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们的老大好厉害啊”“好英勇的老大啊”“老大,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老大你是我们的偶像”“老大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之前老大我一出手就搞得定,这个不行,所以才第一次用毒。你们整天不好好练武,若不是我及时出现,就要被抓了,从此要加紧练武,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是,老大教训的对!”

  自从把江睿轩迷倒,王嫣的那几个手下一直对她歌功颂德。

  仍然中迷药的江睿轩做梦也想不到,他晕了被自己的绳子五花大绑拖到王家寨,一到寨子里他被像死猪一样扔在地上。

  一直坐镇寨子的被称为军师,实则是王嫣的识字先生,见到这样的场景,“小姐虽然为寨主,可到底是女娃,以后这种事情打打杀杀的事情,女孩子还是少沾为妙啊!”整个王家寨子所有人都叫王嫣老大,唯这个教她识字的先生,只称她为小姐。

  “军师你有所不知,这次若不是老大,我们都全军覆没了,这小子功夫可厉害了!”

  “哦”军师很好奇,众人的视线也跟着他一起盯着躺在地上的人。

  “你还别说,这小子长的真俊啊,老大前些日子不是一直物色人选的么?”

  “简直胡闹!军师呵斥他们。

  听他们一说,王嫣认真的看了看被像沙猪一样绑在地方的人,确实相貌英俊,她踢了踢他,不错,身体很结实,肌肉很有弹性。军师立刻像张开双臂老鸡保护小鸡般的保护江睿轩,应该说不是保护,而是不让老大再看他,“大小姐,你千万别被这小子的美色所迷惑啊,老大的亲事马虎不得啊,一定要老寨主通过才行啊!”

  “老寨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的,这一走啊,两年了都没个信。”“就是,再这样下去,我们老大都老了。”“就是,什么时候老大才能去找老寨主啊!”“你们别在煽风点火了!总之,婚姻这事,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不然就是无媒苟合,你们懂什么!”军师像挥苍蝇一般,想把那些个手下挥走,结果大家都了解,跟他打太极。

  r酷匠,网P永P久免"费看小说◎Y

  “难得碰到这么个好货色,以往看到的男的,不是歪瓜裂枣就是长的一副色相。”

  “就是啊,以后就是生个小老大都不怕她长的丑了,不管像老大还是这小子,都不赖!”“而且这小子功夫也不错,老大功夫也好,多般配啊!”

  “把他弄醒!”王嫣也是刚刚心绪转了几转,自两年前爹说去寻找娘,一直没有传来音讯,不知道爹的情况,她很担心,可是因为爹要求她发过誓言,不会离开山寨子,誓死守卫山寨,据说这是祖训,除非有继承人来看寨子。可是她是山贼,谁敢娶她,寨子里不是她叔辈的人,就是几岁毛头小孩,她能嫁人,不,娶相公,怕只有打劫这条路了。几个月前胖子提议后,她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只是好货难寻,她回忆之前手下打劫回来的人,直让她看了想吐,这个确实不错。

  江睿轩被水泼醒,微微睁开眼睛,蓦地吓一跳,这帮山贼围在他身旁一圈,个个睁大眼睛,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看他的脸和身体,这让他禁不住吞了口口水,这些人不正常,会不会把他当美食一般煮了吃了,那他就死的太冤了。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王嫣走过来,其他人都闪了一边,她定定的从高往下俯视他,仿佛一个女王,军师忽然扑过来,挡在中间,“大小姐,你千万别被美色所迷惑啊!”刚说完这句话,一把被胖子拉开。一左一右被架起来,被架起来的军师仍然不忘高喊,千万别被美色所迷惑啊……

  江睿轩都觉得有点蒙了,这帮人究竟想干嘛,这个女老大,一脸沉思的看着他,那个圆圆的矮冬瓜又是挡在他面前,又在那边高呼什么美色,是不是自己长的太帅,让女老大动了色心!不是吧,娘啊,为什么把儿生的这么帅,遇到这么有风险的事。

  “能不能给个痛快的话,你们想把我怎么样?”他心里祈祷,千万别这样,他可不想被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糟蹋了!

  王嫣拎起江睿轩,将他靠在柱子上,眼神定定的看他,看到他疑惑不解,却还是满是英气的眼神,加上今天他要捉他们时,他脸上的正气和侠气之风。

  她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嘴角一笑,对他说,“我们今晚就拜堂!”

  身着一身红衣新郎装的江睿轩,正坐在床上,像小媳妇等夫君一般,面前几步远,还有一左一右坐着两个肥硕大婶,巴巴地看着他,等他那个土匪女老大,酒香四溢传入室内,就听到外面,一声声的,老大来敬一杯,老大来再喝一碗,恭喜老大贺喜老大。他一个劲的在催眠自己,这不是真的,是梦,再睁眼不是梦,天知道,他怎么会掉进土匪窝,不对是疯子窝里,一个时辰前,那个土匪女老大说他们今晚就拜堂,他傻眼了,敢情是他被当作压寨夫人,不,相公了。

  还是他灵机一动,虽然说撒谎不好,但事关清白,“我,我家中早已娶妻了!”那个矮冬瓜立刻跳出来,“不行啊,大小姐,半路打劫人当相公,本来风险就大,现在你岂不是给别人当妾,那怎么能行,那绝对不行,若是老寨主在,肯定不会同意的!老寨主啊老寨主,你为何不在这里啊,大小姐就要胡乱嫁人了。”说罢矮冬瓜军师流泪大哭,正要撕衣时,王嫣赶紧说一句,“军师,你就这一件好衣服了,最近胡婶忙,没来得及缝被你撕坏的衣。”矮冬瓜军师一听,赶紧住了手,但依旧未止住哭,王嫣在内心不禁摇摇头,这个军师有才学什么都好,就是爱像女人一样,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

  “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平常的么”“胡说,咱们老大岂能给别人当妾”“是的,若他真有老婆了,老大咱们就算了,再劫个就是了!”“对对”

  一听他们这么说,江睿轩暗暗松了口气。

  “老大,弄不好这小子在撒谎!”“是的,且让我们大刑审审他!”

  江睿轩这时真的有点后悔了,当时就应该一走了之,或者早点绑了几个小喽喽,弄到自己现在中毒全身软绵绵的,不说武功无法使出来,力气都比一般男人要弱,被当作羊羔一样宰。这几个智商不行的人,此时却脑子好使的很,用刑他不怕,他跟着父亲和叔叔办案过,各种危险的事情都趟过,谁想到这些人,脱了他的鞋子挠他的脚心,这让他绷不住,笑的眼泪快出来了,未娶妻的实话吐了出来,同时内心忍不住咒骂,待他有机会出去了,非把这土匪窝给剿灭了不可。他曾想过,要不要说明自己家族是朝延命官的身份,震摄这帮土匪,转念一想,家人并不知道,自己会选这条路走,这帮土匪思想都非常人,谁能知道他们知道了究竟会怎么对付他,很可能这帮土匪怕曝光,杀他灭口。被在这当作压寨相公,至少生命无忧,静待机会再说,娶就娶吧,不,嫁就嫁吧,谁能告诉他,他现在是娶妻还是嫁女人!

  可笑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了,然后他就被那几个喽喽,不顾哭的昏天暗地的矮冬瓜,抬去剥光了洗洗换上新郎装,可恨他毫无反抗和招架之力,整个寨子也红红火火的忙碌起来了,没多一会,拾掇起拜堂的礼堂,他被两个喽喽左右架着拜了堂,再后来,他就像小媳妇一样,坐在床上等土匪女老大。他都要觉得自己快神经错乱了,不是一般新嫁娘坐在床上等相公的吗,怎么自己这个新郎在等跟宾客喝酒的新娘子。不,这不是重点,重点他压根不想与这个土匪女老大成亲。

  “小相公,你别急,我们老大一会就过来了。”左边胖乎乎的大婶看江睿轩表情一脸复杂加不耐烦,赶紧开口哄哄。

  我当然不急,我巴不得她不过来呢,江睿轩腹语,心里一动,“她是在喝酒吧,好像喝了不少吧?”最好是醉了不醒人事,才能不来毁他的清白。

  “么事,我们家老大一直是千杯不醉,这点酒量对她来说,就跟塞牙缝似的!”另一个胖大婶补上解释。

  江睿轩无语,内心无比苦笑,看着两个睁大眼睛,一直瞅他看的大婶,他灵机一动,“两位姐姐,今日我与你家老大拜堂也就是自家人了,我有很多问题不解,可否替我解答?”

  两个胖大婶一听小帅哥叫她们大姐,禁不住一阵脸红,抹把老脸不好意思起来,“叫姐姐那多不好意思啊,咱们娃都十来岁了,嘻嘻,这可不,小相公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吧!”“是的,有什么就问,我们都会告诉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