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昨夜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

  我如旧搭车到了纵横,所有人都在这里。我开个机子坐了下来,我看到任勇全碎步走来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

  “陈政昨天我给你发信息你看没有?”

  “看了,咋了?”

  “你怎么不回我?”

  “我睡觉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

  “你帮我问问她行不行?”

  “好,下午帮你去问。”

  “谢谢了。”

  我没有再说话,任勇全也在我旁边开了机子玩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竟然和自己的兄弟争抢着不可能放弃的“食物”。我看任勇全玩的嘻嘻大笑,他不时的看我一眼,我也勉强作笑。我放了最喜欢听的歌,开了最大的音量,也遮掩不了内心的声音。我不想这么做,如果我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但是已经过去的事不能改变,现在的我已经无路可走。“如果你没有选择的话,那么就勇敢地迎上去吧。”我的心告诉我。

  想完之后,我整个人慢慢的沉静下来,开始玩着电脑游戏。

  一个上午就这样如此漫长的度过······到放学时间回家的时候,我拉着黄小龙到胡同里。告诉了他我一直喜欢一个人。他们表示很吃惊,随后我又向他说任勇全也喜欢那一个人。他脸上的表情直接从吃惊到震惊。这也不奇怪,谁知道都会是这样。

  “不会吧,那怎么办?”

  “不知道,任勇全说让我下午向她说他喜欢他。”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慢,虽然天气不是很热,但我的额头和手心已经出现了汗水,却没有一丝热量。

  “你想怎么办?”

  “不知道,真的很难办。”

  “那你就自己选择吧,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支持你。”听完这句话令我全身沸腾。

  我握紧黄小龙的手差点流下了眼泪。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足够了。”

  “我上午不回家吃饭,你先回去吧。”

  “好。”我转过身走去,这一路我走的自信满满、无可畏惧。这一路走的是那么的漫长而不知疲惫。

  到家后我吃完饭,来到了学校······我看到任勇全坐在坐位上,其他人都不在。向他打了声招呼也坐在自己的坐位上,然后任勇全跑到我的坐位边说:“往里面坐,我坐在这。”我把身子往张忠泽的坐位上移动,他做在了我的坐位上,他把头面朝我。

  “陈政,马上下课你就去说。”任勇全笑着说,“这事情你办成了,我随便答应你一个我能做到的要求。”

  “先别说这么早,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我敷衍他。

  “别忘了说。”任勇全又回到了自己的坐位。

  我的从这时候跳动的慢而有力。我几乎能感受到我的心要慢慢的跳出来。就这样一秒···一秒···广播室传来下课铃的声音。我的心开始急剧加速跳动。

  “陈政!快点!”任勇全拍着桌子。

  }(最n:新On章!☆节?m上酷7匠A网F》

  我慢慢的从坐位上站起来,每走一步都是艰难。我的腿软的发抖,我走到了能让她注意到的地方,她正好看见了我,我示意她出来······她从坐位上站来起来也出来了。我走到了门外趴在栏杆上,她跟着出来到我身边。

  “你有什么事吗?”

  “嗯。”

  “什么事啊。”

  “我喜欢你。”

  她没有说话,我也转过身她:“就是这样,再见。”我走到楼梯一步一步下去······我心里想着,这应该就是我想要的选择,任勇全我们在对的时间里爱上了错的人。

  我搭车去纵横,来到网吧后。看到他们没有开机子而是在聊闲话。

  “陈政来了吗?”杨好乾说。

  “咋滴,不能来?”我说。

  “没事干啊,去哪啊?”张森森问。

  “去对面那个废弃的工厂吧。”周帅提议。

  “好!”“好。”“好。”大家一致同意。

  我们从纵横出去到对面的防护栏上,然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缺口,我们相继钻了进去。里面是一大片空旷的陆地,大多建筑物已经坍塌,地上种上了种子。周帅一路带我们去了很多的地方,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滑坡。那个滑坡很高很陡。他们都能很轻易的爬上去,而我上去的时候觉得步步艰难。我感觉我的身体要把我往下拉,我坚持着,我不想再他们面前出丑,走到中段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掩埋恐惧,坐了下来。他们在上面叫着我的名字催促我上来。我不敢上去,就一直坐在那里。

  坐了一会我要决定下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话“陈政,选择的路已经无法回头,你已经走在无法回头的路上,你今天不走完这条路,以后这条路只会让你回头。”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放下了放弃的念头,我反过身子一步一步爬了上去,在他们的“加油”下,我终于爬了上来。站在楼顶上,风将自己作为礼物送给胜利者。我们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我才知道成功一件是如此美妙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人生。只有做到自己不敢做的事情,挑战自己从未挑战过的困难,才是对自己的一种升华。

  玩了一下午之后,我们回到纵横,迎面而来的是任勇全。

  我看他脸上狰狞的表情,走了过来。他们在问任勇全怎么了,只有我和黄小龙知道为什么,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陈政,你什么意思?”

  “风不懂云的漂泊。天不懂雨的落魄。眼不懂泪的懦弱。所以你不懂我的选择。也可以不懂我的难过。不是每一个人都一定要快乐。不是每一种痛都一定要诉说”

  “呵,是吗?”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