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要跳出来,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激动打颤,他的手伸到盒子里,拿出电话。

  王逸的手指贴到了接听键上,可刚要按下去,又缩了回来。

  我还有脸接这电话么?

  他忍不住扪心自问。

  他的脸色不断变换,心里仿佛天人交战一样,站在原地就那么举着电话想了半分钟,终于还是咬牙按了下去。

  “王逸?”听筒里传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低沉的声音。

  “......是我。”王逸的嘴唇抖了抖,声音有些激动的变调。

  “......珠海市新开发区前面,我等着你。”中年男人的语调很慢,把话说完后,立刻挂了电话。

  王逸跌坐到床上,看着手里被自己攥得紧紧的手机,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

  四周寂静一片,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噗通”的跳动声。

  这一天,总算是等到了。

  ......没有再做耽搁,王逸把文件揣回衣服里,直接走出了门。

  因为是周末,所以即使已经凌晨,街上仍旧还是灯火一片。

  王逸低着头快步走着,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那本被尘封在最深处的记忆,双眼有些失神。

  三年了,本以为会就这样做个小市民生活下去,整天盘算着材米油盐,没事跟胖子和两杯小酒,嘀咕下会所里某个女人今天又跟谁走了,然后直到娶妻生子,日渐老朽。

  可那沉寂了三年,满是灰尘的盒子里的手机,今天竟然响了。

  王逸的内心是矛盾的,这三年他每天都会按时将手机的电充满,然后却又仿佛逃避似的,自欺欺人的把手机放到盒子里,他的心里有时期盼某天早晨,睁开眼就听到电话响起;有时候,却又恨不得这手机永远不要有任何动静。

  直到这电话真的响了,他又没有任何迟疑的果断听从了命令。

  这或许就是一个军人仿佛饮水进食一样,深入骨髓的本能。

  没错,这个平日里时而木纳老实,时而羞涩胆小的按摩工其实是一个兵。

  特种兵。

  华夏人民军团猛虎特种大队的一个老兵痞子。

  也是华夏军五大技能大比的第一名,那个被部队寄予厚望,被新兵们看做是神一般的男人。

  可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王逸这个怪物一样对所有对敌技巧都有着仿佛生而知之般敏锐嗅觉的人,很快就会成为当之无愧的兵王之时,他却因为一次外勤任务,被一纸莫名其妙的遣返书,给遣返复原了。

  这让所有关注着他的人都惊愕异常——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把这样一个人才给埋没了呢。

  然后有人就打听到,遣返复原王逸是因为他在行动中因为看不过去目标虐杀普通群众,结果不听指挥,不顾战友性命,贸然行动,导致外勤部队死伤惨重,十不存一。首长一气之下,才下了这命令。

  扼腕叹息者有之,拍手称快者同样不少,可所有人都不知道,王逸本人的心里,反倒觉得这算是一种解脱。

  继续留在部队里,他会睡不着觉。

  自从任务失败后,王逸从美国回来,躺在仅剩他一人的军营宿舍里,看着曾今喧闹欢脱的地方,变得如今这般冷清,总会让他在半夜醒来。

  他做的每一个梦里,都是战友鲜血淋漓的躯体和狰狞可怖的脸庞。

  他到今天都还记得那个跟他一起进了目标大楼,最后被汤姆斯冲锋枪扫成塞子,嘴里冒着血还一个劲挥手让他走的战友。

  那是他孤身一人活了十几年,为数不多的兄弟。

  更/√新H@最v快!上l◎酷√`匠网k

  那个只在部队里呆了两年的东北汉子,死的那天才二十岁。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忍不住出手救了一个美国华人,忍不住在上峰不知妥当之前出手拗断了目标的脖子。

  我......是个罪人。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王逸失神的走着,眼睛变得血红。

  我是个罪人啊。

  他笑得凄惨,牙齿仿佛要咬紧肉里,插在兜里的双手用力攥得青筋暴起。

  原本以为,扮成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躲进这城市里,灯红酒绿和物欲横流的世界会将自己麻痹,可哪有这么容易!

  那些血海深仇的敌人,还在逍遥法外!

  那些死不瞑目的战友,还等着自己报仇!

  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忘记啊。

  王逸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脚下麻木的向前,脑子里只剩下仇恨。

  也就是这时,他的肩膀突然搭上来一只手。

  几乎是本能的,王逸左肩一矮,身子一侧,然后抬脚就向后踢去。

  这一脚直接踢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跟前。

  男子也是果断,眼神一凝,双手伸出,手腕交错叠在一起,架住了王逸踢过来的这一脚。

  好个王逸,只见他在男子双手处一踩,将那男子踩得整个人止不住往后仰去,然后借力而起,如羚羊挂角一般换过另一只脚向男子的脑袋踹去。

  罡风破面而出,那携雷霆之势而来的一脚,吓得男子立马身子一矮,慌忙伏下身子躲避。

  “够了!”就在王逸见一击未果,变踹为砸,如斧劈一般抬脚用后跟朝男子后脑勺砸去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这熟悉的声音让王逸整个人忍不住一颤,接着他强行收回了攻势,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原来不知不觉中,王逸已经走到了约定的地点,电话里那个他记忆犹新的人,正坐在一辆没有车牌的军绿色车里,从后座探出头来大喊。

  王逸的眼神闪了闪,在站原地想开口说话,最终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声。

  “......哎。”坐在面包车后座的中年人叹了口气,似乎想到什么,顿了片刻。随后打开车门,抬手朝王逸一招:“你进来。”

  王逸沉默的看着车里的中年男人,跨步走进去,在他对面坐好,然后理了理衣服,把脊背挺得笔直:“原猛虎特种大队,罪兵王逸前来报道!请指示!”

  “好!好!好!”坐在王逸对面的中年男人有些激动,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双手拍着王逸的肩膀,眼中有些湿润:“好啊......我知道,你即使离开了部队,也时时刻刻想着回来,对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