬷嬷喊了一声郡主却没说出话来,她何尝不想北宫陌尘回到北国,也许依蓝是对的,她们不可以成为北宫陌尘的负担。

  就在这时北宫陌尘喝的醉醺醺的走了进来,他的步伐有些摇晃,也许因为烦闷所以喝的很多吧。

  “七皇子。”胡嬷嬷见到北宫陌尘心里百感交集,他(她)们一同从北国来到南疆这么多年都是相互扶持,七皇子更是她和北宫梅雪呵护着长大的,这其中的苦楚有谁能够明白。

  “胡嬷嬷,许久不见您的身体还好么?”北宫陌尘冰山一样的脸见到胡嬷嬷的那一刻柔软了,他醉醺醺扶着胡嬷嬷关心的问?

  “好好好。”胡嬷嬷的眼泪差点掉出来,这个喜庆的日子她可不允许自己哭,“七皇子,你怎么喝这么多,今天可是你的新婚之夜。”

  北宫陌尘一听《新婚之夜》这四个字脸立马结了霜一样冷了下来,“一个傀儡,只是北国的质子而已,所以连婚姻也要任人摆布。”说这句话时他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恶狠狠的盯着不出声的依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