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黑茫茫的天空,只飘有一缕弧线般的弯月。不过,很快就被黑麻麻的乌云代替,犹如流水般不测……

  夜中,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传出一阵阵呜咽的哭声。

  躺在床上的位霖心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不知道这是幻听还是真的。

  位霖心终于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沿着声音的的方向蹑手蹑脚的朝着哭声慢慢靠近。

  此夜黑不见月,位霖心觉得哭声就是从这里传出,可是因为是夜而难寻。

  位霖心无意一瞥看到有一处隐秘的入口,位霖心小心的探入。

  夜色中,一碧衣女子身旁跪着一个丫鬟,位霖心有些奇怪,那个丫鬟怎么那么眼熟啊!

  位霖心小心的躲在一旁。

  “三护法,求求你,让我见见我娘。”这个丫鬟爬过去拉着她的衣角,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不停磕头。

  “秀萍儿,你也知道你什么身份,主子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似乎你不怎么珍惜啊!”碧衣女子嘴角含笑,不见了其人,闻媚柔声便惹人暇想。夜色下的掩示,只能隐约看见一个身形,惹火的双峰,前凸后翘。

  她红唇一勾,似欲言又止,道:“位三小姐,似乎还活着……”

  位霖心用手捂着自己,往死里憋气,瞪大了眼睛,差点就发岔了气。原来这个丫鬟和这坏女人这么不怀好意,这么想弄死自己。怎真坏,先听下去。

  “三护法,我,我尽力了,真的尽力了。”丫鬟突然站起来道:“若,若我知道位氏伏梦剑的一密秘,那该如何?”

  碧衣女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秀萍儿一眼,勾唇一笑:“哦?伏梦剑!你如何让我相信?”

  秀萍儿左看右转,虽然心里觉得应该不会有人,可是心理作祟,还是转看。

  秀萍儿深吸一口气:“位三小姐并……”

  这碧衣护法,见秀萍儿如此。也提高了几分警惕。忽而眉头一皱,便一呼:“谁?出来……”

  L酷$k匠cS网}q永久p免费看、|小说}

  秀萍儿猛然被打断,警惕盯着四处。

  位霖心的小心脏咯噔咯噔个不停,这下怎么办,被发现了。脚,准备好要准备好跑了。

  碧衣女子用内力,探着附近的气息,位霖心前身是会武功的,位霖心更是往死里憋,因为她再傻也知道这个很危险。

  位霖心微起身一动,准备往后跑时,便有一个身影猛然跳出来。

  “别,是我。”位艺幽跺步从树后走出来。位艺幽有些后悔偷听了。不过想到天竺阁主,这棵大树她怎么也得攀上,心中不由得坚定了几分。

  “位二小姐,嗯?”碧衣护法飞身上前掐住位艺幽的脖子,即使是夜中,也能透出的阴气,和飘散的杀气。

  “护法大人。别,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若有……可以帮到护法大人的……护法吩咐……便是……咳咳”碧衣护法头一偏,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位艺幽暗喜,起作用了,又道:“伏梦剑……毕竟是我……位氏山庄的,我多少会知道些……咳咳——”碧衣护法闻言,放开位艺幽,位艺幽猛咳起来。

  “秀萍儿。”碧衣女子顿了下,又道:“明晚辰时,明月楼。”

  眼神又转向位艺幽,嘴角落得抚艳笑,脸上多些媚气道:“今日我便放过你,日后要小心了——”这碧衣护法这样说是根本不打算放过位艺幽了,飞身一跃便消失在夜中。

  “二小姐,奴婢先退下了。”秀萍儿与位艺幽相继消失在夜色中。

  位霖心的心凸凸的跳到了嗓子眼,果然偷听神马的,真是刺激。她觉得自己很有做间谍的潜质。

  看来她以后得注意那位艺幽了……

  翌日。

  阳光从纸窗倾泻而进,静谧晨光,一切都悄然欲动。安静的变相下,映衬先皇崇帝的盛世繁华依然。

  晨阳斜映,一艘奢华蕴含低调,俨然优雅靠岸。上层屹有别致亭台。亭台上男子轻湎着茶浅风宛他如墨一般的发丝,双眸若星,深邃而迷然,映似让人看不透的迷,白衣翩似墨华,清华而优雅总是像与生俱来一般淡绕着他,他修长手指轻挥,接着飞来的一支羽信。

  “即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直在旁的宄七眯着眼睛。

  “公子修亲卫果然名不虚传。”蓝色身影似一阵轻烟一般飘进,快得捉不影。

  俨然,蓝衣轻裙,面纱发束,额前散发一缕。蓝飞灵轻功一绝,世称‘神偷飞灵’。她虽为偷,但为人极其乖张,出手前必发贴,得手后还张榜公布。蓝飞灵面纱之下,只见双眸中化不开的冰冷。

  “蓝飞灵。大早就造访本王是何意?”公子修便是熙宁王,是先皇崇帝最后一位皇子。

  公子修出生时正崇帝四十二年,当时的仁王,名元仁,字弘文,上位太子,便是现在的仁帝。

  崇帝老来得子,他便封为熙宁王,其生母为封位华贵妃。华贵妃妃位仅此于皇后,可以说是宠惯后宫。华贵妃闺名于敏伶,是名贯帝都的才女,于崇帝四十一年进宫,当即十又九。

  爱情真是挺神奇的,这位华贵妃居然爱上大自己好多岁好多岁的崇帝。当时以华贵妃的名气与才气,嫁给太子也不是问题啊。但天意弄人,她喜欢就是崇帝。

  一年后,先皇崇帝重病。崇帝四十三年病殁。太子仁即位,帝号仁,改年号仁。封崇皇后为敬邵皇太后,赵太师之女太子妃赵茗淑为皇后,礼部尚书宋庆之女宋愉娟太子侧妃为娟妃。

  在仁帝继位后两年后。

  先皇的子嗣都莫名其妙的,先后惨死。华贵妃拼死护住三岁的熙宁王,才没糟毒手,但华贵妃却殁了。华贵妃的兄长国舅爷带着小熙宁王到了宁州。

  此后,宁州便成了仁帝赐给熙宁王的封地,宁州是北方极为寒冷僻远之地。

  其实,这十七中,来行刺熙宁王的人数不胜,熙宁王府的录案都有辣么辣么高了……

  公子修到了兰城后,仁帝终于沉不住气了……

  仁帝两子,皇后所出太子二皇子南王,娟妃所出大皇子宜王。

  这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话说立太子要立嫡立长,大皇子是长,二皇子是嫡。据说二人的能力还不相上下。可谓落央要面临一场夺位之争……

  “见过王爷,我家主子请熙宁王明晚辰时一刻明月楼一叙。”这蓝飞灵话才到一半,人就只剩下个影,话音一落就连影都没了。

  “公子,是否……”宄七自是不知道宫中密秘,若人人都知道,那就不叫密秘了。

  “自然要去会一会,你去准备。”公子修手中的白玉杯,瞬时化成粉抹。嘴角擒这一抹笑邪魅,似隔涯的彼岸花……

  “是”宄七觉得那南王可能要倒霉了。宄七的那效率那是高得不行的,立马不见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