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郢,我们没有权利说不。”依蓝泪珠不停的往下掉。

  “我不管,我不管,依蓝跟我走。”段子郢此时像疯了一般完全没有理智,他走进屋子,湿漉漉的身体紧紧抱着依蓝,耐心的等待依蓝的回答。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又能去哪里呢?”依蓝内心哀怨。

  “我们可以隐姓埋名,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那样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好么。”子郢抱的更加紧了,因为他怕依蓝会永远的离开他。

  依蓝沉默了片刻,终于看着子郢的眼睛说,“好,你无论去哪我都相随。”这是她的真心话。

  子郢听了,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明天晚上我来带你走,等我。”说完就开心的踏雨而去。

  段子郢离开后躲在门后胡嬷嬷走了过来,坚定的看着依蓝,“你不可以跟他走。”

  依蓝吓一跳,“为什么,嬷嬷,您不想我幸福么?”

  “你和谁都可以唯独他不行。”胡嬷嬷的眼神很坚定,坚定的让依蓝有些害怕。

  “为什么?”依蓝不明白胡嬷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他的父亲,因为他的姑姑,是他们害了你,害了你的母亲。”胡嬷嬷说到这里时满眼的愤恨。

  “你说什么?我不懂?”依蓝不明白胡嬷嬷话中的意思。

  胡嬷嬷停顿了片刻整理好思绪,“你曾经问我,当年的动荡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招来杀身之祸,为什么不可以在人前承认你的父皇和母妃,我们不告诉你是为了保护你,我们是不想你活在仇恨里,更不愿别人会伤害你。”

  依蓝静静的看着胡嬷嬷,认真的听她说。

  “你的母妃嫁给你父皇后一年便怀上了你,而你的父皇对你母妃又十分的宠爱,招来南疆皇后的嫉妒,南疆皇后怕你母妃生下男孩会动摇太子的地位,于是不断的加害。

  那一年吴王造反你父皇御驾亲征,皇后便伙同弟弟就是段子郢的父亲拿下皇宫,多亏俊南王及时赶到救出你的母妃,随后就生下了你。”

  说到这里时胡嬷嬷双眼含泪,继续说,“皇后与段宏瑞,穷追不舍更是对外宣称你母妃染上了瘟疫,必须除掉,更狠的是段宏瑞就是段子郢的父亲挟持了北国的七皇子北国质子北宫陌尘威胁你的母妃出面。”

  “为了保护你,你的母妃将你交给俊南王,那天俊南王妃刚好生了一女,俊南王趁着俊南王妃昏迷之际将自己的女儿和你掉了包。

  俊南王的女儿替你惨死在皇后的手里,你的母妃为了保护北宫陌尘便喝下,无子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怀上孩子,而且她还答应皇后对这次的动荡只字不提。”

  依蓝听到这里时,整个人瘫软在那里,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由俊南王的女儿换得的,而那些罪魁祸首竟是疼爱自己高高在上的皇后姨母,是宠着自己的舅父,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真正的身世怕是不会对自己这般宠爱了吧。

  胡嬷嬷回忆起当年的事,难过的快要昏过去,她强忍着内心的疼痛继续说,“你父皇凯旋归来,即使知道事情的始末却也只能忍着不做声响,一是因为皇后的势力太大根本就动弹不得,二是因为皇后把所有的证据都抹的一干二净,俊南王怕俊南王妃知道真相后无法接受所以从不敢在人前透漏只言片语,也是为了保你周全。”

  依蓝终于明白为什么父皇母妃不允许自己在人前亲近他们,自己每每与母妃短暂的相处都要提心吊胆不敢张扬,自己曾经总是问母妃到底为什么,母妃只是简短的回答,为了保护你。

  依蓝终于懂了父母的无奈,人人都羡慕帝王家的权势,金马玉堂,可又有谁会懂生在帝王家的人,才是最无奈,最黑暗,最不幸的。

  夜就这么静悄悄的过去了,才一夜依蓝就显的憔悴了很多,因为自己是北国质子的表妹,是北宫梅雪的女儿,北宫陌尘定会顾忌自己的感受绝所以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在外人面前南依蓝带着面纱从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容貌,可洞房之夜北国质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的容貌,那张和娘有着七分相像的脸,只要北国质子看到那张脸不用说什么就能明白一切,但南依蓝却不能,不能让北宫陌尘知道自己的身份,她答应过母妃要将北宫陌尘送回北国。

  第二天早朝堂上,皇帝就下了诏书,将一品郡主南依蓝主嫁给北国质子北宫陌尘。

  北宫陌尘手里拿着诏书狠狠的摔在地上,英俊的脸上结了一层寒霜。

  “七皇子,我们该怎么办?”侍卫北麒单膝跪在地上等待指示。

  另一边同样气愤的北麟拔出手中的长剑一脸的冷意道,“爷,我这就去将南依蓝杀了。”

  北宫陌尘的脸上如十二月的寒霜,似乎可以将人冻死,《南依蓝》这三个字在他脑海不停的盘旋,《南依蓝》这个名字让他想起十八年前,俊南王手里抱着那个女婴,当时他才五岁,五岁的他却眼睁睁的看着南疆皇后狠狠的将女婴闷死在他的面前,如果不是俊南王献出女婴,那么表妹不会惨死。

  ◇酷匠网;首?发

  北宫陌尘恨,恨南疆皇后,恨段宏瑞,恨俊南王,是他们害死了姑母唯一的女儿,是他们害的姑母一辈子不可能再生育,是他们害死姑母,那个可怜的女人,为了保护他这个侄子毁了一生。

  北宫陌尘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冰冷嗜血的口吻说道,“不必了,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桥依小院,静雅别致,只是一个女人的哭声突兀的打破了这宁静。

  “依儿,如果你不想嫁,母妃去求皇后,你姨母一向疼爱你,定不会让你受苦的。”南俊王妃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眼泪。

  依蓝压抑着内心的疼痛,脸上努力挤出一抹笑安慰,“母妃,依儿愿意嫁,他们都说北国质子俊郎非凡,就连几位公主姐姐都十分爱慕,依儿有何不情愿的呢。”

  俊南王妃听到依蓝这么说心里便不再那么难受,因为她知道即使真的去找皇后求情也不会改变什么,毕竟圣旨已经下了,而且北宫陌尘她见过两次确实英俊非凡,但是女儿的相貌有些不尽人意不知道北宫陌尘会不会嫌弃。

  “依儿,对不起,母亲什么都做不了。”俊南王妃很自责,如果依蓝嫁给段子郢那样就好了,段子郢绝不会嫌弃依蓝的,可偏偏是嫁给北宫陌尘。

  依蓝用微笑掩饰痛苦,依偎在俊南王妃的怀里轻声细语的说,“母亲,女儿不难过,您别担心了。”俊南王妃何尝不是苦命的人,她的亲生女儿替依蓝死了可她却什么也不知道。

  依蓝看着悲伤的俊南王妃心里有些自责,自己霸占她女儿的地位整整十八年了,如果那个女婴还活着那么应该和自几同样是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可现实却不如人意。

  依蓝遮住倾国的容貌,故意把自己扮丑就是怕被人看到那张与北宫梅雪有些七分相像的脸而惹出事端,就连俊南王妃都未曾见过依蓝的真貌,这样的生活让南依蓝无比的压抑。

  这天夜里十分安静,依蓝已经释然了,这是她的命运,自从生下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她还记得母亲就快病逝时说的话,“依儿,母妃就要去了,你要答应母妃将北国质子安全送回北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