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必须要回家一趟了。

  “别看了,该回去了,不然老爹又要发疯了!”叶云潇望向远远落在身后的芸露。这丫头跟着我也有很多年了,怎么还认不清这个世俗,一惊一乍的。看来还是历练少了,得好好训练一下。

  “小姐,回哪去啊?”

  “又废话,都说了是回叶府,快跟上。”

  我的小姐啊,您刚刚有说是回叶府了吗?明明就木有说嘛,好无语哦有木有。话说回来,有谁敢置疑小姐的命令,奉为圣旨都来不及呢。

  芸露开启小短腿+快步走模式跟上了叶云潇的步伐。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进叶云潇鼻中,瞬间就炸毛了。把黏过来的芸露推到一旁。自己纵身跳进树上,飞也似的远去了。只留下清飘飘的一句:

  “不洗干净,不准回府!”

  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小姐……小姐……姐”芸露喊着,却不见任何回应声。反而引得飞鸟惊起,魂灵兽异动。好歹说清楚了再走啊,我也算是个黄花大闺女,待字闺中。虽不是个大人物,但也洁身自好,也会勤洗澡、勤剪发、勤剪指甲……

  “我不能质疑小姐的命令,可我刚刚才洗过香浴啊!难道又这么快就臭了?”芸露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真的很臭吗?她挺俏的鼻子四处嗅嗅,寻不见任何异味,倒是发现自己的碎花裙不知什么时候沾染上了血迹,想必是刚才不小心染上的,心不禁又寒颤起来。

  突然忆起,自从发生那一次的事后,小姐就改变了很多,开始厌恶血腥味,也不愿意与任何人有太多的接触,甚至是老爷也不例外。

  可是——小姐您确定这荒山野岭的,不会是“狼”出没地带吗。

  此时正“风光无限好”的叶府

  “一群酒囊饭袋,我要你们有何用!这么多人出去找小姐都没有找到,全部拖下去杖责四十大板!”瞧这怒气冲天的阵势,不用说便知道是叶云潇的父亲叶傲本人了。

  叶傲时任圣翼国丞相一职,实则手握重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是个九炼八阶的唤兽师,拥有品性纯度极高的赤金九炼虎。属性标识,金系。

  没有一个人敢出个声,谁都唯恐这怒火若燎原之势蔓延到自己身上来,后果不堪设想啊!天晓得他们尊贵的三小姐哪儿去了?明明是按照那人说的去找的。

  “老……爷,我们原本是找到了小姐的藏身之所,可是——”

  “继续说。”叶傲的神色稍微缓解。

  “可是,并未发现小姐的影子,而且属下在亭院里发现……一个打扮像骑兵的尸体,只怕……”

  话声未落,他便被叶傲单手抓起,双脚脱离了地面。

  “只怕什么!”

  “只……只……只怕……小姐是出事了。”家丁把话说完,顿时觉得自己是有半支脚踏进地狱的人了,剩下半支脚就那么悬在赤金九炼虎的嘴前。锋利的獠牙整洁有序地排列着。金黄色的毛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巨大的尾巴好似无处安放,来回晃动着,卷起一阵阵风的呼啸。只求上苍保佑,幸运女神的眷顾,他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刚满月的孩子需要抚养。

  叶傲的手却松开了,家丁待坐在地上,为自己的死里逃生而窃喜。“出事了……出事……事”重复地填满了他的脑子。不可能的,云潇不会有事的,云潇不能有事。

  叶傲的面色变得狰狞起来,粗壮的手臂上青筋暴起,源源不断地有汗从额头和斑白的双鬓渗出。接踵而至的是疼痛的肆虐,体内经脉竟自行逆流起来。

  赤金九炼虎咆哮一声,吓得围拢来的家丁又后退好几步远。站起身来,巨大的身躯遮住了太阳的光芒,而它却灵巧地移动着。丝毫不受笨重身躯的影响,衔往了陷入昏迷的叶傲,带回了休息的住处。

  “不好了,老爷发病了,快去请御医。”一时间,叶府上下传出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惊措声,宣召声,乱成一锅粥。

  少了叶傲与赤金九炼虎的叶府,防卫变得松弛下来。

  一个修长的黑影出现在叶府房顶,发生的一切都被看在眼里,不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叶傲,你的好日子可就要到头了。”

  说完,消失在和熙的微风中,难再寻得踪迹。

  更,B新最快E上!酷匠网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