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给林董事长把了把脉,翻了翻眼皮子,那专业的模样看得贺先亮都不说话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王逸有什么办法能把林董事长救醒的时候,王逸却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林董事长脚跟处,踢了踢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林董事长。

  “小子,你在做什么?不会治就别在这里装模作样!赶紧打120送董事长去医院!”

  不少人冲王逸翻了翻白眼,贺先亮更是气得过去把王逸拉开,指挥着在场的人员,他看,这个小子根本就不会医术,来这里坑蒙拐骗来的!

  “谁说我不会治?董事长的脸色不是比刚刚好多了?”这些人王逸不理会,可是看到林若雪那紧张得脸色发白的小脸,他还真就要管一管了。

  众人闻言,眼睛往董事长脸上一扫,果真恢复了些红润。

  “脑血管堵塞引起的短暂性休克,这可是老年人经常犯的病,不及时治疗的话,也会发展成猝死呢……”王逸好整以暇的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忙乎,事外人一样悠悠的说着。

  “那、那可怎么办!快点想办法啊!你是不是有办法?”林若雪咬着嘴唇,声音有些颤抖看着王逸,两只手恨不得把衣服搅成碎片。

  贺先亮僵在了原地,王逸所说的症状可是属实的,虽然他看不出来董事长是什么病状,可是一听王逸的话,还真觉得董事长这症状和王逸说的是一模一样。

  旁边七手八脚准备抬林董事长去医院的员工也都不敢动了,眼巴巴的看着贺先亮,请示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林小姐放心,我已经暂时包住了董事长的命,只不过,要彻底摆脱危险,还需要进一步的治疗。”王逸像个行走江湖的老神棍一样,说得头头是道,就差摸摸他那没有胡子的下巴了。

  贺先亮气不过王逸这幅显摆的模样,脸色憋得通红,“能治还不赶快治,别耽误了我们送董事长去医院,不然你可担待不起!”

  王逸呵呵一笑,自然是听出了贺先亮话里的意思,他根本就不认为自己能够把林董事长给救过来。

  “救是可以救,不过,既然科长这么不相信我,我们俩来打个赌怎样?”

  “什么赌?”

  王逸面向围观的人,指了指地上的董事长,“如果我能把董事长救醒,你就要叫我一声爹,反之,如果我不能救醒,我就叫你一声爹,如何?”

  一旁的林若雪是又着急又气人,脸色焦急的催促道:“王逸,你有办法快点救我父亲把!拜托你了!”

  林若雪看向贺先亮,明摆着是要贺先亮赶紧答应王逸的打赌。

  “好!赌就赌!”贺先亮压根就不相信王逸一个黄毛小子,能够救醒林董事长,加上林若雪的目光,想也没想,一口就答应了。

  王逸满意的笑了,却摊开手掌,没有动作,而是问贺先亮:“有没有银针?”

  “有!”贺先亮只当作王逸是不知道如何装下去,找东西来做掩饰,也不说破,挥手便让助手去办公室里拿银针过来。

  助手很快就去办公室把银针拿来了,递给王逸一个银针包,还带上了酒精之类消毒用的东西。

  这个助手是贺先亮身边帮忙的小跟班,贺先亮也是看他机灵,才留在身边帮忙的。

  众人都好奇地向王逸那儿张望,只见王逸接过银针包,熟练的把银针挑选出来,一一消毒。

  贺先亮看着王逸的动作,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气,暗道:装得还挺像的,我就要看看你小子怎么救人!

  m‘酷s匠网¤唯cM一t正版x?,F其!O他都●o是盗"*版{

  林若雪看着王逸熟练的动作,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毕竟她也才是今天才认识王逸,还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便有些不安的看向贺先亮:“科长,我父亲他有生命危险吗?他能不能行?”

  “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贺先亮倒是一点儿也不想替王逸说话,只是他不忍心看着林若雪这么一个大美人这么担心,还是安慰着说道。

  王逸撇了一眼贺先亮不屑的脸,毫不在意,着手就开始给林董事长扎针。

  气血结于阴,任脉、督脉、冲脉都是汇集人体阴气毕竟的线路。只见王逸大手一挥,众人还没看清楚,林董事长的任督二脉上就给扎上了两枚银针,按道理三脉都应该封住,但王逸却停止了动作。

  王逸一手拿起四枚银针,另一手扶起林董事长的上半身,暗自将真气包裹住针头,游蛇一般游走与林董事长的脑袋和背部,待王逸手上的动作停止,林董事长的百会、脑户、灵台、至阳四穴就已经扎上了银针。

  接着不知道王逸在林董事长身上点了什么,再将银针拔下来后,林董事长竟然神奇地睁开了眼睛。

  王逸随手把银针一丢,拍拍手掌,在围观的员工目瞪口呆之时,走向了贺先亮。

  “怎么样?我赢了,哎呀,突然多了个你这么大的儿子,我还真有些不习惯呢!”王逸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立马就聚集到了贺先亮的身上。

  大多数人都是来看好戏的,以前贺先亮仗着自己科长的身份,在公司里里外外那都是神五神六的,今天难得能看到能够让贺先亮吃亏的人,当然都提起胆子凑热闹,也不怕他日后报复了。

  “你!你!走着瞧!”贺先亮被王逸的话气得脸通红,指着王逸的鼻子,手指颤抖,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最后气呼呼地甩手离开了。

  “诶,怎么走了,赌注还没有兑现呢!”王逸大笑着冲贺先亮的背影嚷嚷,那架势,生怕在场的有一个人不知道贺先亮被他气跑了。

  “王逸啊,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老头子我今天可就……”这时候,林若雪扶着刚刚被王逸治好的林正南长走了过来,林正南一脸感激,心中是对自己请回来的这个保镖万分满意。

  “董事长,您这说的什么话,都是应该的,应该的。”王逸挠挠脑袋,有些憨厚的笑着,与刚刚对付贺先亮的模样大不一样。

  “走!去我办公室里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翻身做主人说:

  求恶魔果实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