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害死原主命运之轮轻转,幻绎出世间浮华,拂侧转身,变换世常。

  “小姐,别任性,跟奴婢回去好吗?”一小丫鬟扯着位霖心的衣角。

  “哼,放开,我是小姐,还是你是小姐?”位霖心将鞭子甩在小丫鬟身上,虽然不重,但也不轻。这位,位霖心也是将任性妄为的性格到了极致,位霖心看着这个丫鬟,心里却想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坏丫鬟!

  “滚开,你要敢拦我,我今天就抽死你。”位霖心一把将小丫鬟踢倒,还甩了甩手里的鞭子。

  小丫鬟跪坐在地上,没再拦位霖心,嘴角溢出一抹诡笑,暗道:三小姐,别怪我,我也是被逼的,不然我娘就得死。

  位霖心得意一跳一跳,嚣张地带着鞭子出了位府庄,心中洋溢的兴奋。

  位霖心想起位二小姐位艺幽对她的说的话:三妹妹,你是不是很想看一看我们位氏世代守护的伏梦剑?爹爹明天去城南花莲亭,你不妨偷偷跟着。

  位霖心有些怀疑,便反问:真的?你没骗我?骗我跟你没完。位霖心将信将疑甩着鞭子。

  位艺幽眼底不屑,极力忍着心中的怒火,小丫头片子,贱人,我要你再也回不来,竟敢如此和我说话。但面上还是讨好道:呵,我怎会玩弄于妹妹,自然是真的了。若不是看妹妹如此好奇位氏守护的伏梦剑的话……

  位艺幽及其讨厌位霖心,在这个家里,爹爹向着她,连大哥位明晗也向着她,位霖心有什么好,不过就是什么都不懂而又任性的蠢货。为什么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肯定,就因为她是嫡女么?

  即如此,那她位艺幽就让位氏只有她一个女儿。

  那就好!位霖心单纯的心思,虽然半信半疑,但心中也信者居多。亦是三言两语就信了位艺幽了,因为她天真的觉得,家里人再坏,也是一家人啊,怎么会有外面的人坏。不是她蠢,只是她愿意相信!

  位霖心一想到能看到爹爹口中的上古宝剑伏梦剑,心里就兴奋的不行,那剑可是天下传说却从未有人见过第一宝剑啊!

  位霖心毫不知情,也许这一去,就回不来了。单纯天真的她,对二夫人和二小姐,没有一点防备,对于她们的暗中小动作全然不知。位艺幽是庶女,从小耳濡目染,把二夫人的心机坏心思,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学了个十成十。

  位艺幽自认比位霖心好上不知多少倍,但就因为她是嫡女,所以位家主对她任性妄为,嚣张跋扈,单蠢,还一味纵容。

  说起来,位家主对位霖心不咸不淡,说不上好,也上不好。但是,却又很维护她,看着位霖心时,总有一种穿透而过的感觉。

  位艺幽和二夫人把位霖心骗到花莲亭,再找个人弄死,简单完事,这两人一致认为,弄死位霖心是小菜一碟来的,不必费太大功夫。

  位霖心并没有看位家主,但她只是记得位艺幽说的是花莲亭。

  位霖心东张西望外加小跑到了花莲亭,花莲亭屹立在一湖中心。而通往花莲亭的走廊九曲十八弯,的确是有些难走。湖略靠岸处有许多莲花,这个湖很大,湖中心太深,生长不了莲花,所以靠岸浅处的莲花生的特别好。

  现在正是莲花开放的季节,欲绽含苞开得极盛。位霖心走向湖中心的亭子,通往花莲亭的走廊用木头架在湖上。到了花莲亭便能将所有莲花一览无余,极居一番别样风景。

  位霖心到了花莲亭见一个鬼影都没有。此时,心中也明白过来,位艺幽这是在骗自己,伏梦剑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拿到这儿来。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拿到这里来呢?位霖心心中火气大升,位艺幽居然敢骗自己,看回去不放过她。

  不过,现在明白已经迟了……

  位霖心转身就要走起,刚转身就飞出个蒙面的黑衣人,手里拿着短刃,散着阴冷的杀气。

  位霖心被逼退好几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心中突然咯噔的一慌,手心冒这汗。

  “你……你是谁?”位霖心直直退后,此时已经惊慌起来,喊道:“你,你,别过来……”

  黑衣人慢慢逼近,不语。黑衣人包裹得只剩眼睛,那双眼睛‘蹭蹭’的冒杀气的往外冒,吓得位霖心又慌又怕。黑衣人全身蒙了个遍,只能看到阴戾的双眼。

  “啊!……别过来,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我爹爹会给你很多钱,别……杀……”位霖心被靠近的黑衣人吓得话讲不清楚,囫囵不清,只剩心里噔噔的害怕后面已经没有可以退的路了……

  黑衣人在位霖心两步的位置停下,阴冷的眸犀利的盯着位霖心,位霖心吓得眼泪直流,位霖心长得极美,白里透红的脸蛋,大眼睛朴朴闪着光亮,如黑宝石一般!黑衣人的眼神出现一丝错谔和犹豫,脑海中闪现自己妹妹死前的场景……

  位霖心见状,一个纵身跳下了湖,黑衣人立马扬起短刃,刺入水中,那时水波动较大,短刃落水时,位霖心也不知所踪。显然这杀手并不是合格的杀手……

  最新:章DF节t#上酷匠C网

  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水深更是无人知晓。位霖心从未学过水,黑衣人,想都没想就离开了。

  位霖心一跳水,立马就后悔了,飞下来的短刃差点伤到自己。她努力在水中挣扎着,猛咳水,渐渐失去了意识渐渐沉到湖底。感觉天好像一点一点黑下来了,模糊得一点都看不见……

  ——分割线——————

  车祸前半个小时……

  “妈,我们去那个郊南的南莲亭玩吧!”十七的上高二年级的霖心抱着妈妈手臂不停的摇。

  “成天知道玩,作业写完了没?”霖心妈妈眼神凌厉,心底也是无奈,只得故作生气状。林心少有的温顺,霖心妈妈似是很受用,嘴角洋溢的笑隐都隐不了。

  “妈,写完了。都写完了,好不容易周六。出去玩一下嘛!爸都同意了。”霖心嘟着嘴撒娇。霖心妈是一位设计师,为了设计出更好的作品,需要有最好的灵感,所以平日里都不在家。而霖心爸则是靠打拼创立了一家上市公司,平日忙影儿都见不着,别谈一起玩了……

  因此造就了霖心刺猬一样的性格,十分叛逆。在学校,一言不和,就跟同学冲突突没缓和余地。为了满足好奇心,上网吧,进ktv,各游戏厅,还进好几次警察局。但每次都是霖心爸爸给她擦屁股。霖心被霖心爸教育过多次,但都因为忙简单聊聊,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虽然霖心很叛逆,但毕竟她只才十七,对社会的人情事故,人心险恶并不是很了解。亦是不谙世故圆滑。只是单纯的觉得,朋友便是朋友,好便是好,坏便是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邪魅说:

求支持求收藏求花花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