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夜,云潇灵动时。

  叶云潇一身黑衣与夜色融为一体,灵巧的身躯躲开了巡视的士兵。不知为何叶傲休息的卧房却没有多少人站岗。悄然来到门房前,伸出手去触碰,竟又是器具师才能布下的防护罩。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正面不行,上房总行了吧!

  叶云潇攀手覆上悬梁,很快就来到了房顶。使用魂气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叶倩雯的幻灵猫嗅觉太灵敏了。揭开瓦片,一丝月光投进了漆黑的卧房,又被那浓密的黑暗给吞没。

  叶云潇纵身跳下,卧房内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亮光。为什么会这样?虽然叶云潇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但她仍想见见父亲一面,哪怕只是短短一面也好。

  一颗发光的小石头出现在叶云潇的手中,散发出微弱的荧光。这是产自毕锁大陆地下层下的一种发光萤石,用途广泛,多数用来照明。

  叶云潇又拿出几颗萤石,光芒变得更加强烈了。在荧光照射下,叶云潇的背后冒出一团黑气,竟是叶傲的赤金九炼虎。

  气息紊乱沉重,金色瞳仁变成了血红色的魔瞳。巨大的身躯周围充斥着暴戾的怒气,黑色的影子倒映在荧光下。

  同时横生出一只巨大的虎爪从头顶落下,扑了个空。

  真是太险了,要不是动用了魂气,只怕现在就已经变成一滩肉泥了。

  赤金九炼虎从小陪伴在叶云潇的身边,见证了她一步步的成长。就像叶傲一样,十分宠溺叶云潇并视若珍宝。也正因为有它的存在,她的生活才不至于那么黑暗,那么无助。

  叶云潇看着赤金九炼虎,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它明显是失去理性的意识,只留下洪荒时期最纯粹的杀戮之气。自己又不能像对待云涧黑豹那样去对付赤金九炼虎。

  赤金九炼虎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向叶云潇扑来,偌大的脚掌踏裂了地板,发出“喀,叱”的声响。

  来不及多想,纵身跳上了房梁。却被赤金九炼虎的巨尾甩了个正着。如散魂鞭打在身上,魂气零散,手中的萤石也被打散了。不愧是赤金九炼虎,这实力真不是盖的!

  一口鲜血骤然从叶云潇心口涌了上来。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体力也渐渐有些不济了。

  叶云潇娇小的身形被赤金九炼虎逼到了墙角。紊乱的鼻息在叶云潇耳边回荡。

  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又一次伸出偌大的虎爪,如碾压蚂蚁之势向叶云潇袭来,却在下一秒停住了动作。

  睁开绿眸,透进的月光下。赤金九炼虎的双眸恢复了原来的金色。暴戾与杀戮的气息也戛然而止。

  “云潇……快走……快走”赤金九炼虎摇晃着头颅,露出痛苦的表情。

  “为什么?你怎么了,我父亲呢?”叶云潇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心中的疑惑更加深了。只下一秒,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我不会走的”

  、酷1"匠,网5‘唯一R正7版u,其T他Qc都8@是"盗◎版

  即使这是个阴谋,我也不能一走了之。

  赤金九炼虎的双眸闪烁着两种不同的色泽,血红正在慢慢吞噬着金色的瞳孔。浑身的金毛也逐渐转向血色般的毛发,充斥着杀戮的气息。

  “走啊!”最后的意识也被蚕食殆尽。血红色的魔瞳死死地盯住叶云潇,仿佛在看素未谋面的敌人。

  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我必须得反抗。

  从怀里拿出一枚石块,与萤石不同的是。这石块的体积更小,却能散发出黑色的光芒。这是叶云潇在一次拍卖会上得到的魔石,能让魂灵兽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也就那么一枚,本想用在收服魂灵兽上。

  调集魂气汇聚与手心位置,掷出魔石。

  速度之快,赤金九炼虎来不及躲闪,正中目标。

  三、二、一、

  奇怪的事发生了,不见赤金九炼虎应声倒地,反倒见暴戾之气更加狂躁,双眸的血红更加纯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时,门房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

  “有刺客!有刺客在老爷卧房。”

  门房被打开,一眼便看见穿着黑衣的叶云潇。

  “叶云潇,你可知道叶傲他是你父亲,你这样大义灭亲好吗?”一名中年妇女倚靠在门槛上。她便是叶倩雯的母亲,叶云潇的姨娘——颜霞

  是叶府的女主人,掌管叶府中的大小事宜还有账本。

  “叶妹妹,我竟然没有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声音出自名晚到的女子。紫罗衣与华丽的首饰在月色下显得格外耀眼。叶沐熙,叶府二小姐,不折不扣的腹黑货。母亲是朝中大臣上官房仪的女儿,在朝中势力不可小觑,因而也深得族人的喜爱,是家族唯一的幻象三阶器具师。拥有魂气兽飞翎雀,属性标识:雷系

  看来今天人还到得挺齐,叶云潇在心中冷笑道。幽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孤寂,却也是一闪而过。

  “叶云潇,你如此不知悔改!来人,把叶云潇给我拉进大牢,准备举行婚礼。”叶倩雯吩咐士兵,一抹诡异的笑容消失在嘴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