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村子,一阵阵凄凉……

  彩儿皱了皱眉,在尸体中小心翼翼地穿梭着,直到走到那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庭院门前时,她停了下来,地上的血渍已经由鲜红转为暗黑,眼前的是她的家,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家了,原本欢声笑语的家,此时死气沉沉的,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不断地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颤抖地抬起脚,缓缓地走了进去……

  “爹……娘……”小小而又颤抖的声音,她蹲下身子,发抖的小手抚摸上那早已冰冷的尸体,她心痛,她难过,却依旧无法流出眼泪,她哭泣,眼角却始终都是干涩!

  御寒冰始终驻足在她的身后,看着面前那娇小的身躯,她可以感受到她的无助,抬起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可以感受到她那忍不住的颤抖。

  彩儿就这样静静地跪着,看着,转眼天已黑,她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时辰,再想要站起身时,双腿早已经麻木!

  “能不能……”已经发干的嘴巴里,彩儿小声的对身后的御寒冰说道“能不能……帮我将我爹娘的尸体下葬了?”她的声音有些空洞,却不再颤抖,缓缓地抬起头望向深厚的男人,想必此时她的心差不多已经冷静了不少。

  御寒冰依旧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少女,眼中流露出的满是心疼,他可以看出那双眼睛中的坚强,而那坚强的眼神中又有着想要遮掩住的伤心,可为何……她从始至终未留过一滴眼泪?

  垂柳树下,彩儿跪在坟前,新坟上的土还有些潮湿,她将尸体葬在了那棵她每天醒来的垂柳下面,柳树上的黄鹂鸟此时也非常的安静,没有了往日的叽叽喳喳。

  “爹……娘……”彩儿的语气虽然冷静,却没有一丝丝的力气,“你们在这里就好好的休息吧,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微风吹过少女的脸颊,乌黑的长发于微风中轻扬,双眼中是她从没有过的坚韧!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御寒冰声音轻柔地问着,眼睛温柔地看着面前的彩儿。

  “我……打算……已经无家可归了啊……”声音中的无奈和伤感谁都可以听得出来,“无所谓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只想要为我爹娘报仇!”彩儿她什么都不曾想要,她只想要和自己的爹娘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生活,这终究一切都是奢望,她不恨也不怨,只是……除了报仇,她还能做什么?

  “彩儿……”

  “彩儿!”

  于微风中,少女的身体轻轻柔柔,御寒冰快速的扶住快要倒下去的彩儿,看样子她是晕倒了,看着那略显苍白的脸蛋,御寒冰抬起手忍不住的抚了上去,眼中掩盖不住的心疼。

  黄鹂鸟从垂柳上飞了下来,翅膀轻轻地放在彩儿的手背上……

  御寒冰仔细端详,彩儿身上并未出现严重外伤,用手握住其手腕,也未发现有何内伤,看样子她是太累了,又受到了惊吓,被少量魔气侵入体内,以至于这魂魄有些紊乱。

  “喂!你要干嘛!”看着御寒冰抱起已经熟睡的彩儿,小鹂显得有些担心,鸟喙不断地叼着御寒冰的衣服。

  “哎呀!”

  “你若是不想让她睡在荒山野岭,喂给豺狼虎豹,妖魔鬼怪,就把你的鸟嘴闭上!”一道寒光扫过,小鹂被御寒冰用衣袖扫落于地面,而那双眼睛此时已没有了面对彩儿时的温柔,眼眸里闪过一丝冰冷。

  丝毫没有理会小鹂在背后的不满,一个腾空,御寒冰便抱着那娇小的身躯飞向了远处……

  “魔尊”

  “魔尊”

  “魔尊”

  “魔尊,您回来了”

  ……

  在魔域宫内,众邪魔依次跪拜在地上,一声声魔尊此时叫的御寒冰很是心烦,手臂一挥“都下去吧”,便将怀中的少女放在了殿中心的冰床之上。

  “魔尊……属下有事禀报”一旁的霜媚儿看着冰床上的少女,和此时满眼宠溺的御寒冰,心中不免升起一阵醋意,她跟了魔尊这么多年,从没见他对谁这般温柔,更别说是对女性了!

  “嘘……”想必是怕吵醒熟睡中的彩儿,御寒冰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后,冷冷地说了句“跟我来”,便朝一旁走去。

  “什么事?”挥了下袖子,将双手背于身后,御寒冰再看了眼冰床上的彩儿后便收回了目光,冷冷地询问着。

  霜媚儿心中一阵苦涩,想着魔尊兴许未接触过女子,一时玩弄罢了,便讲起了正事“昨天属下奉命去寻找那彩魂石的线索,听说十四年前的那一晚,彩魂石出世于一个小村子里,属下便去那个村子查探,却没想到……”霜媚儿欲言又止。

  “没想到什么”御寒冰冷冷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霜媚儿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说着“没想到……那个村子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了”。

  “什么!”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御寒冰又急忙压低了声音,侧过头,看了看冰床上的少女依旧睡的很是香甜,便再次说道“彩魂石出世,必定化为人形,既然当初霞光笼罩了那个村子,想必那孩子定是出生于那个村子,是否寻到了活口?”御寒冰思索着。

  “回魔尊,村子上下属下都带人查过了,未发现有活口”

  “看样子……线索又断了吗”御寒冰摸了摸下巴,皱了皱眉头,虽然灭村,不过作为彩魂石现世,那孩子没那么容易死,只是这下落不明……

  “魔尊……”霜媚儿小声地凑近御寒冰耳朵边,“那屠了村子的是我们魔族,要不要属下……”

  “你去吧,调查到是谁做的好事~回来告诉我”御寒冰加重了好字二字,对于手下,他一直都管教的十分严厉,虽说当初其父亲作为魔尊之时,这魔族没少惹是生非,搞的生灵涂炭,他也曾没少为此和父亲争执,但自从自己坐得了这魔尊之位,就一直命令手下不可随意杀生惹事,而显然这次屠杀之事是有魔族之人忤逆了他的意思,“看样子,这硕大的魔族要好好整顿了”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却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是!属下这就着手去办!”霜媚儿不禁打了个寒颤,每次这御寒冰一生气起来,这魔域宫内的温度便会急速下降,简直冷的发麻!

  待霜媚儿退下之后,御寒冰再次走到了冰床旁,仔细的端详着这个让他一反常态的丫头,当视线扫过她手臂的时候,御寒冰顿了顿……

  “这是……怎么回事?”只见彩儿手臂处一块不大不小的伤口上血块结上了一层冰霜,“难道是我的寒气太重了?”御寒冰疑惑的看着那伤口,他怀疑是自己方才生气,这魔域宫内气温急速降低导致的血块结冰,也就并没有像别的方向考虑……一挥手,彩儿手臂上的伤口便消失了“这么白净的手臂上,怎么能有伤痕呢”,要说这御寒冰没有洁癖,谁信啊!他认为美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一点点的瑕疵,尤其光洁美丽的皮肤上,更是不能有一丝丝的伤痕!

  “彩儿!彩儿你去哪里了!”空中的黄鹂鸟不断地盘旋着,当初御寒冰抱着彩儿向着远处飞去,速度实在是快,它根本追不上,以至于此时它就这样将彩儿给跟丢了,慌张着急的不断挥动着翅膀,于森林中,于深山中,累了便回到那垂柳上休息,抱着侥幸的心理,或许第二天她又会在这树下睁开眼睛!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魔域宫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着那所谓的彩魂石,御寒冰悠闲地坐在尊椅上,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时空玉,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冰床上的彩儿。

  “嗯~”冰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等到适应了一下周围的光线之后便开始打量起四周,“这里是……嘶……好凉!”双手撑着身子想要起身,却袭上了一阵冰凉的触感。

  zr酷^G匠b网}正版◎首R发_E

  “我看你晕了过去,这冰床可以稳住你的魂魄,便将你带倒了这里,看样子你恢复的差不多了”御寒冰将手中的时空玉放回自己的袖中,便起身走向了彩儿,将其从冰床上搀扶了下来。

  “我……我晕倒了?”彩儿疑惑的问着,便开始继续打量四周,看御寒冰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便又询问到“这里是哪里?小鹂呢?”那只总喜欢叽叽喳喳的小黄鹂此时会在哪里呢。

  “这里是……是我休息的地方,你的那只黄鹂鸟啊,我带你回来的时候它跟丢了吧,不过我看它有些灵力,你不必担心”御寒冰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看着彩儿,他是不会告诉彩儿这里便是魔域宫的,不然相信刚刚因为妖魔失去爹娘的彩儿一定会将自己大卸八块的,而且……他也不想让彩儿知道自己的身份,至于那只黄鹂鸟……他确实能感觉得到它身上微弱的灵气,尽管那黄鹂鸟有在克制那灵力。

  “我……睡了多久?”彩儿揉了揉自己那依旧有些发晕的脑袋,揉了揉刚刚睡醒的眼睛,又摸了摸此时饿到有些咕咕叫的肚子,小声的问着。

  “没多久……也就两天两夜”御寒冰故意加重了两天两夜四个字,然后很是淡定的走了出去。

  “两……两天两夜!”听到此话,彩儿不禁提高了嗓音,这么久!天呐!“喂!你……你去哪儿!”看到御寒冰就快要走出大门,她赶忙小跑了起来,追了上去。

  “你不是饿了吗”御寒冰放慢了脚步,一边等身后的彩儿,一边将这门外的场景来了个瞬间变貌,用障眼法将外面换了个模样。

  “哦……”彩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吐了吐舌头,这咕咕叫的肚子还真是不争气那,便开开心心的又蹦又跳的跑了出去,她很好奇这御寒冰要带自己去吃什么样的好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