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抢我的媳妇,爹和叔叔们都坏,我说等长大了就娶老大,可是他们没人理我!”

  江睿轩细看了下这个瘦瘦的小男孩,“小屁孩,你今年几岁了?”

  “我不是小屁孩,我叫阿牛,我今年十岁了!”

  “阿牛,你知不知道大历国的男子,满十八才能娶妻。”

  “都是你啊,我说等我八年后,就可以娶老大为妻了,是你抢的我的新娘子!”

  江睿轩绷住笑,没想到那个女老大这么受欢迎,屁大的孩子都喜欢,“等你八年后成年了,怕是你老大都跟我生了几个娃了,等你长大,你老大也老了!”

  “你……坏人,呜呜……”叫阿牛的孩子呜呜地哭着跑了。

  “哈哈哈……”江睿轩忍不住笑起来,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不错,顿觉得自己有些恶劣。

  他原本就英俊,这一笑在阳光下,如同他身边一层温暖的光泽笼罩他的全身,这让正好过来的王嫣看的愣了一下。

  江睿轩也看到了她,“原来你在你们山寨威望很高啊!”

  “那是当然。”

  “我在这里,总不能一直窝在房里和这几间屋子边,不然我会闷死的,不然你带我到处看看,我没事好串串门,我也是寨子里的人了,总要跟大家好好相处!”

  江睿轩心里非常清楚,要么能够找到下山的路,他找机会偷溜下山,他身上的毒请叔叔找神医来解,要么他跟这帮人熟悉点,取得他们的信任,找到解药,有了解药,这里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自然可以脱身。洞房那晚,女老大说等她有孕就放他走,谁知道真的假的。

  王嫣眯着眼看他,在思索他的话有几分真,因为之前他还口口声声骂她的,不过他这话说的也对,虽然这个相公是她打劫来的,但她心里还是希望他真正融入这里。

  “好,我现在正好有空,带你看看。”

  “这儿是李婶的屋子,这儿是军师的屋子,这是训练场,厨房……”王嫣边带着他走,边给他介绍这个山寨的格局,面对手下的人打招呼,王嫣不知的点点头。

  “那河的那边呢?”

  “我带你到山顶上就可以看到全貌了。”说罢王嫣往一个小山上走,走了几步回头看到江睿轩不知从哪拿了个树棍,艰难的往山上走。

  江睿轩一肚子郁闷,想他驰骋四方,何时这么窝囊过,现在是多走几步路就会喘,刚跟这女老大走了几间屋而已,现在再上山,根本就快没有了力气,只能捡一根树枝当拐棍。

  王嫣快走几步来到他身边,一手拉开他的肩膀,一手握在他的腰上,提气轻功带着他往山顶上快步飞去。江睿轩早已不打算放弃挣扎,因为在她身边,他俩都是性别颠倒的。

  一到山上,一览众山小,整个山寨尽在眼中,从现在的角度,山寨就像个世外桃源,有山有水有人家,草木茂盛,花鸟繁多,大人小孩练武的练武,做饭洗衣玩耍,养鸡鸭的在忙碌的养殖,约有百人,而一间间小屋子整齐的分布排列着,王嫣一一给他讲解分布,她没想到的是,江睿轩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在这里便记得了这个山寨的所有排布,闭上眼睛,就可以草拟出这个山寨的大致地形,眼神盯着她说的神秘的后山,他心中升起强烈的好奇感。

  慢慢了解,也慢慢的觉得这个山寨的与众不同,仿佛不是一个土匪窝,而是一个隐世的村落,看到这里的人对王嫣的尊敬和崇拜,让他对身边这个偏男儿的女子有了一丝兴趣。

  看Cm正/●版_c章F1节上X4酷c匠X网☆}

  “我觉得这里看上去生活蛮安逸的,你们为什么做打劫的营生?”

  “祖传的营生”

  祖传,已经很多次听到这个词了,江睿轩虽然有很多不解,但也不着急,慢慢探询。

  “你一个女孩子做寨主会不会压力很大?”问罢看看她瘦弱单薄的小身板,想来手下这么多人吃喝生活都靠她,应该是不容易吧。

  王嫣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然后看着寨子陷入沉思,此时并肩和她站在一起,才明显发觉,她比大历国一般女子要高,大历国的女子多数身形娇小,江睿轩高子算高的了,一般女子只到他的肩膀,而王嫣头顶到他的鼻子,身形修长,他的视线正好微则角度看到她光洁的额头,略粗的眉毛仍旧修长,细长的双眼,眼眸很亮,眉目掺着英气与秀气,挺直的鼻梁,微上翘的嘴角,这样的五官放在张并不算白的脸上。这几天来,江睿轩也是第一次细看这个女老大,有了这样的一个认知,其实这女老大长的还是不错的,只是不像一般女子修饰下自己。

  察觉到身边的人看她,王嫣转过脸看他,才发觉他的目光灼灼的似研究的盯着她看,这让她多少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略低下头有些害羞。

  看到她的反应,江睿轩禁不住有些得意,隐隐散发出公孔雀开屏之姿,想他在吴城也是出了名的才貌俱佳,文武双全,吴城的好多小姑娘都很仰慕他。远远的那些婆子大婶看到女老大和这小相公这样,都偷着乐。

  晚上洗完脸的准备就寝的江睿轩,看到王嫣还没回来,奇怪这里的人有些时候真搞不懂,原本他和她吃完饭准备进屋了,她却被那些个婆子拉走了,是不是又要整点什么事,正想着呢,听到开门声,转头看到一张重灾区的脸,将他的毛巾吓得抖到了地上,现在这张脸虽然比洞房那晚妆淡点,但仍然惊悚,能不能大晚上别再这么吓他。

  “是不是不好看?”看到江睿轩的反应王嫣也能猜出来,“我本来不要妆的,结果胖婶她们说,女孩子家就要梳妆打扮,相公也会更喜欢,我觉得浓了,可她们都说好看。”

  乡野村妇品味不佳,他算见识到了,他之前见过的大户小姐和酒楼花魁,个个妆容精致,他看多了也懂的多。觉得自己不出手教教,以后没事吓他一下,他的心脏会受不了,他叹口气,招手王嫣过来,重洗了下毛巾帮她擦脸,算他发善心吧。

  “是有些重了,我帮你擦一下,擦到什么程度,以后你若再化,就照这样化吧。”

  两人坐的很近,王嫣感觉温热的毛巾擦在脸上,他小心翼翼的帮她用心擦拭,她心里一阵开心,嘴角扯出甜甜的笑。

  随着毛巾上渐渐沾了厚厚的粉和她唇上的口红,一张清淡的脸终于露出来了,淡妆下的她,甜甜的微笑,整个人在夜晚的油灯下显得朦胧,显得比白日里看到的美丽。江睿轩忽然心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他一惊,赶紧放下毛巾,转头不去看她。

  “你以后别化了,还是不化妆的脸看了自在些。”说完就爬上床闭着眼睛睡了。

  王嫣有点搞不懂他,怎么忽然就变了,他即将不喜欢那以后就不化了吧,反正她也不喜欢在脸上涂涂抹抹。

  晚上王嫣抱着江睿轩睡的香,江睿轩虽然也闭着眼睛,但脑子里却各种想法不断,如何脱困,是一间间屋子找解药,还是去神秘的后山,解药也很可能在后山,或者一有时间悄悄探下山的路,再或者直接简单粗暴的,反正天天跟这女老大睡在一起,寨子里的人对他好像并没有多少防备,趁她睡着时拿锋利的小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逼她给解药或者放了他,不然更甚者直接了解了她,群龙无首,这个土匪窝就不存在了,想到这,他睁开眼,看到躺在他身边的王嫣睡的香甜,嘴角淡淡的笑,他立刻在心里否决这个想法,她没有害自己性命不是,貌似寨子里的人也算友好,自己也不能这么心狠,再说这样也算不得英雄好汉,还是找解药或者偷偷下山吧!

  第二天一群人正在吃午饭,就老远听到胖子的声音,“老大老大,我们放哨子口的兄弟传话,对面山中好像有两辆马车经过,过一会儿就到我们这个山下了,要不要去劫?”

  “有看清楚有多少人,有没有带武器?”

  “好像就两个马车,有几个丫环和家丁!”

  “那好,你们抄近路下山,小心些,有情况就叫我!”王嫣果断安排了事情,立马放下碗,打算拿刀往山上看下面的情形。

  江睿轩本能的想也不想一把拉住她,“能不能不要打劫?”

  王嫣回头看一眼一脸正气的江睿轩,眼神有些复杂,一把拉下他的手,“这是我们的营生”,说完便转身飞快的走了。

  原以为他们还算是善良的人,结果始终骨子里流着土匪的血液,江睿轩放下碗,吃着他们打劫而得来的饭,他吃不下。

  正当他心情沉郁低头时,矮冬瓜军师伸出脑袋来看他,然后跟其他几个不去打劫的人挤眉弄眼,再回过神来,他被绳子牢牢地绑起来了连着自己坐着的凳子。

  “喂,你们绑我干什么?唔……”下一秒,他还没怎么说话,就被堵住了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之女儿说:

  我还有一篇《职场女穿越闯江湖》已完结,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搜索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