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郢一见那说话的人是大表哥于是马上陪笑道,“大表哥,表妹喜欢的人是我难道你不知道么?”

  依蓝一听马上红了脸,美目圆瞪,“谁喜欢你了,你混蛋。”然后不好意思的跑回自己的院子。

  段子郢被众人白眼,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个直肠子口无遮拦,而且他和依蓝从小青梅竹马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一对鸳鸯在一起那也是迟早的的事,所以都没有说什么。

  王妃本来很疼爱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外甥,可今天在王府大门口说出这样的话,她的脸上也不好看,女儿毕竟还没有嫁呢,这让有心人听到女儿的名声可要受损了,于是白了段子郢一眼然后走回大厅里。

  “你这混小子,说出这样的话就不怕破坏依蓝的名声。”蓝依陽也拿这个表弟没有办法。

  段子郢嬉皮笑脸满不在乎的走进院子,边走还一边说,“依蓝和我早就定下来了,我都不怕她名声不好你们怕什么?”

  桥依小远,是依蓝的院子,虽然不算富丽堂皇也可以说清雅别致,依蓝喜欢清净,所以院子离正厅有些远。

  段子郢厚脸皮的追了过来,看着正在生气依蓝笑嘻嘻的讨好,“小丫头,生气了。”

  “我不想理你,你走开。”依蓝别过脸,其实也没真生气,就想逗逗他。

  段子郢坐在依蓝的旁边把头贴在依蓝的肩头撒娇装可怜,“你知道的,我怕你被姑母许给别人。”

  依蓝:“你胡说,娘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紧张,小丫头你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思的。”段子郢这会说的十分认真,丝毫没有先前玩世不恭的模样。

  “好了,别说了,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依蓝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是很开心的,自己接触最多的,除了王府的家人,就是对自己很好的段子郢了。

  其实依蓝很喜欢和段子郢在一起,虽然心里清楚段子郢不是自己的亲表哥可她还是喜欢和他在一起,段子郢的性格让人十分的轻松。

  “小丫头,你把纱巾取下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自从十三岁之后你就带着纱巾,我就再没有见过你的模样。”段子郢一张俊脸放大距离很近的露依蓝的眼前,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依蓝的眼睛,渴望的看着依蓝。

  听到段子郢如此一说,依蓝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张脸和北宫梅雪太像了,所以从十三岁开始就一直带着面纱,生怕被人瞧见引来杀身之祸,偶尔不戴面纱也是乔装扮丑,可这会脸上没有粉饰任何东西,万一被段子郢看见岂不是遭了。

  “我,我……”依蓝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难道你越长越丑了,怕吓死人不敢让人看。”段子郢一脸的疑惑。

  依蓝一听噗嗤笑了,“对呀,我现在丑的都没脸见人了,怕把你给吓跑了。”

  听蓝依这么说段子郢也笑了,放心道,“原来变成丑丫头了,没关系表哥我不嫌弃你,不管你多丑我都娶你做老婆。”

  “我才不要嫁给你,你的样子太招花。”依蓝心里还是很美的,可是嘴上确故意这么说。

  “招花没办法,谁让你表哥我长得英俊神朗,风流倜傥呢,不过我保证这辈子就娶你这么一个丑丫头。”

  依蓝其实很感动的,虽然这个表哥有些不着调,不过对自己确是百依百顺,嫁给这样疼着宠着自己的男人也不错,就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少了点东西,可少了什么,依蓝自己都说不清楚。

  胡嬷嬷走了进来,她看到段子郢心里就很不舒服,因为南疆皇后的原因,她对段子郢一直都存有敌意,不过段子郢对依蓝,的确是真心实意的,所以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但如果让依蓝嫁给段子郢,嬷嬷心里还是很排斥的。

  “贝俊爷,您说话也不怕闪到舌头,这天下可是有人比您还英俊着呢。”嬷嬷说话的口气带着讽刺。

  段子郢一听马上跳起来说,“胡嬷嬷你说说谁比我还要英俊潇洒。”

  胡嬷嬷掩嘴一笑道,“北国质子,北宫陌尘就比你英俊几十倍。”胡嬷嬷说话毫不客气。

  段子郢听胡嬷嬷说完一下就成了蔫茄子了,想说些什么可说不上来,的确北宫陌尘确确实实是标准的美男子,犹如天神般俊郎非凡,那些皇家公主哪个不削尖了脑袋想嫁给北宫陌尘。

  半响段子郢才酸溜溜的说,“胡嬷嬷,您是梅贵妃跟前的老人,北国质子又是梅贵妃的侄子,您当然替他说话了,北宫陌尘长得的确不赖,可他是座千年不化的冰山哪里有我好?”

  “听你这话的意思,北国质子没有你长的俊喽?”依蓝凑到段子郢的脸前疑惑的问?

  段子郢有些词穷,好一会回答不上话来,因为北宫陌尘的确天神般的存在,而自己的确不如人家,只能灰溜溜的单手搭在依蓝的肩上,强词夺理,“配你这样的丑丫头,我这个级别的美男子足够了。”

  就在这时俊南王走了进来,微胖的俊南王显得格外富态,再加身上穿的锦衣华服更彰显出他不凡的地位与贵气。

  “依儿。”俊南王的脸色不太好看。

  “父王。”依蓝赶紧上前请安。

  “姑父。”段子郢也施一礼。

  俊南王似乎有心事似的,对段子郢说,“你姑母找你有话说你先过去吧。”

  段子郢也看出俊南王难看的脸色,也不好多呆于是乖乖的离开了。

  “父王可有心事?”俊南王沉重的脸色告诉依蓝,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依蓝,你今天去送过你母妃了。”俊南王关心的问?

  “嗯,我在城楼上与母妃别过。”依蓝心里有些小小的哀伤,即使难过也不能在人前露出,省得让人看出端倪。

  v最Im新bR章节:z上g酷匠网

  “依儿,你可恨你父皇么?”俊南王已经坐下,认真的问?

  依蓝摇头说,“不恨,父皇是爱着母妃的,只是他的,爱有太多的无奈了。”

  俊南王微笑,“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不,依蓝不委屈,只是这些年父王才委屈了。”依蓝很自责,那年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一切都改变了,只是依蓝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故让本是公主的自己变成了俊南王的女儿。

  “依蓝,错的不是你,你不必自责。”俊南王心疼的安慰。

  “父王,您找我有别的什么事么?”依蓝知道,俊南王来这里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事。

  俊南王有些难以开口,可这件事又不得不说,只能唉声叹气的说,“今天朝堂上,大臣们都纷纷提出给北国质子选质子妃。”

  依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俊南王说着。

  “梅贵妃殁了,可梅贵妃的势力还在,自从那年突发那件事之后,梅贵妃就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当然梅贵妃不在了,可梅贵妃的势力却去向北国质子那里,这样一来怕是会引起朝廷动荡。”

  “大臣们想用和亲在质子府安插眼线,并且用美色来安定北国质子的心。”依蓝猜测着说。

  “大概就是这样,北国质子虽为质子,可因你母亲的关系,他同样在暗中培养势力,如果不早些做准备恐怕,恐怕他会反击。”俊南王虽然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有一层意思,只是现在不方便说出来。

  “那就早些送北国质子回去北国,那就一切无忧了不是么。”胡嬷嬷赶紧搭话,这么好的机会她真的不想错过。

  因为胡嬷嬷是梅贵妃从北国带在身边的老人,所以俊南王并未责怪她这个奴婢插话。

  “胡嬷嬷,北国质子是南疆国对北国的牵制,皇上不会放北国质子归去的。”依蓝也想帮北宫陌尘离开,但是牵连到国家大事她就无能为力了。

  胡嬷嬷听完,也知道自己多嘴了,于是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依儿,皇上的意思是想让你嫁给北国质子。”俊南王知道依蓝与段子郢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说出这话时十分的费力。

  依蓝,顿时蒙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突然就让自己嫁给一个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人,虽然心里清楚北国质子是自己的表哥,可是两人从未见过面,而且北国质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表妹。

  倒是胡嬷嬷听到俊南王说这话时心里一阵激动,这何尝不是她盼望的,依蓝能嫁给北宫陌尘最好不过了,梅雪公主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

  依蓝有些不相信急切的问,“不可能,父王,父皇怎么会这样对我?父皇最疼我了对么?父皇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父皇不会这么对我的对么?”

  看到依蓝这样俊南王满眼的心疼,“依儿,你父皇也没有办法,你是最合适的,而且明天早上就会颁发诏书,依儿只有你才能牵绊北国质子。”

  依蓝的心一下子凉了,本来好好的怎么才一会就变了,此刻她的脑海里全是段子郢那嬉皮笑脸的样子,那痞痞的笑容,那无赖的语气。

  “表妹,别哭,有我在你不可以哭,因为你哭了我会觉得自己欺负你了,会心疼的。”

  “小丫头,别忘了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你着凉了受累的人可是我。”

  “丑丫头,别担心,就算你比癞蛤蟆还丑我也定会娶你的。”

  “小丫头,不许你被别人欺负这样会显的我很没有出息,很没用。”段子郢的声音不停的在依蓝的耳朵里回荡。

  俊南王离开了,他心里也不好受,可是生在皇家又有多少人是称心如意的,大部分都是身不由己,表面风光,这其中的无奈又有谁懂。

  “郡主。”胡嬷嬷虽然高兴可看到依蓝这样心里难免会心疼。

  这天夜里的闷热给人一种烦躁感,依蓝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月光无法入睡,也许是心太痛所以难过的睡不着。

  雨不知何时敲打着窗户,好像替依蓝在哭泣,桌子上的铜镜照出依蓝那双哭红的眼睛,整个人都显得颓废很多。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站着一个人影,雨水淋湿了那人的紫红衣衫,清风打乱了他的长发,此刻的他显得十分的狼狈。

  “你都知道了。”依蓝坐在窗前看着被雨水淋湿的段子郢,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我不许。”段子郢脸上没有了嚣张,没有调皮,没有微笑,只有冰冷的表情一字一顿的说着,“我、不、允、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