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慢慢滴下了雨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从屋檐跳到另一个屋檐上,沿着这条屋檐直接到了张忠泽他家的屋檐上。天空电闪雷鸣,雨越来越大。这样的天气令人作恶,我看到张忠泽一楼的客厅里有很多人,尽管我故作镇静但心脏还是快速跳动,我有些害怕。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宫崎骏,一位日本动画师。又想到了他的一句话——我始终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另一个自己,在做着我不敢做的事,在过着我想过的生活。

  又想到了一位德国哲学家尼采的一句话——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我是来救我的兄弟的,对,我是来救我的兄弟的,我不是来当懦夫的,我是来救我的兄弟的!我狠下心来,我沿着张忠泽家的屋檐直接跳上了二楼,我看了看四周,拿起了旁边的重物砸向张忠泽家二楼的窗户,“碰。”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我听到一楼发出声音。

  “那里发出的响声。”从一楼出来一个黑衣男子。

  “好像是二楼发出的你去看看。”屋里传出声音。

  我藏进被我砸烂的窗户的房间里我关上门蹲在窗户下,我听到上楼声,步伐慢慢的靠近······一步···两步···我的项链震动着······“有人吗?”我听到他说,“有人吗?”他又重复一遍。

  我在屋里想向门后移动,我慢慢的一步一步动着,然后到了门后站了起来。

  他缓慢的打开房门,走了进来。我听到了他踩碎玻璃的声音,他进来之后打开了手电灯,我在他后面······我举起手慢慢的伸向他的身体,忽然他一转身,我赶紧直接把手按到他身上,出来一阵阵电击声音,随后他倒在地上抽搐着,我的心脏发疯似的狂跳,我靠墙滑在地上,仓促的呼吸着。

  我慢慢的平静下来,我的衣服湿的发凉,我有点冷,我脱下衣服换下了他的黑衣服。然后跑了下去,走到一楼的客厅里,我看到有6个黑衣人在桌子上打牌,我走过去。

  “怎么了?上面发生了什么?黑10。”

  “黑10?”我刚说就明白了感觉弥补,“没有事,窗户碎了。”这时候我希望我的声音不会让他们怀疑。

  “你去地下室看看黑02,黑03,黑04在干什么。”

  我感到一阵放松,我走进一间房间打开了地板,里面有一段楼梯,我用电灯照光,我走下去后里面又有一个门,我的项链开始震动,我从兜里拿起手机打开了远程连接,没网?我艹!

  我走到门前,屏息下来敲了敲门。

  “谁?”门里传出声音。

  “黑10。”

  门开了,我看到里面的场景陈政他们被铁锁绑着。陈政看到了我立刻认出了我。用眼睛示意我面前这个黑衣人手里的钥匙,张森森、周帅、杨好乾都躺在地上睡着了。其他俩个黑衣人睡在床上,我感觉是个机会,感觉用手捂住面前黑衣人的嘴,他想喊叫,我用另一只手从他身后释放电流把他电晕。我扶着黑衣人慢慢的让他倒下,另外俩个黑衣人还在睡觉。

  我拿起倒下的黑衣人手里的钥匙,给陈政开了锁,陈政一脸释放的感觉。

  “我就知道你会来。”陈政笑着说。

  “是肯定会来。”我轻轻的叫醒杨好乾,他一看到我立刻就做出了要大喊的动作,我“虚”了一下,指了指床上另外的黑衣人。

  “太好了,郑禹果然把告诉你了。”杨好乾笑着说,“终于要解放了。”

  随后我分别解锁了周帅和张森森的锁,他们站了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然后我们来到床边看着床上两个黑衣人。

  9\酷*4匠s网8正ln版首.-发+"

  “怎么打?”杨好乾撇了撇手指。

  “吊打。”陈政上去给了其中一人一拳。

  我们分别拳脚相加,两个黑衣人求饶道:“饶命饶命。”我们停下了手。

  “这里有多少人?”我问。

  “一共有11个,我们10个黑衣人是新帝的人,还有一个带眼镜的不认识。”黑衣人说道。

  “张忠泽。”杨好乾说道。

  “新帝是谁?”陈政问。

  “王新宇。”

  “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们是拿钱办事的。”

  我拿起地上的锁把他俩绑在床上,用旁边的步堵住了他俩的嘴。

  “加上这3个我已经干掉4个了,其他6人在上面打牌,张忠泽我不知道在哪。”

  “走,找他去。”杨好乾走在前,我们跟了上去。

  我们从地下室里上来,来到一楼大厅,那6个黑衣人看到了我们,他们惊动起来,我们慢慢的靠近,他们一步一步后退,直到他们退到墙角。

  “上吧!跟他们拼了。”他们像蜂拥而来。

  杨好乾用飞踢瞬间把一个人踢倒在地,又用变线踢干倒一个,我用电击手套电晕两个。

  “那是什么?”杨好乾笑着问。

  “电击手套。”

  “从那弄的?”

  “我自己做的。”

  “怎么做的。”

  “简单的说就充完电释放。”

  突然我的项链震动起来,我赶紧转身电击了身后要攻击我的黑衣人。

  “后面!”我已经完成了动作,杨好乾才喊出。他一脸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

  “感应项链。”

  “这又是什么。”

  “和你的眼镜一样。”

  “哈哈哈,是吗?”

  还有最后一个人,陈政想上前打他,杨好乾阻止了他,然后转向黑衣人。

  “张忠泽呢?”

  黑衣人有些害怕,手指发抖的指了指另一件屋子。

  “楼下有三个,二楼有一个,这里加上你有六个,你带着他们赶紧走,没你们事了。”这个黑衣人先去了地下室把里面的三个弄了上来,又跑到二楼把另一个也叫了过来。

  我把身上了黑衣还给了二楼那个黑衣人,10个人都在这里,有9个人走了。只有最后一个黑衣人留着这里,他站在我们面前看着我们。

  “他们都走了为什么你还不走?”

  “谢谢你们,以后我再也不干坏事了。”然后他脱下黑衣,“让我为我们的过错赎罪吧。”

  “不需要。”

  “你们一定需要,新帝不是普通人。”黑衣人说着,“我知道他的一切。”

  “你叫什么名字?”

  “易重阳。”

  “好,易重阳,希望你没有说谎。”杨好乾说完又说,“走,修理张忠泽去。”

  “别,你们错了。”黑衣人说。

  “怎么?”

  “张忠泽一直在帮你们,我只知道张忠泽是被威胁的。”

  “什么?他帮我们??还被威胁?放屁!”张森森愤怒的说道。

  “你们以为凭你们能逃走?要不是张忠泽,他一定跑不掉,”黑衣人指着我,“还有个人更不可能跟你传递信息。”

  我们开始慢慢理解,知道最后相信。

  我们打开那间房门,看到张忠泽躺在床上,他看到了我们。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来吧,结束我吧。”

  “不,兄弟,我们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张森森说,“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承受。”

  张忠泽流下泪水,我们相拥在一起。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