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帅垂头丧气的从一座办公大楼里走出来,他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碰壁了。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可是他还没找到工作,被自愿的成为了啃老族,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考上大学那年村里领导都到他家里祝贺,当年的他意气风发。

  大学是一个天堂,无论是爱学习的还是爱玩的在大学里都能找到乐趣,爱学习的一头扎进书海当中,寻觅着属于自己的黄金屋;爱玩的尽情享受游戏的乐趣,在虚拟的世界里称王称霸。

  布帅边走边回想着他的大学时代,刚进大学时的布帅春风得意,他喜欢文学,但这也只能算一种单相思,文学对他并没好感,他特崇拜那些写字的人,无拘无束活得潇洒自在,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作家成为了他的第二梦想,俗话说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高中时期的布帅疯狂的热衷于生物,每次生物考试都能考第一,他一度想成为一个生物学家,由于平时的懒散导致了他高考分数的发育不良,比别人矮一大截,最终父母为他选了一所与他的分数门当户对的院校,而这所院校并没生物专业,他因为这件事和爸妈冷战了好几天,一度绝食,饿了一天后劝自己做长期斗争的准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吃饱喝足之后便无条件的投降了,生物学家的梦想破灭了,当作家开始控制了他的思想,于是刚开学他便加入了文学社,本来想在文学社里大展宏图,后来他失望了,所谓的文学社就是一群看过几本书的人聚在一起扯淡,他们做起文章来是真正的不知所云,就连他们自己也不一定知道他们在写什么,文字在他们面前就好比古代的妓女任他们蹂躏,做完之后混在一起甚至分不清谁是谁的。布帅在文学社里唯一的成就就是在校报上发表过一首诗,从此一诗成名在文学社里的地位直线上升,这首诗是仿照李白的手法写的,诗的题目是《思》,明朝仿佛今朝醉,把酒临风思绪飞,君若问我为何思,唯有乡情使我醉。写完之后立即拿给社长看,社长看了很久点点头说:“小布啊写得好,你这首诗颇有李清照的风范”。之后这首诗就被刊登在了校报上,布帅也因此乐了好几天,在校园里整天拿着报纸逢人就问:“同学,你看过这期校报吗。这首诗我写的”此时大多数人都会点点头一笑而过,后来有一人听完他的话后轻蔑的说:“切,小儿科‘布帅瞪了他一眼”小儿科?你写一个试试“那人打量了一下布帅“我写诗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布帅一听气的火冒三丈,他强压着怒火使自己冷静下来“你也写过诗?”

  布帅本以为他会说没有,然后狠狠嘲笑他一番借此扳回一局,没想到那人却说“当然”说完之后嘴角向上挑了一下。

  在布帅看来这是对他的挑衅,为了维护他诗坛霸主的地位——自从在校报上发表了诗之后他就自封自己为诗坛霸主——他也扬了扬嘴角还以颜色“那你敢不敢把你的诗拿出来咱比试一下”

  “好”那人爽快的答应了。

  布帅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后悔也没用,更何况他的诗也不见得多么好,再说了他是不是吹牛还不一定呢“带路”

  “跟我走”

  布帅跟着那人不一会就到了一宿舍楼前。

  那人停下砖头看了布帅一眼“和我一起上去”

  布帅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那人打开门把布帅让了进去“你先随便坐一下,我找一找‘布帅边点头便打量着这个宿舍,这个宿舍和他们宿舍惊人的像,也许天底下男生宿舍都一样,两个字概括——脏乱。

  “咦,哪去了?”那人站在桌子边挠着头,“找不到了吗?”布帅微微的笑着。

  “我记得就是放在这里面的”那人边说边继续一本书一本书的翻着找。

  “是找不到呢,还是压根就没有呢?”布帅轻蔑地说,“有,有,有,真有”那人急忙辩解,“那怎么找不到了?”布帅问道,“前两天明明就放在在这,怎么找不到了”那人一脸疑惑,“算了吧,实在找不到就不用找了”布帅站起来要走,那人拉住了他“别啊,我再找找,再等一下”

  布帅坚持要走,因为现在是不战而胜,这是兵家的最高境界,兵不血刃,大获全胜。那人哪里肯放,这样就放走了就等于投降了,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他放开了布帅,迅速夺过了刚进来那人手中的本子,这本子现在好比一根救命稻草,他紧紧地抓着“老三,去哪了?拿我本子干啥?”

  “奥,咱厕所堵了,我出去上厕所了,没找到卫生纸就随便拿了本本子去的.”

  “你拿我本子上厕所啦!”他边说边迅速翻开了本子“幸好还在,差点被你害死”他抬头看了一眼老三,老三一脸茫然。

  他把本子递给了布帅“我的拙作,请斧正”

  布帅接过本子看了起来:《爱殤》这是一个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故事一句漫不经心的话深深地刺伤了挚爱人的心曾经的回忆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那逝去的时光残存的记忆在脑海中翻腾我早已将她当作生命的全部我甘心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然而只是一句一句不经意的话语却让她将我的一切抹杀难道我对她的爱竟不抵一句笑语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苦苦的思索着过去或许她只是只是把我当作她生命中的过客而我却傻傻的认为我也是她生命的全部我那炽热的痴心也在她那无情的短信中冷却或许在生命的旅途中注定我只能做一个孤独的旅客“写的还行啊”布帅看完后点评了一下,“那是当然了”听到自己的作品被表扬了,他心里美滋滋的,虽然布帅不是什么名人,但最起码是个让人,自己的作品被人欣赏,当然高兴。

  “可是”布帅指着本子“为什么这样分段呢,一句话怎么分好几段写”

  “你懂什么,这是诗,不分段不就成散文了吗”

  那个人显得有点不高兴了,在他看来诗就好比他的女人,你说她漂亮他肯定很高兴,但当你说她不好时他肯定不舒服。

  “奥说的也是,有道理,那这个发表了吗?”

  @)最G@新章)节《1上I?酷\A匠网}◇

  “没有”

  “为什么啊,写的多好啊,没投稿吗?”

  “投了,没发表”

  “凭什么啊”布帅替他抱不平。

  “我当时也不明白,写的多好啊,这可是我花了两节课的时间写的啊,后来我就去问报社负责人,要讨个说法,就是死也要知道是怎么死的吧,我去了就问他问什么不发表,人家就告诉我我的诗不积极向上,不能展现出当代大学生的精神面貌,我当时就说了,我就是大学生,这就是我的精神面貌,我也相信这也是大多数大学生的精神面貌,负责人告诉我这不是学校领导想要大学生展现出来的精神面貌”

  布帅听得有点晕了“那学校领导想要大学生表现出什么样的精神面貌?”

  “我当时也问了,他当时拿出了一首要发表的诗给我看诗的题目叫《学习》是这么写的;学习最好,胜过睡觉,宁不吃饭,休要迟到”

  “哈哈哈”布帅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叫诗?”

  “是啊我当时也这么问他,人家告诉我这就是诗,后来这首诗还真在校报上发表了,后来还获得了一个什么奖,那个作者凭借这首诗被学校选为校园十大才子”

  “不是吧?”布帅感到很惊讶“就这首破诗“”你觉得不好不管用,人家领导喜欢,这就是领导想要展示的大学生的精神面貌吧,从这件事中老子也看出来了,校报就是******学校领导的公示栏,就是学校领导给学生洗脑的工具”

  那个人越说越激动“从那以后老子再也不相信什么社团了,之前加的文学社,读书协会全******退了”

  布帅从这个人身上嗅到了同伴的味道“有道理,我加了文学社以后老子也不去了也退了,咱俩挺谈得来的,交个朋友吧,我布帅,你叫什么?”

  “你到谦虚的,我知道你不帅,我黄孔”

  “你认识我啊,也对我登过校报,也有一定名气了,你写的诗也很好啊,你惶恐啥?”

  “我就是黄孔,就两个字,没啥”

  “没什么好惶恐啦”

  “黄孔怎么了,什么叫没什么好黄孔,你啥意思,看不起老子!”

  “不是啊,怎么会看不起你呢,我的意思是咱别谦让了,告诉我名字吧”

  “不早告诉你了吗,黄孔啊!”那人有点不耐烦了“你的名字叫黄孔啊”布帅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诚惶诚恐呢”

  “你自恋啥,还诚惶诚恐,就自恋吧,还不帅,谁说你帅了啊,也太自恋了”

  布帅愣了一下“你不知道我叫什么?”

  “废话,你先问的我,我还没来得及问你”

  ”我在校报上发表过诗啊”

  “老子不看校报”

  “那刚才给你看我的诗……”

  “那是只顾和你置气了,我就看不惯那些校报上放屁的人,所以没看名字,来我看一下叫什么”边说边拿过布帅手中的报纸看完黄孔大笑了起来“原来你的名字叫布帅啊,误会你了”

  “咱俩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晚上有课没?一起出去喝两杯”

  “好啊正有此意”

  “晚上六点,西门大排档我请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