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明江别墅里,林若雪一大早就出去了。

  王逸起床的时候,林若雪早就不见的人,一问陈悠悠,原来一早林若雪就出门了。

  他知道是自己昨天的事情,让林若雪对自己横眉冷眼的,出门了都不告诉他这个贴身保护她的保镖,不过他也是想给林若雪一个教训,让林若雪认清她身边人的真面目。

  于是乎,他也就没有出门去找林若雪。

  吃早饭的时候,云允儿见林若雪不在别墅里,就打起了歪心思,想要替林若雪整治一下这个不听话的保镖,也顺便报她那一桶水之仇。

  若雪可不止一次对她说过王逸,每次都是抱怨王逸的不好,再加上她对王逸的印象也不好,谁叫王逸来的第一天就让她出丑了,她决心要为若雪和自己报仇。

  “喂,王逸。你会玩扑克牌吗?正好若雪不在,你可以休息了,待会儿一起玩扑克怎么样?”

  云允儿说着,推了推坐在她旁边的陈悠悠,眨了眨眼睛,“悠悠,待会儿一起玩哦……”

  “扑克?会的吧。”王逸一边吃着清粥小菜,一边想着林若雪的事情,压根没在意云允儿打的什么主意,随口答应着。

  于是,吃完早饭后,云允儿就拉着陈悠悠,搭上王逸,扔下一桌子的残局,三人围茶几旁,坐在沙发上打起了斗地主。

  “先说好,像平常那样玩太无聊了,我们不玩别的,就玩斗地主,玩点好玩的,输了的人就要脱衣服!”云允儿一边熟练的洗牌,一边说起斗地主的规矩。

  哼!跟她斗!斗地主可是她最在行的游戏了,林若雪和陈悠悠都玩不赢她,她就不信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一个保镖,会玩斗地主玩得多么厉害,今天非要他好看不可!

  “允儿,你就不怕若雪回来生气?玩这么大,别欺负人家王逸新来的,下手轻点。”陈悠悠有点担心的看着王逸,允儿打斗地主可是她们三人最厉害的,王逸这回肯定是输惨了……

  这时候,王逸才缓过神来,思绪从林若雪那里飘了回来,看着云允儿一脸皎洁的神色,就知道她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想着暗算自己,王逸可不认为,云允儿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

  “好哇!脱衣服就脱衣服,我倒是不怕,就怕有人到时候哭着鼻子求饶。”知道云允儿打的是什么心思,王逸一口就答应了,悠悠的坐在沙发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陈姐,你放心,不就是斗地主嘛!”王逸拍拍胸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王逸。

  最新,章Y|节al上%_酷匠P,网@

  输了就输了,大不了给美女看,美女都不介意,他还介意个什么。再说了,赢了还能看美女,这哪一样不都是他赚?

  “谁求饶!哼!说好了,到时候输光了可别后悔!”云允儿不怀好意的看了王逸一眼,只当王逸是故作镇定,哼哼着就开始发牌。

  说着,三人就开始了斗地主。

  刚开始,云允儿还真是连赢了几盘,王逸和陈悠悠都脱了外衣外套。

  可是玩着玩着,云允儿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她发现王逸居然会记牌,无论是她和陈悠悠当地主,还是王逸当地主,王逸都能把牌记得一清二楚,每次都找准了出牌。

  接着一连输了几局后,云允儿有些生气了,甩手丢下手里的牌,又输了一局,她不甘心的指着王逸的鼻子,“你赖皮!你居然还记牌,让我们还怎么玩!”

  “你刚刚玩的时候不也没说不能记牌啊!难道你就这么想看我?迫不及待的要赢我?”云允儿说他赖皮,他还真就无赖起来,一脸痞痞的笑着。

  此时的他因为前面几局都输了,脱的只剩下了下身的长裤,上半身光溜溜的,露出来古铜色的皮肤。

  “你!”云允儿气急败坏的瞪着王逸,胸口气的一起一伏的,王逸仿佛能看见两团白花花的东西在眼前晃动。

  注意到王逸的眼睛在瞄哪里,云允儿气的拿手作势就要戳王逸的眼里,却被陈悠悠眼疾手快的拉住了。

  陈悠悠知道王逸本性不坏,这么说无非就是逗逗允儿玩,拉着云允儿坐下,好声好气的劝道:“难得遇到一个能赢你的人,你还不服气了。刚才可是你说的这规矩,要怪就怪你自己要定下这规矩。”

  王逸知道陈悠悠和林若雪、云允儿两人关系不一般,这不,连劝解的法子都与平常人不一样,颇有些指责的意味,不过,陈悠悠的话说完,云允儿果然就不再说话了。

  “再来再来!”云允儿撅着嘴巴,不服气的说道,“我就不信赢不了你了!”

  陈悠悠无奈的摇了摇头,若雪不在,她也管不了这个性子烈的允儿了。

  后来连输的几局,已经让她和允儿脱得只剩下一脸白色衬衫,和一条打底裤了,这还是她们三个人一起买的姐妹装呢!

  对面的人儿一身白衬衫,根本掩盖不住,王逸和两人斗地主,简直是郁闷不已,为什么他赢了还感觉是受折磨呢!

  只能看不能碰,真他妈难受……

  云允儿正在专注的思考要怎么才能赢王逸,没有发现王逸此时的不对劲,小手一拍茶几:“三带一对!”

  “炸!”王逸咧嘴把手里最后的两张牌丢到茶几上,乐呵呵的冲云允儿说道:“我又赢了……”

  云允儿一脸不服气的看着王逸,她明年就快要赢了,没想到王逸手里还有这么厉害的牌,真是气死她了!

  云允儿气的直跺脚,又无可奈何,不愿意承认她已经输了的事情,直呼道:“再来!我就不信了,今天还赢不了你了!”

  “诶!等等,你还没脱了,愿赌服输哦!”王逸一脸贼眉鼠眼的样子,瞅了瞅云允儿的上衣,因为这局云允儿是地主,所以只有云允儿需要脱衣服。

  云允儿瞪着王逸,没办法,谁叫她输了呢,虽然不服气,也只有解开衬衫,露出若影若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翻身做主人说:

  赏点恶魔果实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