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到下班的时间,公司的工作人员相继告别离去。我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正准备离开,转头看到旁边的同事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估摸着什么,我从椅子上坐起来朝他身边走去。

  “已经下班了,你还不走吗。”

  “一会再走,我这还有个文件没有处理好。”

  “恩,早点回家,我先走了。”

  “再见,路上小心。”

  “再见。”

  我手里拿着公文包从公司里出来,外面的空气骄阳似火,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走满了人群。我转过身看着公司的摩天大楼耸立在项城这个伟大的城市上,上面的“波浪科联”四个大字让人一目了然,想当年我也梦想有一天能够创建一个这样的公司,想到这我不禁摇了摇头又转过身向路旁的行人道走去。

  不一会,我看到一个空余的计程车向我这里赶来,我向它招了招手,车上亮起了转向灯向我靠近。刚在我旁边停下,就听到后面车辆喇叭的“滴滴”声,我赶紧用手打开车门坐在前座上。

  “你去哪?”

  “波浪花园。”

  司机慢慢地把车开走,后面的喇叭声也逐渐消失了,我们走了一会,司机在一旁打趣道。

  “现在城市发展太快了,几乎人人都成富翁了。”

  “是啊,波浪集团把整个城市带动起来了,几乎人人都享受着波浪集团所带来的利益。”

  “那既然是波浪集团为什么又叫波浪科联?”

  “波浪科联是波浪集团提出的商业构思,指不同企业联合到一起所成立的联合公司,故称波浪科联。”

  “那老板可真是个聪明人。”

  我没有再说话,他也没有再多问我什么,过了一会,我看到有很多车停在前面互相按喇叭。

  “真倒霉!又遇到堵车了。”司机勃然变色,咒骂了几句,“最近老是这样,动不动就堵车。”

  我惊讶得看着司机,心里想着,我还没有抱怨你先抱怨起来了。

  我感到无聊从兜里拿起手机,看见手机屏幕上面显示“1个未接来电”我刚点开通讯录,突然手机屏一黑。没电了!我嘴里咒骂了几句,把手机紧握在手里。

  “你怎么了?”旁边的司机问我。

  “没事,手机出了点故障。”我想着这么晚了会是谁给我打电话,自己也没有女朋友,家里的亲人们不久前刚打了电话,我又看了看手表已经9点多了,这么晚了他们也一定都睡觉了,会是谁呢?我低下头看着黑屏的手机琢磨着。

  我感觉到车慢慢开动,我抬起头看到前方堵车的车辆疏散开来,交通已经恢复正常。司机开车拐了几个弯道到了一个装饰堂皇的小区上面标着“波浪花园”。

  我看了看计程表上显示的价格,我从钱包里拿出100元人名币给他。

  “找你50元。”司机把钱递给我,我接过钱后下了车,走进面前的波浪花园,在第一单元停了下来,坐着电梯上了7楼,回到家后,我把外套脱下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我打开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

  算了不吃了,我走进卧室静静地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突然我想起了那个“未接来电”我从床上挺起身子,从兜里拿起了手机在桌子上充电。我在旁边一直按着开机键,终于出现了开机的声音,过了一会手机屏幕亮了,我点开通讯录看到未接来电——Paul(保罗)。

  保罗?他很早以前就回美国了,我们也就一直没有联系过。这么晚了他会有什么事吗?我点了回拨,慢慢的接通了电话。

  “你好吗,徐泽,好久没有联系了呢。”手机里传出的保罗的声音和以前不一样了,但也能听得出是保罗,他的中文比以前更流利了。

  “恩,我很好,你呢。”

  “我也一样,自从离开中国之后我就每天回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保罗说,“我在美国当了一名教师,我把我们在中国的故事讲给美国孩子们听,他们非常喜欢,并希望有一天能够去中国。”

  “恩,我代替中国谢谢你。”

  “我也经常把我们三个的故事讲给他们听,第一开始讲给他们的时候我本以为他们会讨厌友谊分割的故事,结果我错了,他们非常喜欢。”保罗的声音有些低沉,“他们会问我:老师,友谊不是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吗?为什么会被分割啊。也有孩子会问:老师你用胶水沾一下,友谊不就有又黏在一起了,为什么到最后都没有重新融合呢。我知道他们是一群孩子,一群天真的孩子,我告诉他们,友谊像纸一样,一旦撕碎就无法复原,也像水一样,一旦泼出去也无法收回来。他们总是想办法把我的答案从坏变好、从不可能变成可能。他们期待我能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答案······”

  看t正Z版_章●节^上酷#q匠网y

  “保罗,我想睡觉了。”我打断保罗的话不想再说下去。

  “你还是不能原谅他,他现在······”

  我把手机直接关机放在了桌子上,我又躺在床上回想着保罗最后没有说完的话,想着几年前和我们一起玩耍的许浩,那个满脸微笑的许浩,那个和孩子一样天真的许浩。我又从床上爬起来拿起手机重新开了机,又拨通了保罗的电话。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打回来的。”

  “他现在怎么样了?”

  “很不乐观,你知道的,当他认为我们和他莫名其妙的裂的时候,他就转学了。后来他联系到我,问我们为什么,我告诉了他。当他得知我们是因为那个路边被他欺负孤儿才跟他决裂,他就再也没联系过我。”保罗说,“我本以为他再恨我们,后来我才知道,他学业完成的时候,为了向我们赎罪带上他了所有家产去了叙利亚,他为叙利亚的孤儿们建立了学校,建立的房屋,他照管着他们的生活。”

  “后来怎么样?!”我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后来他在一次为叙利亚孩子们买食物的时候被恐怖分子抓住了。”我听到保罗的声音有些嘶哑,“恐怖分子逼他说出孩子们的下落,他不说,恐怖分子便对他严刑毒打,但他始终没有说出孩子们的下落,最后被恐怖分子残忍的杀害了。”

  “这...是...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跪在地上哽咽着。

  “几天前,是我的一个记者朋友刚告诉我的。”我听到保罗在抽泣,他好像为了不让我听到把电话放的很远。

  我没有想到,曾经一个人做出的一个决定,让令一个人走向的死亡。我埋怨着自己。

  “无论怎么样我一定要把许浩的尸体和那群叙利亚孤儿带回中国。”我坚定地说。

  “我知道你一定会这样做,我订了去土耳其的机票,我会在伊斯坦布尔首都机场等你,然后我们去叙利亚。”

  我挂掉了电话,就找着去土耳其的机票,我找到了项城去土耳其的班机,在明天早上9点。

  我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想赶紧入睡,但我的心始终静不下来,我从抽屉里拿了一瓶安眠药吃了几片,才昏昏欲睡。

  第二天,我被闹钟叫醒,我醒来就想到去土耳其的事,我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间,7:30要快一点了,我穿上衣服,做了简单的的洗漱,把需要准备的东西装在箱子里,就下楼了。

  我在小区外搭了一辆计程车去了项城波浪机场,到地方的时候8:10分,我到客服那里拿完票就提前登机了,我坐在靠窗户的坐位上,整个航班只有我和一位老人。人们都认为中东是个危险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去哪里,这位老人是为了什么呢?

  时间到后,飞机慢慢的起飞,不一会就飞在蓝天之上,我回忆着我的青年,我、保罗和许浩一起相依的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