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御炎天”携众魔族于深夜攻上蜀山,剑光于夜空中肆意划过!蜀山掌门“轩清”携众弟子于蜀山前抵御,刹那间血流涌注,漫天乌鸦疯狂叫嚣,遍地尸体躺于蜀山!

  “交出彩魂石,我自会留你们一个全尸!”御炎天于殿前站立,讥讽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他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殿内,五大长老此时已是焦急万分……

  “这彩魂石乃是上古六大神器之一,我蜀山已守护多年,若是让其落入魔族之手,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一花白胡子的老头,皱着眉头,声音显得有些颤抖,他紧紧地望向坐在正位上的轩清,迫切万分!

  “看样子,也只能用那个方法了”轩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若不是万不得以,这个方法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用的!

  “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禁术早已被封存了百年,风险可想而知啊!”

  “对啊!对啊!”

  “唉,掌门都这么说了,我等又有何办法?”

  轩清缓缓地扭动着座椅的把手,只见五位长老中间的地面慢慢地陷了下去,一个显得十分精致的盒子躺在里面。

  盒子打开,金光现!

  禁魂锁!

  上古六大神器之一的禁魂锁乃是囚禁魂魄之锁,被其封锁的魂魄皆无法获得轮回,于锁中受其烈焰灼烧之痛!由于被其封锁的灵魂无法轮回,施法者要一同灰飞烟灭,故禁魂术被称之为——禁术!

  此时的蜀山已是尸横遍野,抵御之力逐渐消弱,本该宁静的夜晚,此时哀嚎不断!

  “掌门!我们势单力薄,御炎天与魑魅宫和魍魉洞联手,不断入侵,众弟子怕是抵挡不住了!”作为大弟子的墨尘玉在殿外隔空传音的通报着外面的情况,若是只有御炎天一人,或许他还能抵挡,可如今三魔联手,打的他是节节败退!

  “时间不多了!开始吧!”轩清以蜀山掌门之血解除了禁魂锁的封印,金锁浮于半空之中!

  五位长老将禁魂锁围于中部,四人分别坐于四方,而轩清则立于锁下……

  “北——玄武”

  “南——朱雀”

  “西——白虎”

  “东——青龙”

  待四位长老口中,手中咒术结束,轩清于出现的金光中划破眉心,以眉心之血注于禁魂锁中,口中默念着,双手合十于胸前!

  子时将过,随着五长老施法,禁魂锁以一道金光划破天际,笼罩于蜀山之上,阵阵白光于禁魂锁撒于地面,一声声哀嚎之后,魔族湮灭,尸骨无存!

  五长老同时飞于天际,环于禁魂锁!

  “你们!你们竟然!”御炎天怎么也想不到,这五个老头竟然用禁术来对付他!

  被激怒的御炎天于金光中吼叫着,不断的冲击着环顾于他周围的金光,那是禁魂锁投下的锁魂光,任他如何发力,都毫无用处!

  御炎天披散着长发,发疯一般的嘶吼,原本静了的夜空,再次被吼叫声划破,禁魂锁将金光越收越紧,吼叫声显得万分刺耳,金光之下,御炎天的身形逐渐化为半透明,随着最后一声嘶吼,御炎天以及五位长老皆消失于空中……

  禁魂锁稍作停留之后,快速的飞向了镇魂塔,以巨锁的形态挂于塔顶,御炎天精魂被禁魂锁封锁于镇魂塔中,永生永世!

  “掌门!”

  “师父!”

  ……

  蜀山上下,所剩弟子,跪坐于地上,哭声弥漫……

  随着镇魂塔处金光的消散,一道七彩霞光于塔中飞出,扫过天际,终消失于天际的尽头……

  “那是……”墨尘玉望着刚刚飞过的七彩霞光皱了皱眉,他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一直被守护在镇魂塔之中的七彩晶石——彩魂石!

  r更新7最*快上酷lP匠网

  “墨尘玉听令!”夜空中,轩清的声音显得那么空洞,释放禁魂锁的代价便是,施法者将形神俱灭,灰飞烟灭!轩清留下最后一丝真气,于夜空之中!

  “弟子……墨尘玉听令!”墨尘玉收起那悲痛的心情,收回了望向远方的视线,单膝跪地,皱着眉头,听令这最后一次掌门的吩咐!

  “现将蜀山掌门之位传于墨尘玉,望其不负众望,不负天下苍生……”随着轩清的声音越来越小,终消失于天际,一个盒子飘落于墨尘玉面前。

  墨尘玉,略显颤抖的手打开了盒子,那里面装的正是蜀山掌门之信物——玲珑玉,他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就算是这一刻,他也流不出眼泪!

  轩清曾经告诉过他,他本无泪,他的眼泪注定是要留给一个人的,那个人终将出现在他的未来!虽说现已成仙,墨尘玉却依旧不知自己为何无法落泪!他尝试过去寻找答案,却莫名的唯独算不出那个人是谁!恐怕这秘密也只有轩清自己知道了!

  手中握着蜀山掌门信物,墨尘玉,缓缓地站起了身子,不改往日严肃的神情,召集众弟子打扫着一场劫难之后的蜀山!

  “萧朔,跟我去一趟镇魂塔”墨尘玉从始至终紧锁的眉头再次皱了皱,他打算去一趟镇魂塔确认一下,刚刚的那道七彩霞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御剑来到塔顶,萧朔紧张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我方才看到一道七彩霞光飞出……看样子……彩魂石不见了!”

  两人陷入一阵不安之中,听着墨尘玉的话,萧朔不安的神情又加重了几分,彩魂石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作为上古六大神器之一的彩魂石一直被魔界虎视眈眈,如今遗失了,若是落入魔界之手,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彩魂现,灾祸乱……”

  “莫慌……”墨尘玉打断了萧朔的话,“彩魂石虽然遗失,但若想解除彩魂石的封印并没有那么简单,我明日下山去看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线索”虽然他看似冷静,心中却也并不是十拿九稳,这天大地大,找一个彩魂石谈何容易啊!“收!”一抬手,那巨大的重锁便再次归于最初之态飞进了墨尘玉的袖中,禁魂锁的结界依旧笼罩着镇魂之塔!

  虽是听墨尘玉如此说来,但萧朔的担忧并有没打消多少,二人静静地悬于空中,这一夜似乎很是漫长,镇魂塔中依稀可以听到御炎天那哀嚎不断的声音,望着那沉重的巨锁,不仅想起了那五位长老,心中是一阵惆怅……

  “彩魂石……终究还是去往了人间”墨尘玉心中不由得一紧……

  第二天,一个小小的村子,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天气,怎么这么热啊?”

  “是啊,这大太阳,也太刺眼了吧”

  “热死了……”

  “今年夏天似乎比往年热上许多啊”

  “是啊,这地里的庄家都枯萎了,唉”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热的这么厉害啊”

  看着地里的庄家垂头丧气的,不少人忍不住叹气,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着。

  墨尘玉看着这出奇热的天气,对啊,明明昨天还没这么热,今天的温度就这么高了,难不成……和彩魂石有关?他心中似乎有些肯定。

  深夜,虫鸣阵阵,墨尘玉于空中寻找着彩魂石的下落,猛然空中大雪纷飞,狂风大作!

  “六月飞雪?”墨尘玉皱了皱眉,伴随着大雪,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墨尘玉停留于窗外“这女婴降临却六月飞雪?难道……”,心中的疑虑让他自己吓了一跳,那彩魂石落入人间,如今这女婴在大炎之时伴随骤雪降临……

  “看来……浩劫在所难免……”墨尘玉皱了皱眉,双手在胸前画了个圈,一枚小小的通灵宝玉便系于女婴脖子,这枚宝玉可驱魔辟邪,压制女婴体内的彩魂之气,躲避妖魔的追查,只不过……最后的命运将如何,就只能看其自己的造化了。

  墨尘玉望了一眼那女婴,无奈摇了摇头,一个御剑,便朝着蜀山的方向飞去。

  “怎么样了?”萧朔见到回来的人,急忙走上前,看着墨尘玉紧锁的眉头,心中一震,似乎猜到了什么“彩魂石……还是出世了啊”。

  墨尘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彩魂石解除封印,就必将要先出世,若想阻止其解除封印,便要除掉其出世后的人身,期限只有十五年,若是等到十五年后,彩魂石必将苏醒,封印必将解除……这可如何是好!

  魔域宫内,众妖魔此时正跪于殿前,正前方的冰座上坐着一个全身散发寒气的男人,他俊朗的脸上没有一丝丝表情,作为御炎天的儿子,他与其父亲的能力不相上下,这一刻,便是其继承其父,坐得这魔域宫,成为新一代魔尊——御寒冰!

  “蜀!山!我们不共戴天!”御寒冰双眸放出寒光,紧咬着的牙齿发出吱吱声,魔域宫骤时温度急降,寒冷刺骨!

  “魔尊!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护法是一个美艳至极的女子,身着大红衣,高高盘起的秀发,女子优雅的立于冰座旁,高贵的仿似难以触碰。

  “听说,彩魂石出世了,霜媚儿你去打探下具体消息,和那个孩子”御寒冰冷冷地吩咐着,被唤作霜媚儿的女子微微笑了笑,虽是魑魅宫宫主,却从小便跟在御寒冰身边,现如今御寒冰坐上魔尊之位,她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护法,对于这冷冰冰的人,她也早就习惯了。

  要知道,世界之大,魑魅宫自古便是女性居多的妖宫,这御寒冰可是霜媚儿的一根救命稻草,不牢牢抓紧可是不行的!

  “遵命”霜媚儿双手抱拳,微微弯下腰去,便带了几个手下去着手调查。

  “魔尊,听说那彩魂石出世之时,一女婴伴随骤风暴雪降临,若想得到彩魂石,看样子只能等到十五年之后了”一老翁拖着花白的胡子站在御寒冰身侧,看样子年岁已高,眼中可以明显看出他的狡诈之心。

  “十五年吗……传令下去!另外的五方神器尽可能的给我调查到线索!”十五年而已,御寒冰愿意等,等到适合拿到彩魂石的时机!

  把玩着手中的时空玉,御寒冰一脸的惬意,六大神器之一的时空玉如其名,可穿时间与时空,但要真正开启这时空玉则需要一滴情缘泪!

  情缘泪为世间最真最纯之泪,相传这情缘泪需是一对有着情缘羁绊的男女,用其最真的心化作最纯的泪,方可称之为情缘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