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的诡异手法让佣兵们惊讶不已,居然能知道他们的枪放在什么地方,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就连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做得到。

  经过这一场闹剧,佣兵们对王逸的带队再没有了任何怨言,乖乖的跟着王逸,来到了南边郊区的废弃钢铁厂。

  废弃钢铁厂的北面是一圈小树林,南面是一条河流,王逸带着一队的佣兵蛰伏在小树林里,观察着钢铁厂的情况。

  王逸看着这个废弃的钢铁厂,思索着该如何进去,才不被里面的人发现。

  “头儿,已经弄清楚了,外面有十个人巡视,一楼有二十个人,里面一半的人都在睡觉,二楼只有一个人。”一个佣兵突然从小树林外面悄悄地进来,来到王逸和秃头领队的身边,报告着。

  “情况属实吗?”秃头领队知道这个佣兵是对里最擅长侦查的,不是不信任,而是对于队里所有人的性命负责,一切情报都必须再三确认。

  “属实!”佣兵认真的点点头,坚定的说道。

  秃头领队看向王逸,请示他下一步该如何。

  还别说,有这些佣兵在,能给他省了不少麻烦。

  王逸了解了钢铁厂里面的情况,思考了片刻,立即吩咐道:“三分之一的人解决外面,其他的分成两队分别从正门、窗口进去突袭,二楼的我来解决。”

  在场的佣兵,以一敌二都不是问题,既然如此,那他何必要去揽活儿干,二楼的那个人,才是最关键的,其他的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

  “十分钟后,一起行动!”太早行动,他还来不及找到二楼的人,恐怕会让他察觉逃掉。

  秃头领队接到了命定,立马就安排了下去,带领着队伍分散着朝钢铁厂过去。

  王逸也不做停留,沿着小树林一路向北绕过去,不过一会儿就到了钢铁厂北面的小河边。

  建钢铁厂的人,为了排污方便,一般都会建在河流旁边,这个废弃的钢铁厂,离这条河流不过十米的距离。王逸抬头,便看见二楼的破窗户里有个人影。

  让他们十分钟后行动,可没说他自己也必须十分钟后才能行动,他得赶在他们之前才行。

  来到钢铁厂的旁边,绕过墙边生锈的几个小铁门,墙边除了丛生的爬墙虎,还有一大堆没用的钢铁,一条逃生用的铁梯镶嵌在绿色的墙壁上,这可给了王逸好机会。

  从小树林到这里,不过才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趁着佣兵还没有开始行动,没有惊动里面的人,王逸赶紧手脚利索的从楼梯上爬上去。

  年久失修的破墙壁上的安全梯,根本支撑不住王逸一个成年人的体重,刚上去,安全梯就有要脱落的痕迹了。

  “我去!这破梯子!要藏身也不找个好点的地方,来这破厂子!”王逸忍不住的抱怨,手脚却一点儿也不敢停顿,手脚并用,快速地凳了上去。

  虽然梯子没有摆断,但是王逸弄出来的动静,却是惊醒了二楼的人。

  王逸放眼望去,二楼除了一些空箱子,一张床,一地的垃圾,就只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

  他可不管什么中外关系,没等这个外国男人反应过来,就一把冲过去,大手一捞,将外国男人的两只手给反扣在背后,膝盖顶在他的后背上,碰的一声,外国男人的头和床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Oh!shit!help!来人啊,救命!”

  不得不说,外国人的脑袋就是结实,被这么狠狠的撞了一下,还能张口就呼救。

  只不过,王逸算了算时间,十分钟差不多已经到了,外国男人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下面传来一阵打闹声,还有枪声。

  佣兵可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他们可不会怜悯下面的人。

  可是外国男人却没打算停下来,嘴角被撞得口水直流,还是不停的大叫,听得王逸恨不得堵住耳朵。

  “你个外国佬!屁大点胆子,还来干这个!”

  王逸掏了掏耳朵,一把抓起床上的枪支,抵在外国佬的脑袋上面,恶狠狠的说道:“闭嘴!再叫一枪毙了你!”

  果然,王逸刚说完,这个外国佬就吓得不敢说话了,赶紧闭了嘴,一脸懵懂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王逸给抓住了。

  “我问你,给我老实回答!”王逸一脚踩在他的背上,“是谁让你在这里的?刺杀林若雪的人是不是你派去的?”

  王逸想起来,那天在路上袭击他和林若雪的几个杀手,全身都被黑布给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那眼睛,明显不是黑色的,当时他看见了虽然疑惑,却没来得及想清楚是怎么回事。

  l酷;8匠\网1正版A首%发

  现在看来,这些人是把外国佬也扯进来了。

  “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你放、放了我吧。”

  被王逸踩着的外国男人结结巴巴,口齿不清的说着。

  王逸对外国佬从来都没有好感,忽而,他低下身子,满脸嫌弃的凑到外国佬的耳朵旁,好声好气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外国男人身体一僵,以为王逸相信他了,赶紧欣喜的答道:“查尔斯,我叫查尔斯!”

  “查尔斯是吧!”王逸猛地用力一踩,外国男人的脑袋再一次的撞到了床角,痛得哇哇直叫,“你以为不说就可以安然无恙了吗?越境携带枪支,我能让你现在就没命,也能让你一辈子都坐牢!”

  查尔斯被撞得眼泪鼻涕直流,王逸的突然变脸,让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秃头领队带着一队佣兵也上来了,基本上没有伤亡,见到王逸已经抓住查尔斯,并没有多大的惊讶,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王逸要做什么。

  “说不说!”知道了这个查尔斯是个胆小怕死的种,王逸也不怕问不出话来,恶狠狠的逼问。

  “我说我说!是孙大少派我来的,不关我的事啊!”果不其然,不出片刻,查尔斯就用蹩脚的中文招供了。

  “孙大少是谁?”

  “孙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孙旗云孙大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翻身做主人说:

  赏点恶魔果实呗,各位大哥大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