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右脚猛的踏地,身子如同长蛇般一抖,那本是举在头顶的双手极速一分,一手打歪枪口,顺势手指一合把枪连着男人的手一起扭到一边,另一只手把陈悠悠一扯,抬脚就踹到站在他们身后的另一个男人手腕上。

  身前身后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嚎,还没等仅剩的一个人反应过来,王逸转身换了只脚稳住中心,手一掀,就把拿枪的男人扔了过去。

  然后他欺身而上,借着男人的身体掩护,跨步冲上去,将最后一个人伸进怀里的手猛的一扭,抬脚踢在他小腿腿弯上,发出一声骨头碎裂的牙酸声。

  “法治社会,法治社会啊!”王逸扔下手中的男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叹了口气:“就你们这样的,来一个加强连都不够看,毛病。”

  他说着,转头向陈悠悠走去,打算跟她问清楚今天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就在他抬脚的那一刹那,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枪栓拨动的声音。

  这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让他眉心一跳。

  还有人?

  在哪?

  王逸立刻回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同时身子习惯性的蹲下来,两腿顺势一倒,半卧到地面。

  “碰!”枪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子弹以他目光不可及的速度冲过他的身子,射到身后,然后留下一阵焦臭的火药味道。

  也就是在这时,王逸从子弹射来的方向看到了一个躲在小区绿化林里,回身打算逃跑的黑衣男人,正想追上去,身后却传来陈悠悠的一声闷哼。

  流弹打到陈悠悠了?

  王逸心中一惊,顾不得那跑远的男人,连忙回头。

  这一看吓了他一跳。

  陈悠悠那娇好的面容痛苦的扭曲成一团,一手拽着手包,另一只手压在小腹上,手心不断渗出殷红的鲜血。

  “陈姐,你怎么样了?”王逸连忙跑过去将陈悠悠扶起,同时拿开她的手,食指快速在她伤口处点了几下:“别怕,我给你止血。”

  “小逸。”陈悠悠的额头冒着细汗,嘴唇乌青一片,她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从手包里抽出一叠纸咬牙说道:“文件......把这文件,拿走。”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文件。”王逸没好气的吼了一句,弯腰想要将她抱起来:“我先送你去医院。”

  “文件......拿走!”陈悠悠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猛的抬手抓住王逸,止住他的动作,然后嘴唇因为疼痛而打着哆嗦,艰难的开口说道。

  似乎这番动作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话音刚落,陈悠悠眼皮打着架,整个人软到下来,昏睡了过去。

  王逸拿手试了试陈悠悠的脉搏,发现她只是脱力失血昏睡过去后,有些头疼的看了她手中的文件,很是犹豫。

  我他妈怎么做个按摩都能遇到这种麻烦啊?

  他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文件正打算看,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

  “就在这,刚才这有枪声......二队、三队的分散到业主楼下守着,其他的人跟我来。”

  是保安来了?

  王逸一惊,抬头看了看,不远处人影影影绰绰的,似乎马上就要走到这边了。

  他再次看了眼陈悠悠,想了想,咬牙抓起文件。

  老子天生就是劳碌命!

  他自嘲一声,几个跨步跃到草坪之内,躲在树木阴影里,直到看到保安发现了陈悠悠,叫人抬来担架后,才小心翼翼的返回小区入口,取了警官证,悄然离去。

  ......回家的时候因为担心被人发现,王逸便没有乘车,而是步行走了回去。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出租屋客厅里到处是散落的花生壳和吃剩的烤串,胖子的寝室门关着,应该是等得太久先睡了。

  他轻手轻脚的绕过地上的一片狼藉,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打开门走了进去。

  路上因为有些顾虑,所以王逸忍住了想要查看一番的心思,将文件揣在怀里,一直没有拿出来。

  此刻他走到床边坐下,把台灯他开,取出文件看了一眼,忍不住眉头一皱。

  王逸自己都记不清今天是第几次皱眉了,但也怪不得他——这文件上的署名实在有些叫人预料不及。

  林氏集团?

  他看着文件扉页上的几个大字,低头想了想。

  这不是我们这那个搞高科技信息化产业的商业巨头吗?

  珠海市的纳税大户啊,本地电视台里整天有的没的就播上几次,耳朵都给听出茧子了。

  今天这事和林氏集团有关?

  这想法让王逸一楞,手里连忙翻看开去。

  文件上大部分是密密麻麻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参数,还有些结构图,倒数第二页上的署名是林氏集团第一研发室主任林若雪。

  最后面还连着一页的工作人签名。

  王逸看着这满是研究公式和参数资料的文件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随后见实在是看不出来个蛛丝马迹,便将文件扔到了床上,整个人倒在被子里。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他心里叹了口气。

  c看ZU正版$V章节上9酷-%匠p网E8

  我做个按摩工怎么跟特务头子一样,没事还要负责解决城市安全问题?

  还他妈不如跟以前那样待着呢!

  好不容易看着要拿点像样的工资了,这一摊子烂事,我不得再换个地方?

  王逸仰头盯着掉漆的天花板,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是回想到什么,脸色有些沉重。

  就在他脑子里转着纷乱的念头之际,这十来平米的逼仄卧室里突然想起一阵电话铃声。

  王逸身子不动,有些慵懒的从裤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

  嗯?

  屏幕怎么是黑的?

  他迷茫的看了眼手机,然后整个人仿佛受到刺激一样,猛的从床上翻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床边柜子下用来垫东西的一个木盒子。

  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这电话......怎么会响?

  王逸的脸色猛的一变,急忙从床上站起,走到柜子边把那木盒子抽了出来。

  盒盖一打开,入眼的就是发着微光的功能机屏幕。

  他一眼不眨的盯着上面的号码,楞在了原地。

  ......三年了,这电话终于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