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国朝堂..

  金碧辉煌的雕金盘大柱屹立于两侧,好像站岗的守卫。正坐在高堂上的是圣翼国第一百十四代皇帝——沈慕玥。身披龙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严肃的气氛让朝堂上的大臣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启禀皇上,叶傲丞相这几天感染风寒,抱恙在家!”一名身着军服的将领开口解释道。

  朝堂上顿时喧哗起来,叶傲也会感染风寒,说出去岂不是个笑话。

  一身着华丽官服的人举着手中玉牌向前几步:

  “启禀皇上,据微臣所知,叶傲丞相并非感染风寒,而是另有隐情。叶傲如今是想来上朝就来上朝,不想上朝就不想上朝。心里还有皇上吗!还有这个圣翼国吗!”这位大臣便是上官房仪。

  “是啊,是啊.....”一些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在这朝堂背后,其实早已划分成两股势力。一股势力支持叶傲,而另一股势力便是上官房仪。

  “够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从龙椅上传出。顿时,没有一个人敢继续说话了。看不清说话人的表情。

  “今天就到这里,退朝!”沈慕玥从龙椅上站起,离开了朝堂。

  沈慕玥走后。朝堂便炸开了锅!

  “叶傲如今权大遮天,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了!”大臣甲说道。

  “是啊,树大招风,以后可不好过啊。”大臣乙附和着。

  .........

  退下朝后,上官房仪与一位大臣在龙行梯处商议政务。一名打扮似家丁的人从远方快步走过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上官房仪让那位大臣退下后问道。

  “放心吧,老爷。一切准备就绪!”家丁一脸谄媚。

  “很好,你办得不错。作为奖励,我就让你......”

  家丁一听“奖励”顿时两眼发光,与上官房仪凑地更近了。

  “去死好了。”说完从衣袖上拿出一把匕首。深深地刺进了家丁的心脏。

  家丁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死的。上官房仪无疑是一只隐藏起獠牙与利爪的虎,难道你会指望与虎谋皮吗?

  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叶云潇仰躺在草席上。嘴里还叼了根狗尾巴草,脸上没有任何不快的情绪。思绪却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梦里,一名黑衣女子手握长剑,白皙的脸上却有着触目惊心的血液从脸廓滴落。那并不是她的血,而是身后数不尽的妖魔的血。缓缓侧转过来,画面却变得模糊起来。

  “小姐,小姐,快醒醒。”一切又如初启,芸露偷偷来到地牢,寻找叶云潇。

  “芸露,你怎么来了。”叶云潇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个黑衣少女上。奇怪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梦里的少女又是谁?

  试问,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像三小姐一样,身在地牢,却能吃得下饭,睡得好觉,还顺路与周公下棋,与帅哥饮酒。自己果然是没有选错主人。

  “小姐,我来救你出去。这几天,外面算是彻底闹翻了。”芸露把偷藏的钥匙从怀里拿出。这一串钥匙究竟是哪一把,只好一把把的试下去了。

  是吗?叶云潇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少了父亲,叶府在其他人手里撑不了多久的。这样的局面叶云潇早已料到了。叶府的势力涉及到多个领域,在政治与军事上犹为突出。也是商业界数一数二点翘楚,拥有自己的商号“叶”,其分行遍布于圣翼国各个地方,支系庞大。是连接城郊与中央集权的一项政治巩固枢纽用具。

  就凭那些人,想管理好叶府,想得美!

  许久,才等到芸露找对钥匙,打开了沉重破旧的地牢门。“小姐,现在怎么办”

  叶云潇舒展着僵硬的四肢,伸了懒腰才进去正题。

  “先去老地方吧,打探点线索才好。”

  酷匠!网永久免xa费看a,小?Y说

  老地方,难道小姐又打算去那种地方吗?

  熟知叶府防卫的叶云潇,带着芸露轻松地逃出叶府。

  热闹的市集....

  各种商贩聚集在大街上,吆喝着倒卖自己的物品或者技艺。一大一小的身影从一家药房被赶了出来。

  “没钱买什么药,赶紧给我滚远点!”药房老板不屑地看了一眼,长是长得好看,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钱才是正道,美色才是第二。

  这两人正是溜出叶府的主仆二人。叶云潇现在才知道钱是那么的重要,以前都是父亲给她零花钱,根本不用操心的,还想着买点药材疗伤,哎~真是够落魄的。

  “小姐,老地方还去吗?”芸露说这话。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当然”多么不假思索,多么熟练顺口。

  说着,两人来到了一处人流密集的地方。抬头便望见一个金边镶着的匾额。

  风月楼。

  这便是在任何朝代,任何历史也不会消失的青楼——风月楼。打探消息的最佳去处。

  二人稍加装扮变成了客人溜了进去。

  叶云潇隐去了绿眸变成黑瞳,原本披散的头发扎了起来。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从一个美丽的少女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一进去大厅,芸露便闻到了浓烈的香水味,心里就非常不舒服。也佩服自家小姐能够整日混迹在这种风月场所。

  “哟,这位公子想找哪位姑娘啊!”热情的老鸨开始招待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